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青衣的自白(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时候,人真的是一种很贱的动物。

明明对于青衣、胖子他们这些人我还是没法子一下子割舍下来,甚至根本没法去接受许多现实,可还是忍不住去追寻,跑到这里来寻求结果,说到底还是和自虐没什么区别,我这一辈子好像也就徘徊在勇往直前又退缩不前里了,或者说是沉湎于爱与恨之间无法抽身自拔。

譬如这一次,便又是一个挣扎的轮回,不过好在我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去面对这所有的事情。

而青衣留下的这些字迹里面又说了些什么呢?

我站在这成片的血字前,压着自己的强调,面无表情的将青衣留下的内容一字不差的念了出来。

“这一切,又该从何说起呢?

或许,应该从我的诞生开始了。

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里,从我开始记事起,我整天所面对的便是巍巍群山和成片穿着道袍的人,那时候,所有人都在告诉我同样的一句话——我是一个不平凡的人。我凌驾于这悠悠众生之上,为了找到我,他们已经等待了千年的时间,有太多太多的人一生都在期待着找到我,也有太多太多的人最终在失望中含恨而逝。为了这一切,已经付出了太多生命的代价了,终于在这一世实现了,我身上承载着整个道门,乃至整个修炼者世界。甚至……整个世界的意志,我应当匡扶正义,维护阴阳,成为众生的信仰。但是,这些话。我永远都不能说与外人听,只能在心里告诫自己。而且要我记住,我其实有一个假身份,这个身份就是我的父亲是天道盟外门的掌门人,我是一个私生子,至少,在我成长起来之前,这个身份不能被撕开。

他们说,我的一生注定会无限的精彩,我会有两个生死兄弟,也会有一个命中大敌,无可逃避,一生都将在争斗中度过,如果我能成功,所有人的付出和牺牲都将充满价值。

所以,从我开始记事起,我的脸上就已经早早的挂上了一个面具。

有时候我就在想,像我这样一个脸上带着面具的人,如何能成为众生的信仰呢?

直到,有一次我面临群山发呆。而山上来了一个老人,他走到我身边问我为什么要对着群山发呆呢?然后我就说,我是一个虚伪的人,可却要做拯救众生的救世主,这让我很痛苦。虚伪就意味着品行有问题,一个就连品行都出了问题的人,又如何拯救众生呢?

老人闻言,顿时大笑,他笑声犹如洪钟。带着豪迈,那时候我就在想,像这样的一位老人,以前一定是一代传奇,因为他的笑声里就有一种让人折服的魅力,眼睛里闪烁着睿智和不平凡的故事。

老人当时一手抚摸着我的头,面对群山叹息着,说太久太久没见到过这样有意思的人了,或许天道盟里未来还真的会出现一股清流,然后他就问我。知道唐太宗李世民吗?

我说我知道。

他又问我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我说李世民是大英雄,开创了一个伟大的时代,是苍生之福!

然后老人就说,可是李世民他弑兄不说,还逼着自己的父亲退位。这品行是不是也不怎么样?我当时目瞪口呆,再后来老人就说,小私无伤大公,天下无完璧之人,他送给了我一句话。那句话是——心向光明,何惧手段阴暗?以暴制暴,未尝不是对苍生的仁慈!

说完,老人狂笑着离开了,就在他离开以后。几个从小就陪伴着我的道士慌慌张张的来到了我的身边,他们和我说以后一定不要和那个老人接触了,因为那个老人的名字叫做葛中华!

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老人那么让他们紧张,于是就说那个老人其实挺好的,因为我打心里觉得他们那么排挤一个睿智的老人不好,那个老人是好人,我能感觉得到。可惜,有一个道士当时和我说,是啊,他是好人,可是这天底下的事情,怎能因为好坏而决定?如果好人挡了路,哪怕明知道他是好人,也要除掉他,而那个老人就是我的挡路石。因为他的孙子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敌人,我要踩着他的孙子,才能真正的大成!

可惜,那个老人和他的儿子不死,我根本奈何不得他的孙子,因为,当时我们隐藏在暗中的力量还不能浮出水面去强行碾压那个老人,否则我们必死无疑,盯着我们的势力太多了,前几次的暴露已经让我们岌岌可危,不能继续下去了,而我们明面上的力量根本奈何不得他,我们必须忍耐,必须把绊脚石剪除,然后才能让我去找他的孙子……

于是。我就把老人和我说的话说给了那几个人听。

其中一人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大笑了起来,说葛中华啊葛中华,你英雄一世,杀的人人畏惧你,可最终却犯了糊涂,教导了一头豺狼如何去吃你最爱的小孙子!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可那天的事情我却永远的记住了。

心向光明,何惧手段黑暗?

若有朝一日我能踩着他的孙子成为这天底下最厉害的人,那么,就是牺牲了他的孙子又何妨呢?我虽然阴暗。但是当我真正走到那一天的时候,我就可以真正为天下的苍生去做一些事情了!

我心中已经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再后来,我没了自己的童年,我的童年都是在学习和修炼当中度过的,于是。我成为了天道盟最杰出的人,我斩杀过旱魃,留下过传奇,也救了很多的老百姓,我心中的信念也一天比一天坚定了。

这阴阳混乱,殃及活人,这轮回无道,祸害天下……

这些我一定要解决,一定要扭转。

那么,我就一定要等到见到那个老人的孙子那一天,虽然,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周围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成就我,可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改变一切的力量,为此我不惜沉浸于罪恶与黑暗。

而我,我也见过了我命中那位敌人的父亲、爷爷等等所有和他有联系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很不凡,或英雄豪迈。或血性张扬,饮着黄河水,靠着黄土高原,走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是慷慨悲歌之士,我也渐渐明白,我的那个敌人怕是真的很厉害,他的身边有那么多雄壮的人守护者,怎么可能是个软蛋呢?

对于与他的相见,我越来越期待……

再后来,我听说葛中华已经死了,那个给我指引了道路的老人,我心中始终对他有着一份推崇,那一天,我对着大青山饮酒祭他,没有狂欢,只有悲伤,他是个好人,我不希望他死,可他又不得不死,因为他挡了我的路,而我的目标,是拯救比他重要一千一万倍的天下苍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难道不是吗?

再后来,葛清流也死了。

那一天,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内门里来了很多人,他们告诉我,葛家周围的慷慨悲歌之士非死即残,已无人能匡扶那根幼苗,他的温室倒塌了,狂风暴雨即将来临,这是他的命,葛家的人已经给他扛了太久,现在轮到他自己了,这是他的命,而我的机会……也来了,让我等待着。

雨水朦胧,那天,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自己却攥紧了拳头。

终于……我等到了这一天。

可……我没想到的是,与他相识,对我来说是一场永远都无法醒来的噩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