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有一种疼叫看着都疼/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疼……叫看着都疼!

就比如现在的老白。

我们这些人都是武士,平日间脑袋别再裤腰带上和人拼命的主儿,流血不怕,丢命也不怕,只不过是在尽力规避而已,能活着谁想死不是?要说这疼痛,承受能力自然要比寻常人高出太多的,可饶是如此也仍旧有些受不了老白这时候的遭遇,一个个面部僵硬。只觉呼吸的都有些困难!

不得不说,这玄蜂射的太准了,真的是打人专打脸的那一伙儿!

就比如老白吧,这个人哪都好,就是嘴巴又骚又贱,脾气暴躁的人和他唠会磕十有八九会忍不住冲上去干死他,而这只玄蜂,是专治他各种不服,嘴骚就专射嘴,那跟铁钉子差不多的蜂刺从老白的下嘴唇射进去的,就跟串羊肉串一样,从上嘴唇出来,直接给老白的俩嘴唇射了个对穿,当场就血流如注!

我估摸着老白也是疼懵了,当时竟然有了一瞬间错愕,一直等嘴唇里头的血顺着下巴不断低落的时候,才终于渐渐回过了神,而这个时候,他的嘴唇已经开始不断肿胀了,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嘴唇已经彻底变成了两根香肠,而且还是那种大号的蒜蓉香肠,黑紫黑紫的,看着简直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噗!”

老白疼的眼泪都下来了,一把揪掉了嘴巴里的蜂刺,“嗷”的一下惨叫了起来,就这工夫,那玄蜂已然从他手中挣脱,一下子飞了出去。

“我日你娘啊……老子和你拼了!”

老白嘶吼一声,浑身力量沸腾,显然已经是彻底撕破了脸皮,伸手就要去把那玄蜂给直接拍死,怎料,那玄蜂真的是逆天了,剽悍程度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而且……还有点反科学。

准确的说,这东西的出现本来也挺反科学。

只见,那玄蜂似乎也是被老白给激怒了,摆出了一副要和老白不死不休的架势,眼看着老白伸手去拍它,根本不逃,悬浮在半空中抬起屁股又是“噗噗”两根蜂刺!

这是绝对出乎我们预料的,出了马蜂,寻常的蜜蜂只能有一根蜂刺,蜂刺后面是有倒钩的。用来蜇人后,倒钩挂在人的肉里,一飞就会拉扯到内脏,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亡,哪像这玄蜂一样。整个就特么一冲锋枪,蜂刺能从屁股里面喷出来不说,还不知道有多少蜂刺呢!

老白显然也是被常规思维束缚了,根本没想到这玄蜂竟然有如此的手段,根本没有躲闪。所以,这两根蜂刺全都命中了他。

一根蜂刺在拳头上,另一根蜂刺在脸上,幸亏是擦着皮肉过去,直接对穿了血肉,要不就那根铁钉子差不多的蜂刺,怕是得直接给老白的颅骨都打穿!

一连三击,招招命中!

不过那玄蜂经过这三下以后,原本犹如水壶一样大小的腹部也一点点的缩小了下去,干瘪了许多。显然它体内的蜂刺也是有数的,然后一闪就躲开了老白的拳头,重新回到了墓室里面。

那玄蜂并没有藏起来,而是漂浮在墓室里,翅膀正以一种骇人的频率在飞快震动着。发出了一连串“嗡嗡嗡嗡”的声音,如同蒸汽机在轰鸣一样。

很快,那些碎裂在地面上的蜂巢里也发出了更加惊人的“嗡嗡”声,一时间,这轰鸣声震得我们眼花缭乱。

老白就在墓门前。被那玄蜂两下子打的痛不欲生的,眼睛都红了,显然这家伙已经彻底炸窝了,然后怒吼一声就要冲进墓室里头去。

我哪里能让他冲进去啊?

现在那玄蜂果然如我所料一般,可能是这墓室的所有玄蜂里面的侦察兵一类的存在。在蜂巢碎裂以后,首先跑出来查探情况的,现在情况不妙,已经在呼唤其他玄蜂了,我要是放任老白在这节骨眼儿上冲进去,那不是卖队友么?鬼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玄蜂,老白进去准得被打成筛子!

所以,就在老白刚刚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朝着他那里冲了过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大吼道:“别特么冲动。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嘛?”

说完,老白有了刹那的错愕,就抓着这个机会,我拉着他飞快从墓室里面退了出来,无论如何不能进去。至少,现在不能进去。

只等我们刚刚回到队友身边的时候,我就连忙帮老白把身上的蜂刺拔了出来。

拔一根,放一股黑血!

至于老白,这时候拳头肿胀的犹如熊掌,半边脸至少胖了十圈,看着特夸张,因为肿胀,眼睛都睁不开了,就剩下了一条小缝儿……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张博文这时候了还不放过老白那脆弱的小心灵。在一旁揶揄道:“老白,恕兄弟眼拙,你到底在表演什么样的技术呢?cosplay猪八戒吗?如果是这个的话,那兄弟服,真特么的像!”

“你……张博文!你特么落井下石!”

老白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因为面部肿胀,说话的时候都不利索,就跟嘴里塞了颗大土豆子在说话一样,如果不是我拉着,恐怕已经冲上去和张博文撕逼了。

最后我无奈了。忍不住就说道:“行了,你们俩别闹了,特么马上就大难临头了!”

说完,我看向了墓室里面,这时候,已经有更多的玄蜂飞出来了,在墓室里行成了一片片黑色的狂潮,这些东西果然是有社会性的,冲出来对抗我们的时候排列犹如排兵布阵一样,竟然在虚空中凝聚成了一个个黑压压的方阵。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明显是随时准备上来给我们哥几个干死!

老白和张博文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老白也一点点的冷静了不少,就扭头和我说道:“兄弟,不是我不靠谱,是这些东西邪性,我刚刚明明是给那东西催眠了,可在我拿起它观察,准备进一步控制的时候,我发现它竟然在盯着我。分明是有一些不对劲,是装的,或者说相思花液的作用对它微乎其微,只能让它稍稍平静一些,并不能真的催眠。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来说,我们蛊术大师都得猛击昆虫,让它们在受到重创下虚弱一些,让相思花液的作用进一步的发挥,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谁知道这东西竟然不按套路出牌,相思花液对它作用小不说,打上去也没反应,实在是……”

我摇了摇头,蹙眉看着老白,说道:“你想表达什么?”

“一来,致歉,二来……我想说这东西根本不是昆虫!”

老白咬牙道:“没有相思花液征服不了的虫子,一些太古时期极为凶恶的虫子我也曾经对付过,比如巨蜈蚣之类的东西,相思花液很有用,这东西给我的感觉……倒是更像是哺乳动物,而它们没有复眼和单眼,就有顶在脑袋上那俩眼睛,视觉出奇的好,都特么有眼神,我觉得它们可能有简单的智慧,不过这些智慧仅仅是存留在恐惧和侵略这样的范围上,比寻常的蜜蜂要高等太多了,更像是野兽!”

我眉头跳了跳,难怪之前看着这东西的时候会产生那种奇怪的感觉,原来原因在这里!

不等我做出更多的判断,墓室里面的玄蜂又有了进一步的动静,它们的翅膀忽然翘起,发出了更加刺耳的“嗡嗡”声……

老白的脸色也一下子变了,当下就匆忙大吼道:“不好,这些东西要进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