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虫体秘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咕咚咕咚……

四周的积水这个时候顺着我的嘴角流淌了进来,这个时候我也是愤怒到了几点,一口咬过去完全没收敛力气,大有不把对方身上的一块肉给撕下来誓不罢休的架势!

这疼痛的程度自不必多说。

“啊!”

当时,我就听到耳畔传来一道刺耳到极点的尖叫声。

不,准确的说,那已经是惨叫声了……

然后在听到对方的声音的时候,我心里就“咯噔”一下,一瞬间整颗心已经坠落到了谷底。

因为,听那声音赫然就是林青的!

瞬间我就有了一种自己已经离死不远的感觉,果然,我这一口咬上去,林青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然后媛在外面就撑起了巨大的光团,将外面一下子照的是灯火通明的。我从水里都能看见光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注意到了我耷拉在外面的手臂,林青也是大怒了,发飙中的女人是完全没有理智的。抓住我的手一把给我拽了出去,也不看我满身泥巴差点被活埋了的惨样,上来一拳头就给我打的坐在地上了!

“长脾气了啊?连我都敢咬了,口感如何啊我的好弟弟,有没有兽血沸腾什么的啊?”

林青凑在我身边,漂亮的眼睛一直都在我的身上逡巡着,看着是在笑,但这种笑着实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了。

不过别说,口感还真可以……

然而,这话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林青,她真抽我我都没脾气,哪里还敢和她犟嘴啊?那简直就是没事找抽的行为!

所以,我彻底的蔫儿了!

林青看我不说话,火气这才总算消了一些。不与我过于争执了,踢了我一脚后走到了一边!

趁着这机会,我终于抽出工夫观察期了这地方的格局。

这是一个颇为巨大的空间,不过当初修葺的时候恐怕没有过于雕琢,就是简单的将这地方掏空了而已,四周也没有什么格外抢眼的建筑,就是地上积水比较多而已,在我正对着的地方,赫然是一扇巨大的墓门,那墓门的上面是道家的阴阳八卦图,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东西画上去的,时隔这么多年,而且这里水汽如此充足,竟然没有一丁点被腐蚀了的迹象。

毋庸置疑,墓门的后面,就是我们要找寻的神秘之地了。

至于这个墓室是给谁准备的,这不用多说,只两个人有这个可能,或者是其中之一,或者两个人是合葬的。都有可能,具体如何,就得进去看一看才知道了。

而在我们四周的积水里面,全都是食人蛊,老白闭着眼睛盘坐在一边。正在开始收拾那些食人蛊了,有了他的召唤,那些食人蛊悉悉索索的就往老白的衣服里面钻,很快就全都消失了。

我面色不大好看,这一路走过来。可以说是祸不单行,一切的灾难就是从老白这混蛋干了混球事情开始的,哪里还会给他个好脸色?顿时我就黑着一张脸走到了他的面前,不过想想他此番劫难,也就强行压制了自己的火气,走到他面前,一直等他把那些食人蛊全都收起来以后,我才问道:“老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天大地大,伤者最大不是?

虽然我也被他搞的灰头土脸。但身体上至少没有受到什么特损伤男性尊严的伤害,还是得顾着他的内心感受的。

闻言,老白的眼角顿时抽搐了一下,就说了一个字:“疼!”

这一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关里面挤出来的,然后老白就起身离开了。最后寻了一个外人看不见的小角落里钻了进去,我估摸着他是去检查自己的伤势去了,比较受伤的地方比较私密不是?

这一去,过了片刻,很快他那边就有回应了。只听老白的笑声忽然从那小角落里面传了出来,那笑声叫做一个畅快,一边笑一边就跟疯了一样连连说道:“好,好,好!还能用,还能用!哈哈哈哈哈……”

看来是没事了。

紧接着,老白就从那小角落里转悠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布包,小心翼翼的放在手里,脸上带着喜色。那小布包明显就是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碎片然后包起来的。

我有点不放心,又一次问了一句:“到底怎么样了?”

“没事没事!”

老白连连摆手,这才将那个小布包收了起来,笑嘻嘻的和我们说道:“一场完美的包皮手术,不是什么打紧的伤势啊,也算是祸兮福所倚了,倒是遂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现在瞧着大方、美观,咱这心里头也是美滋滋的啊!”

大,大方?还美观?

亏的丫能说得出口这形容词!

不过这么一来我也知道了。丫这是分明没有被夹到关键位置啊,所以才在这里大放厥词!

至于那小布包里面是啥,不用说,肯定是那指甲盖大小的一块肉了!

我一阵恶寒,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啊,还收起来,真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过放心的时候,我的怒火也是嗖嗖冒了出来,冷笑着就朝着老白走了过去:“我说老白。你没事儿了吧?那你有没有想起来,你我之间还有一点恩怨过节没有解决啊?”

老白一愣,有些懵懂的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身边的张博文他们,这才明白我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了,经过这二逼的一阵折腾,可算是给我们折腾惨了,就连小比利这个已经昏迷的主儿都被他给折腾起来了,现在他没事了,我们找他能有什么事情?给丫吓得连连后退!

我也不客气。怒吼一声“揍他”,一帮人冲上去就群殴,遭了这无妄之灾,不撒气儿谁心里舒坦,摁住老白饱以老拳。专打那些不影响行动的地方,一直给他打的连说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们这才放手!

然后,我们几个就去清洗了一下身上,和那些虫子混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现在我们几个身上的味道真的是不敢恭维,就泼着地上的积水就擦洗了一下,紧接着休息了片刻就准备进墓了。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我们头顶上的那土洞子里面忽然发出了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坠落下来一样。给我们几个吓了一大跳,连忙躲开,严正以待。

不多时,一个庞然大物从上面坠落了下来,砸的水花四溅,那赫然是一个没有被食人蛊给啃食干净的巨型羽翅鲎,竟然还活着,只不过也已经受了重伤了,六条腿被啃得就剩下了两条腿,就剩下了一个大钳子,身上的甲壳也是多有破损,绿色的液体在不断往外面流淌,估摸着是幸免于难以后一直都是在上面藏着,无奈就剩下了两条腿,想藏也是藏不住的,坠落下来也是正常。

不过这东西倒是凶猛的很,都成这样了还是不肯认输,挥舞着仅剩下的一只大钳子,两条腿扒拉着就要上来跟我撕扯一番!

“嘿,倒还真是斗志昂扬!”

我冷笑一声。在这地方我能自由活动了,还能怕的了这怪物?方才那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罢了,现在正是报仇的时候,“哐”的一下抽出百辟刀,一步上前直接一刀就斩落了它的另一只大钳子,疼的这怪物蜷缩成了一团,满地打滚。

我也懒得和它过多纠缠,登时就准备将这玩意剁碎了进墓。

哪知道,我这边刚刚举起刀,就忽然听太篱在我心里喊道:“等等。这虫子不简单,似乎和酆都大帝有关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