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死亡之谜/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重要的信息,却根本无法破译,毫无疑问,这是一件让人特无奈的事情。

我脸上残留着一些苦笑,眼神复杂的看着那倒数第二幅图画,直觉告诉我,只要我能破解掉这副图画,藏在天道盟里面的所有秘密就都能破解了!

“难道真的就一点都看不懂?”

张博文在一边问道:“这副图画难道就这么复杂?甚至连怎么死的都看不清?是修炼走火把自己玩死了?还是遭到了外力打击死亡的?这些总应该能看得出一些的吧!”

“这个倒是能看得出一些。”

我摇了摇头,有些艰难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被雷劈了……”

“哈?”

老白咧着个大嘴,一下子大笑了起来:“小天子你可别搞。这张道陵怎么看都是个好人啊,故事里面表现出来的那脾性倒是和青衣一个样,虽然有点古板的让人受不了,但无论如何都不会为祸于苍生黎明,从大方向上来说好歹也算是个好人吧?虽然,在你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是有点心机婊了,好了,暂且不说他了,就说这个张道陵,至于被雷劈了不?”

老白说着说着可能也是看到了我脸色有些不大对劲,所以连忙转移了话题,毕竟,我们这个队伍里头的人都知道,青衣一直都是我的一块心病,提花木兰、提周敬、提陈煜和扎西他们,我最多最多就是觉得有点伤心心疼而已,可每一次提到青衣,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来考虑这一切的事情了。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真的是将我当成了一块踏脚石吗?

我不知道,现在的他距离我愈来愈远。我也愈来愈看不清他了……

不过,老白有一句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青衣,与故事里面的张道陵,真的是太像太像了。

青衣,是你吗?

我心里不禁自问。

在倒数第二幅图画上面。被雷劈的人其实不仅仅只有张道陵一个人,而是有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张道陵,另外一个是星空大帝,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我猜测可能是张道陵的另外一个弟子——王长!

张道陵一生,无论行走到哪里,身边总是有个四人组,一个是他自己,另外三个是他的弟子。前面已经说了,三个弟子里面其中一个是他的儿子张衡,张衡未死,继任天师府第二任天师,而剩下的两个弟子最后却没有提及过归宿,其中一人是星空大帝,这不必多说,另外一个王长也是下落不明,恰巧这倒数第二幅图上是三个人,我想,另外一个人就是王长了!

曾经的张道陵,王长。赵升……

现在的青衣,张金牙,胖子……

一切的一切,对应起来简直就是……完美匹配!

调查到现在,距离我心里面从前猜测到的那个结果是越来越近了。不过到底是不是,我还得进一步的去考察,不过我现在已经有了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了!

“会不会是强行进化生命形态,寻求超脱的时候,招来了天罚呢?”

太篱忽然从我的身体里面钻了出来。问起了这样一个问题,显然,我们所说的内容就连她都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应该不是。”

我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是天罚的话,只是针对一人,如果外人进入,那就是挑战天道威严,将会在第一时间遭到天罚的抹杀!也就是说,如果当时张道陵遭遇了天罚的话,星空大帝和王长跟他在一起。介入天罚,星空大帝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被抹杀掉!事实上,最后星空大帝活了下来,而张道陵去挂了,这不合理!”

对于天罚这个事情。我体会太深了,当初我逆天改命,招来九重天罚,最终被周敬给挡了下来,当时介入我天罚的人几乎无一例外的全死了。就我活下来了。

当然,太篱作为四方之神之一,天地间最古老的神邸之一,绝对不可能连这点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知道,她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看不懂那幅图,自然也不知道张道陵挂掉的时候身边还有两个人,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猜测。

无奈之下,我只能为太篱他们解读了一下那幅图。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幅图呢?

这幅图的最上面,是好几个拉的很长的横杠,我对这些横杠的解读是天!

在这横岗下面,是三个人,一个是张道陵,一个是赵升,还有一个是王长。

从那横杠上面。正在不断坠落一些星星点点的东西,就像是下雨一样,当然我不认为下一场雨就能把张道陵这么个传奇人物给活活浇死,我的解读是可能是天降雷霆,毕竟在我看来。苍天最强悍最直接的狂暴力量就是雷霆了,当然也有可能不是雷霆,是别的东西,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毋庸置疑,就是这些东西杀死了张道陵。

紧随其后,就是另外一幅图了,天空仍旧在坠落那些东西,可是张道陵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三道蜿蜒的曲线,就像是飘起的三股气一样,寓意着什么,我无法读懂了,而王长已经嗝屁,就留下星空大帝还活着了。

这就是这幅图上面的内容,最重要的就是张道陵的死亡以后的那个环节了,可惜我看不懂,而王长也已经死了,他最后的归宿如何,我仍旧不知道……

总之。这是我破解过的最憋屈的一段图文了,最直观重要的东西,我却是束手无策!

听我说完,太篱和洛凰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无奈!

“难说!”

太篱摇了摇头。道:“张道陵,黄天……星空大帝将他捧得这么高,这让我很不安,确实有了不好的联想,但是具体的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证,不知道是潜力还是……本身的能耐就值这个评价!如果是潜力的话,我觉得,一切似乎还没有那么糟糕,如果……”

说到这里,太篱在没有说下去,只是说道:“我在阿尔卑斯山里闭世数万年,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变成了如此混乱的模样,看来未来是充满了变数啊,迄今为止,我也不好揣测了,这个张道陵最后遭遇了什么,又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也很难说,但有一点我觉得可以肯定,星空大帝既然觉得对方会归来。并且选择了这一世转生,我想,十有八九是有依据的,你也知道星空大帝那家伙,还算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吧!怕是……张道陵真的来了这一世!”

“如果那个张道陵真的……”

太篱欲言又止,忽然又扭头看了我一眼,这才有些艰难的和洛凰说道:“真的是一切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都循着这一世来了,而你我也在这一世醒来,真的是一个意外吗?还是说,冥冥之中一切都有感?总之,那个级别的斗争咱们很难猜测,或许真的可以操纵一切吧!”

“我管他张道陵是谁!”

洛凰暴怒,冷笑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星空大帝他好大的口气,既然生在了太阳纪元,他的头上就只能有一片天,如果易主,最后只能是……灭亡!今日得知这一切,我很不开心,我沉寂这么久第一次这么想杀人,那么……就积蓄力量打上天道盟,屠他个昏天暗地、血流成河!”

说完,洛凰运起力量,怒而拍击那石碑。

轰!

一瞬间,那石碑四分五裂,可见其到底多么的愤怒。

谁知,这石碑一下子被洛凰打碎,赫然露出了一个黑黢黢的黑洞,竟然又是一条通往下方的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