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呲铁/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几乎毫无光线,伸手不见五指,别的不说,就是林青的脸我都看不大清楚,抬头去看,也不过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然而终究还是没能看见更多的东西,只发现在我们的头顶上面似乎有一个巨型的黑影在浮动着。

呼……呼……

沉闷的呼吸声就在我头顶上缭绕着,我甚至能感觉到一阵阵微弱的气流在吹拂着我,恰如清风拂面的感觉。只是拂面的并非清风,而是腥风,或者说……是一股恶臭,就像是一个人抿着嘴巴三天没张嘴忽然开口说话时候喷吐出来的浑浊气味一样。

我不自禁的无声苦笑了起来,心头也是充满了苦涩,机关算计,到后头终于还是遇上了这东西,果然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啊,合着我们就该遭此一劫,躲都躲不过去!

若是不出意外,此刻,我们遇到的应该就是那头发出巨响的怪物了,不过是不是呲铁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证。

此时,林青他们显然也发现了一些异常,一个个缄默不言,气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里面,张博文更是死死的捂住了老白的嘴巴,生怕这神经大条的王八羔子发出什么响动,再给团队惹了麻烦,老白也不是真傻。也意识到自己八成是撞到了那怪物的身上了,不动声色的轻轻拍打着张博文的手,意思是他晓得深浅,别捂了,再捂该憋死了。然后只等张博文这边一放开手,他就偷摸着往旁边挪了挪身子,丫倒是挺惜命。

从始至终,我的眼睛都落在我们头顶上涌动的那黑影上,充其量也就是用眼角的余光去看老白他们几个,说实话,在老白挪动自己身子的时候,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那个时候我的神经都是绷的紧紧的,生怕老白的动作触怒这怪物,引来雷霆一击!

不过,那怪物似乎并没有别的反应,好像……它并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一样!

仔细想想似乎还真的有可能,狮子面前跑过了几只蚂蚁,因为体型大小比例的问题,没注意到很正常。

我盯着那怪物又看了一会儿,确定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们,而且没有表现出其他的异样,于是我就做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尝试,对着身边的队友挥了挥手。尝试着直接从这怪物的眼皮子底下钻过去。

毫无疑问,这样做是有一些掩耳盗铃的嫌疑的,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林青他们几个看到我的动作以后都有了一瞬间的迟疑,不过现在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索性他们就在片刻的迟疑过后,纷纷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扎成一堆,小心翼翼的前行,生怕发出一丝半点的动静惊动了那东西。

一步。两步……

我几乎是两只眼睛向上盯着那怪物,然后数着步子一直往前走的,见那怪物似乎没有格外的动静,也就放下了心,稍稍加快了一些脚步往前走。现在我是一刻都不想在这个怪物面前待着了,哪知道,我们这边刚刚加快步伐,也就是走了十几步,上面的那黑影就忽然动了,猛然间下坠朝我们这里砸落了下来,吓得我身上当场就冒出了冷汗,不过长期在生死之间挣扎磨砺出来的坚韧心志还是让我在第一时间按捺住了自己,只是一拉身边的林青,加快前行,但愿能闯过去。

可我最终还是失败了,刚刚跑了没几步,“呼啦”一下,一股强烈的恶心腥风就扑面而来,那腥风的味道真的就跟口臭的人对着你鼻子哈了一口气一样,而且比那个更加强烈,饶是我们几个这样整天和恶心东西打交道的人都有些受不了了,一时间我是头晕目眩,肠胃里有东西在剧烈的翻滚着,就连身子骨儿都不可抑制的摇摇欲坠了起来。

然后,那巨大的黑影就到了我们头顶上方不足一米的地方,下一刻,我们集体撞上了一片湿湿热热的地方,触感滑腻,腥臊味道十足,疑似是舌头之类的东西。

“哧溜!”

那怪物发出了一道诡异的声音,然后我们撞上的东西就飞快蠕动了起来,下面更是一卷,直接把我们几个卷了起来……

毋庸置疑,我们几个撞上的确实是舌头,那怪物在黑暗中视线也是出奇的好,竟然注意到了我们几个“小东西”,伸出舌头来要把我们给舔入口中。

口水什么的几乎是劈头盖脸的朝着我们几个喷涌了上来,泼了一身不说,然后我就感觉自己凌空飞了起来,被那舌头卷着就要被送入其口中。

“撤!”

这时候,我也不用按捺什么了,马上都要变成对方的腹中餐了,我还按捺个屁啊?当下口中发出一声怒吼,一下子撕裂了这个地方的沉寂和平静,双脚在这怪物的舌头上狠狠一蹬,整个人顿时凌空跳跃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青他们几个人的动作也是与我如出一辙,在第一时间脱离的险境,我整个人横空穿越,最后落在了地上。

噗!

落地的刹那,我感觉腿上的线直接崩开了,鲜血当时就渗透了纱布,那个位置温温热热的,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从那里弥漫开来,遍及全身,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大腿,闷哼一声,心说完犊子了,线头一开。又血崩了,不过血流并非如涌泉一样,显然就是在这伤门里,龙力的恐怖愈合能力还是能发挥一些作用的,祛除了蜂毒以后伤口的愈合速度还行。不至于大出血玩死我,现在也不是顾忌伤口的时候,我只是略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自觉还能战斗便放下了心,“铿”的一声顺带着从腰间抽出百辟刀高高举起,一手扶地,同时怒吼道:“准备战斗!”

轰!

我语落刹那,一团光球就在我们头顶上方炸开了,媛已然出手,一下子照亮了这里。

然后,一个体型如山的黑家伙就呈现了我们面前!

这家伙赫然是一头无限放大的牛,形容如西班牙斗牛所用的那种公牛,两只牛角朝前,十分犀利,上面甚至还闪烁着乌色寒光,浑身乌黑发亮,肌肉线条健硕,犹如钢铁浇筑的一样,最恐怖的还是那体型了,它站在这斜坡上面。几乎一下子就将半个斜坡都给沾满了,脊梁骨即将顶到墓顶,刚才老白也是背运,直接撞在了这头巨牛的蹄子上!

毋庸置疑,这应该就是那头呲铁了。此时,它正砸吧着嘴巴,鼻子在一个劲儿的耸动,明显,这家伙是靠着嗅觉一路找到我们身边的,依据可能就是我们身上的血腥味,最后和我们来了个正面相遇,而当媛撑起亮光的时候,它似乎才终于察觉了,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也不砸吧嘴了,反正砸吧半天砸吧不出什么肉味儿,全砸吧口臭了,正等着个牛眼看我们几个。

“好大一个家伙啊……”

老白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扭头和我们说道:“这头牛比较特别,看上去不吃草,吃肉……”

说着,他抹了把脸上的呲铁口水,一副马上就要呕吐的样子。

而此时,那呲铁似乎终于是渐渐回过神来了,右前蹄开始刨地了,每一次落下的时候,都会发出“轰”的一声,鼻子里喷吐着一股股的白气,看我们的眼神里明显带上了一丝凶戾,很显然,没给我们舔到嘴里吃掉让它很挫败,挫败之下它很生气。

所以,它决定上来把我们几个给直接撕碎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