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二进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墓门就铸于高台之上,台阶只有八级,但却高于地面五尺三寸,远远高于地上的积水深度,至少积水是无法从墓门上灌进去的,不过这墓门背后的世界到底有没有被水淹掉就说不好了,哪怕水没有从这个位置灌进去,也有极大的可能从其他的地方灌进去不是?毕竟这座墓是开掘海中之山,前面也已经说了,再牛逼的墓室结构也根本挡不住无孔不入的水。那墓室里面就算是已经被海水完全吞没了我都不好奇!

真正让我好奇的,是这台阶的数量!

别看这很小的细节,其实里头讲究都是很大的。

这座墓墓门上镌刻着阴阳八卦图,而且与天道盟有关系,明显是一座道家的墓,道家的墓里面就要涉及到很多道家的规矩了,但凡是有数的东西,都要讲究一个数之极尽,譬如摆个花圈什么的,必然得摆九个。因为九就是数之极尽,也就是最大数,弄九个花圈风光不是?

这台阶也是一样的,能弄九级,就绝对不弄八级。因为九级台阶那可就是登天之路了,从道家的看法来看,天数为五,地数为五,天地之数自是不能圆满的,圆满了这周天大地便也不是周天大地了,故而数之极尽是为九,只要是讲究点的人给自己建造阴宅,只要有数的东西,必然会置办九个。讨个吉利,其实也有点想借天数气运的意思,当然,若真想借点天数气运,光凭这个也不够,那必须得是山环水抱的风水宝地才行。

不过,这墓葬取九之数,却是稍稍有点讲究的人都干的事情,不光道家的人比较讲究这个了,基本上已经是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毕竟这人一辈子受诸多条条框框的限制,活的其实挺不痛快的,坠地那一瞬间大哭便是哭来这世界上受罪来了,到死了自然是得风光猖狂一把,墓葬取数九,宣称老子是此地的老大,岂不痛快?

而这墓门台阶却只有八级,这多多少少是有些怪异的。

我站在台阶上看了那台阶一眼,顿时变苦笑了起来,扭头与老白他们几个说道:“妈了个巴子的。这回也算是日了狗的节奏,十有八九在这座墓的下头还有一座墓,最后的那座墓,怕才是这地方的老大啊!”

“嘿,神了!”

老白一乐。道:“咋的,小天子,莫不是你还能感应到咱脚底下的情况?哟呵,厉害了我的哥,实不相瞒。老白我是感受不到,这座墓里头的感觉说来也是奇怪,并没有见到什么结界,可偏偏咱们却感应不到这地儿的吉凶,感觉就像是被屏蔽了一样!”

“我也感觉不到,可能是和这里的建筑材料有关系吧,这座墓的坚固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当初海瑟薇在这里投放了那样一颗弹头都没炸塌这墓,邪乎的很,必然是用了什么非凡的建筑材料。再走一段咱也就弄明白了。而我这么说呢,全凭的是经验。”

我摇了摇头,将那数之极尽的讲究说与老白他们听了,然后才说道:“这台阶取数为八,不敢僭越。缺了一份人死鸟朝天,怕他个卵的霸气,人都已经死了,还被条条框框束缚着,只能说墓主人是甘心屈居人下。认别人当老大,自己宁可当老二,很显然他的老大是和他埋在一起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顾忌,搞的这么拘谨,所以我推断,这墓怕不是这海中之山里的最后一座,再往下面,还有!”

说到最后,我已经在轻轻叹息了。对于这墓的墓主人是谁也有了一些猜测,因为没有具体确切的线索,所以没有说出来,继续走下去,其实也是想去求证一下自己的猜想对不对罢了。

“嗨。管他个鸟,都走到这了,继续往下走就行了,别的不说,哥几个都在这瞧着。看老子如何以力破局!”

老白大大咧咧的摆手,然后一提裤脚飞快踏上台阶。

以力破局?

眼下我们几个这也并未遭遇到什么厄困啊,破什么局?

我被老白搞的愣了那么一瞬间,也就这一会儿的工夫,老白就已经快步越过了台阶。撸胳膊挽袖子的,呸呸对着自己俩手心吐了两口吐沫,大吼一声便朝着那墓门冲了上去,至此我才明白,老白这货是要强行撞开墓门!

“哎,等……”

我当时张嘴就要提醒他停下,破墓门这有技巧的啊,一般墓门作为防盗的第一步,十有八九有机关在上面,哪里容得了蛮干?万一一个不小心,最后问题可就大了去了!结果,我话刚出口,就说了俩字儿,老白就已经冲上去了,我也真不知道他是咋的了。自从跟着我来了西方以后,那股子二逼劲儿一上来,天王老子都拦不住,就这一眨眼的工夫就冲上去了。

那墓门看着颇为厚实,我原本觉得这家伙冲上去至少也得被撞回来。哪知道老白上去以后还真就给撞开了,可惜结果似乎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勇猛,当时只听得“哐”的一声,那墓门直接就打开了,老白整个人也“嗖”的一下子飞了进去。连带着发出了一声惊呼,瞬间就消失在了黑黢黢的甬道里头,片刻后甬道里一下子传来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叫!

墓门是虚掩着的!

我瞳孔一缩,老白这二货压根儿没看那墓门的虚实,一下子卯了那么足的劲儿冲上去,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了,必然是被闪了空,只是这二货不知道到底用了多大劲,也不知道闪了多远,竟是一下子没影儿了!

还是说……

出事儿了?

我不敢耽搁。脑子里闪过这些念头的同时,整个人已经提着刀冲进了那甬道里头,张博文他们紧随其后。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一颗明亮的能量球在同一时间与我一起射入了甬道。

轰!

那能量球炸开,一瞬间让整个甬道明亮了起来。

这甬道宽阔的很。修建的很是光洁,倒是不像是一个尘封了许多岁月的古墓,反而有点像一些富丽堂皇的夜店了,媛的能量球一进来将这里照亮的瞬间,甬道四周都发起了光,晶莹剔透的,八成是与建筑材料有关系,不过现在我也没工夫研究这个,一进来眸光就四下逡巡寻找老白。

万幸!

老白并没有出事儿,躺在二三十米开外的地方,双手捂着裤裆,正疼的满地打滚。

见到这一幕,我是好气又好笑,心说也是活该,真的该给他一些教训了。一个高手就跟菜鸟似得莽撞,真不知道他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咋的,所以才如此,给他点教训以后也好收敛点,要不然迟早得出大问题。当下我走了过去,正准备嘲讽几句,不过看到老白的样子以后,所有的话就没法出口了。

只见老白捂着自己的裤裆,满脸痛苦,面色都已经苍白了,指缝里不断渗出一些殷红的鲜血,看的我是一愣一愣的,蹲下身子蹙眉问道:“没事吧?也真的是服你了,这算是二进宫了吧?”

“崩……崩了……血崩了……老地方,好销魂!”

老白疼的说话的时候牙关都哆嗦,然后颤抖着抬起一只手指向了一个方向,说道:“帮我看看那里是个什么东西,落地的时候狠狠朝着我裤裆里顶了一下,它比我硬……真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荤话,你特么真以为自个儿那玩意是刀枪不入啊?

我都没脾气了,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扭头朝那边看了过去。

果然,老白所指的那地方还真是有黑乎乎的一团东西。

只是……我怎么看,都有点像……粑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