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暴怒的洛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凰忽然而来的狂躁症让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纷纷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事实上,不光他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就连我也是一样的!

在我的印象里面,洛凰可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性,我不知道这一瞬间她为什么会变的这么狂暴,甚至,我从她的眼睛里读到了不加掩饰的杀意。

别说,这个时候的洛凰还真的是有点恐怖,从她的身上我也看到了可怕的凌厉!

“呃……这……”

老白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洛凰:“大姐,你这是咋的啦?我看你活的时间虽然挺长。但相貌年轻,身上并无赘肉,肤色光洁,也无黄斑暗沉之象。怎么看都不像是更年期综合症啊,可为何脾气是如此的暴躁呢?”

洛凰豁然回头,眼中闪过一缕不加掩饰的杀气,倒是给老白吓了一大跳。顿时老白就连忙后退,对着洛凰不断摆手,说道:“别发飙,别发飙……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能动嘴咱就别动手,不好……”

洛凰这才收回了杀人一样的眼神。

“到底怎么回事?”

我见此一幕,忍不住在旁边问道:“这句话是冒犯到你了,还是怎么回事呢?有什么你倒是说说啊!”

“没事。”

洛凰摇了摇头,但是身上却“轰”的一下升腾起了炽烈的火焰,目光如炬,一步步的朝着那块石碑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看那架势,明显是冲着那块石碑泄愤去了。

我被洛凰这忽然而来的诡秘态度搞得脑袋大了三圈,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能傻愣愣的站在一边。

蓦地,我的眼神一变,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性。

旧主……

似乎在那八个字里面,直接被针对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与张道陵这位“新主”所对立的旧主了,洛凰如此愤怒,恐怕也就只有为了那个旧主了,那么旧主是谁?这还用说!

能让开天之初就诞生的四方之神认主,老老实实的愿意为其做臣子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人!

张道陵若与那人站在一个平行线上争天下,那张道陵又得是什么级别的啊?

不过,也唯独如此解释,一切才能说得通。要不然星空大帝为何要追寻张道陵这么一个后世之人?那可是一个大帝啊,是站在修炼者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也是能决定这天下气运的级别了,这种级别的人毫无疑问都是骄傲的。让他们放下身段很难,除非……真的能让他们心服口服!

可如果这一切的猜测都成立的话……

轮回路上的那个黑影又是怎么回事?

我与青衣同为天命之人,彼此命数相冲,绝无缓和的余地,那我又是谁?

还有,圣王为什么陨落,为什么曾经他的旧臣有的还死忠于他,而有的却背弃了他。也背弃了当年扶桑山下的太古盟约?

都说苍天已死,苍天已死,苍天为什么会死!这是个问题。

好吧,撇开这个不说。

那么苍天既然已死。黄天出现,可是张道陵这个黄天,为什么没有亘古长存呢?为什么最后也挂掉了?

这一切的一切,中间又有着怎样的联系和因果。难道在这苍天与黄天之外,还有更高的一片天外天?

难说,难猜!

不可说,也不可猜!

……

许许多多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到后来我都有些脑袋发疼了,甚至,我都不敢想了!

因为越想我越觉得可怕,越觉得我走进了一个让我无法抽身的漩涡里面,想的越多,就意味着以后的路越长,走到最后,可能特么的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事实上。我现在都不认识我自己是谁了,每当我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镜子里面那个满脸的伤疤,满头的白发,一身沧桑,眼睛里都带着绝望的男人无论如何我都不敢想象他就是我,与当初还在大学里头念书的那个我简直就是两个人!

那种感觉。如果没有真正体会过的话,永远也无法明确的表达出来。可我却知道,我不喜欢那种感觉,如果人的大脑真的可以遗忘掉一切,如果时光真的能逆流而上返回从前,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去。

都说修炼路是一条追寻长生和力量的路,可是如果走到路的尽头是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话,那么一切还有意义吗?

出于这样一种微妙而复杂的心理。后面的猜测我都没有说出来,有关于我是谁,天道盟里的种种复杂情况,我都没开口,那些现在对于我来说其实就是一个猜测的雏形而已,和做白日梦、幻想没什么区别,只是捕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而延伸出来的,并未掌握到实质性的证据。说出来反而不好,我还是想继续看一看,直到把这座古墓里的所有秘密都挖掘出来,进一步的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以后。再说出来,或许会踏实一些吧。

或许,我永远都不会说。

就在我被满脑子的纷杂思绪侵蚀的时候,曹沅忽然发出的一声怒吼一下子将我惊醒。只见她竟然挡在了太篱的面前,两人就在距离那块石碑不远的地方僵持着,曹沅张开双臂喝到:“停下,这块石碑毁不得!”

“小姑娘,我劝你现在最好别惹我,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别以为我道行掉到了这个地步就谁都可以在我暴躁的时候惹我,真把我逼到一个地步使出不该使用的手段,你恐怕无法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

太篱面无表情的说道:“这种狂妄之语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毁掉也罢!”

此时此刻,太篱身上的气息很可怕,那股子犀利的杀气一下子喷发出来的时候,曹沅还真是有些受不了,我看见曹沅明显退后了一步,然后说道:“您暂且先冷静一下好不好?这块石碑让它存留片刻不行么?你也看得出来,这块石碑完全就是泄愤来的,泄愤的时候说出一些狂妄之语又有何不可呢?我们还是先看看这块石碑后面到底有些什么内容才好,我倒是觉得,通常按照立碑人的习惯来看,前面是狂妄之语,后面,或者其他地方会有一些别的发现!”

洛凰扬了扬眉,身上的气息终于还是收敛了一些。

“二姐,你何必如此着急呢?”

忽然,太篱的声音从我腹中响起。淡淡说道:“在这里压迫一个小姑娘又有什么意思呢?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要我说,这句话倒是也说的挺有味道的嘛,看来星空大帝从洪荒中来到了文化气息最浓郁的第五文明纪元倒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不妨就让这个小姑娘多研究研究,看看星空大帝到底要立个什么样的黄天呢,这个家伙和酆都大帝一样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又不是不知道,权当看热闹喽!”

“你!”

洛凰扭头朝着我这边狠狠瞪了一眼,不过终究还是没多说什么,站在了一边。

而我则对着曹沅点了点头,招呼了众人一直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才发现那石碑后面的道场上赫然是一副八卦太极图,想来星空大帝的尸身从前就是在这上面的摆放着的,在那上面有一个黑印子,显然是尸毒侵入以后才留下的痕迹。

然后,我们就一起绕到了石碑的后面,别说,这石碑的后面,还真是有一些内容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