第1139章 坠星火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为了活着,我真的是拼命了,几乎已经是不计代价,不计消耗了,用时下比较时髦的一句话来说便是火力全开了,身上的绯红杀气完全沸腾,护体杀气几乎已经完全实质化了,化作了一套看起来了犹如血晶一样的铠甲将我和比利完全保护在了里面,背后是朱雀双翼。青龙盘旋在我身体周围,作为我第一层保护层,所过之处,只要有陨石朝着我坠落下来,悍刀决连带着太篱对我的杀气的加持直接劈出,一刀就能打碎一颗陨石,说白了就差没直接狂化了!

只是,一旦狂化,就意味着我的寿元将被消耗,那是燃烧生命精华的事情,释放了潜力的时候就代表着我可能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没到那最后一刻,我还真不想就这么用上那一招。

可即便是现在这样的状态,我也有些吃不消了,毕竟我这一个人的力量在支撑着四个人在用,而且这里还没什么阴人,更不能在杀戮里得到补充,我能持久才真的是见鬼了!

谁知,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洛凰却在我的身体里面拉开了一个讨论会。我也真是服了她了,这智商还真不是一般的牛逼,一边在控制着朱雀双翼到处逃跑,一边还在我心里头说话:“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你们觉得……是他吗?”

“说不好,从目前来看。这力量的性质实在是太像了!”

墨桀说了一句,说话之间,一头撞飞了一颗陨石,然后又一次说道:“不,准确的说,应该就是他,这座古墓……难不成和他有关系?应该不可能吧,这座古墓和天道盟有关系,他怎么也会和天道盟扯上关系呢?”

“难说!”

太篱不咸不淡的说道:“从太阳纪元到现在都过去多少年了?十亿年了!而智慧生灵的心是最善变的,没有谁对谁的忠诚可以持续十亿年!而且,当初他本身就是一个异类,圣王虽然对他特别好,而他个人对于圣王也有着很深的感情,可他却是个很理智的人,对圣王有感情,但没有极端的个人崇拜。要我来评价他的话,我只能说,这个人和当年的酆都大帝是一样的,他们并不是忠诚于圣王的,他们是忠诚于这个世界的。为了这个世界,他们完全可以背叛圣王,所以……那个人在后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不奇怪!说到底,他还不如三清靠得住,三清当年虽然还有成长起来。但是时至今日,三清对圣王的爱一直都没有淡化过,而那个人,和三清不一样,和你我也不一样。他只和酆都他们是一类人!你们难道忘记了么,扶桑山下的盟约刚刚建立的时候,我就曾经和圣王说过,这个人和酆都绝对不能留,必须除之而后快,可惜当时谁都没有听我的,觉得我是主宰着杀戮和毁灭力量的人,我的判断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就知道毁灭,包括你们也是一样的!谁都不肯相信我。怎么样?现在事实已经证明,我可能又一次说对了,那个人已经在后来的岁月里走上了另外一条路,竟然和天道盟混在了一起……”

洛凰和墨桀同时沉默了。

我这个时候抵抗的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而他们三个很显然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可是就是不肯告诉我,一时间我有些毛了,忍不住吼道:“妈的,你们到底在嘀咕什么,这和我们眼前的困境有什么关系吗?”

“有!”

洛凰淡淡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已经知道这座古墓到底是谁的了,也知道你到底是碰到了谁!”

我眉毛一挑,忙问道:“谁?”

“星空大帝!而你面前所面对的这一切,叫做坠星火狱,是太古年间的一个杀阵。很恐怖。”

洛凰有些怅然的说道:“这个星空大帝和酆都大帝是一样的,全都是太古年间惊才艳艳的天骄,在太古年间与酆都大帝一样很受圣王的赏识,甚至,他们被一起称之为‘帝国双骄’。被认为是圣王手底下最能征惯战的存在之一,未来可能会成为和圣王比肩的存在!就说这个星空大帝吧,他的诞生其实本身就带着一些巧合在内,他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形成之处诞生的原始生命之一,事实上,他也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原本其实只是宇宙中一颗还未萌芽的世界种子,也就是你们现在所说的星球内核,无意间坠落在了太阳纪元刚刚萌芽的世界上,吸收了很多的神性精华,渐渐成为了一个独特的生命体。而后化生而出,成为了这个世界开天辟地之初诞生的原始生灵之一,说来也是个巧合,不过他形成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了,所以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归属感特别特别的强。就像太篱刚才说的,他并不忠诚于圣王,他只忠诚于这个世界!这当中的区别很大,就像是你们这个文明纪元的帝王和帝国一样,忠于帝王的人只为帝王办事。忠于帝国的人为子孙谋千秋万代,甚至当他认为这个帝王不适合统治这个帝国的时候,去推翻这个帝王的事情都会做,这就是其中的区别,你懂了吗?星空大帝因为他的生命形成的原因,他对于星辰之力的运用远在任何人之上,能形成眼前这一切的,恐怕普天之下也就只有星空大帝一人了。我想,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星空大帝的坟墓,你现在是直接招惹上了他!至于他为什么会和天道盟有关系,这个就有待于你以后去追寻了。”

说了半天全特么说废话了,还是没告诉我怎么活命!

我苦笑一声,这一会儿的工夫,力量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了,一头朝着地面坠落了下去,说来也是一个巧合,我们竟然正好坠地瞬间钻到了一块很久之前坠落在地面上的陨石下面,那陨石下面正好有一处藏身之地,我们就钻到了那里面。

然后,坠落下来的陨石被这块陨石全都给挡住了。我们倒是落得个清闲,我也松了口气,看来是老天不绝我。

当下,我就准备招呼林青他们也到这里躲着,谁知,还不等我开口,一个黑黢黢的人影儿就钻了过来,一下子贴到了我们身边,我一瞧,赫然是老白!

特娘的。这家伙倒是眼尖。

我心里骂了一句,老白则咧着嘴跟我笑道:“小天子,丫挺奸啊,倒是挺会找地方的,竟然寻得了这么一个好去处!”

我一巴掌给他的黑手拍到了一边。正准备探出脑袋去喊林青他们,他们几个现在还在挣扎,但能挺多久就不知道了,得把他们招呼进来才是要紧的。

谁知,我这一伸脖子。顿时一股恶心的恶臭扑鼻而来,臭的实在是有点惊天动地,都特么辣眼睛,我头皮都炸了,忙缩回了脑袋。

不光我闻到了,比利也闻到了,比利更干脆,直接捂住了鼻子,说道:“白,你拉了?”

“拉了?”

老白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然后抽了抽鼻子,当时差点没吐了,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骂道:“你他妈才拉了,这不是老子的味儿!”

不是老白的?

我听后愣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于是就松开了捂着鼻子的手在四周空气里面闻了闻,那股子辣眼睛的恶心臭味仍旧还在,不过这次我闻得仔细了点,虽然恶心,但还是闻出了一些门道,当场我脸色就变了。

这他娘的分明就是加强版的尸臭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