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巨牛自裁/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这一下子的碰撞堪称惨烈,也不知道那呲铁到底是抽了什么疯,撞击力量非常恐怖,一下子将囫囵墓墙顶了个稀巴烂,因为力量过于恐怖的原因,这呲铁到了后来都被反弹了回来,轰然落地。

哞!

这呲铁的一味的惨叫,无奈它的身体实在是太过于坚韧,生命力也实在是太强悍了,所以。即便是如此的大力撞击,仍旧没能让它当场脑浆迸射死亡,不过显然它也不好受了,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之前摔下来折断的骨头从血肉里钻出来,现在又这么发力,下场可想而知,当然是血液喷洒,弄的这地方到处都是血腥,一片狼藉。

而林青这一刻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着。双眼里竟然流淌下了两行清泪,眼神飘忽,不过也就是刹那的工夫,她就收起了自己的脆弱,身子挺得笔直,大声说道:“献祭你的生命,回归兽神的怀抱,这并不是属于你的世界,放弃一切方可救赎!”

她的话那呲铁似乎是能听懂一样,而且对那呲铁也有着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那呲铁当场就“哞哞”的叫了起来,更加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身上断裂的骨头都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最后竟然又一次站了起来!

然后,它又一次朝着那墓墙冲了过去。这一次头颅低垂,与脖颈形成了一个特别奇特的角度,一路加速狂奔,就跟被红布刺激到的西班牙斗牛一样。

轰!

这一次的碰撞较之于从前来说更加有力,受那狂猛的撞击力道影响,墓墙上的建筑材料崩开了一条条的裂痕,触目惊心,而那呲铁的颈椎上赫然发出了“咔嚓”一声裂响,它的颈椎骨竟然在这一刻直接折断了,带着血的骨头都一下子从皮肉里面钻了出来了,脑袋更是呈现出了一种近乎扭曲的弧度,最后悲鸣一声,摇晃了几下便轰然倒地,气绝身亡。

“死了?居然就这么死了?”

张博文满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眼中残留着惊讶。

其实不光他惊讶,我也惊讶!

这呲铁的身子骨非常坚韧,堪称是坚不可摧的,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下来都没有摔死,而现在就这么撞了两下就撞死了?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难不成那两下撞击的力量能比坠落下来的力量都要大?那就是开玩笑。我们几个都是武人,对这力量的强度最为敏感,如何能感觉不出那撞击的力量到底怎样!

反正,这呲铁死的蹊跷,就像是一个在核弹头爆炸中心都没被炸死的人。被人一板砖给拍死了一样,如天方夜谭!

不过,我也没工夫细细探寻这呲铁的死了,因为在呲铁倒下的瞬间,林青那头也随之惨叫一声倒地。吓我一大跳,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

至此,我也知道林青用的祭祀法子肯定不是签订本命契约的法子了,要不然那头呲铁怎么可能会死呢?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什么歪门邪道。那呲铁倒下,林青也是随之倒下,情况诡异特殊到了极点。

等我看清林青的面色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现在林青已经虚弱到了一个极点,面如金纸,浑身都在不断的颤抖着,犹如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等我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更是发现她身上软绵绵的没有一丝的力气,仿佛连带着骨头都已经酥掉了,眼睛半开半阖,呼吸很是急促。

老白他们几个也围了过来,见林青如此情形,纷纷诧异,比利连忙从背包里取出了一瓶干净的水。

我看林青喉咙涌动,确实是需要喝水,而且她瞳孔无限度的放大,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不过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说话,我也就没多问,连忙从比利的手里接过那瓶水,轻轻捏开了林青的嘴巴,一连给她喂了好几口水,林青身上的症状才终于缓解了一些,放大的瞳孔才一点点的收缩了回来,张大嘴巴大口的喘息着。

我看她似乎多少恢复了一些,这才连忙问道:“你怎么样了?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

林青张了张嘴,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瞳孔又开始放大了。无奈,我只好暂时按捺下了自己问的欲望,轻轻帮她拍打着背部,而林青也蜷缩在我怀里,像个小女生。到了后头竟然轻轻呜咽了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林青如此的脆弱,一时间心生怜惜,也抱紧了几分。

过了良久,林青似乎才终于渐渐回过神儿来了,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刚刚我用萨满巫术里面的一种方法将我的灵魂和那呲铁的灵魂连在了一起,我就是它,它就是我,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完整的感觉到了一头野兽的灵魂和内心,甚至。它一生经历的事情我都知道,其实它们也挺可怜的,然后我就控制着它自杀了,它其实也并不是无坚不摧的,在它身上确实有一个特别致命的地方,就在它的颈椎骨上,那块地方骨骼之间的间隙比较大,非常容易折断,巨力撞击的话,一下子能将整个颈椎骨都撞断,断裂的骨头正好就会顺着刺入心脏,直接死亡!其实和许多西班牙斗牛有点类似,你也知道,西班牙斗牛就可以顺着颈椎上的缝隙插入心脏杀死,呲铁和现在的牛还是有一些亲缘关系的,在身体上也多少相似,那是它唯一的弱点,也是唯一可以杀死它的法子!只是,当它死亡的那一刹那,我也深刻的体会了那种感觉。很不好受,那和我们受到威胁时候感觉自己马上要死了还不一样,当骨裂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那种绝望……真的很难形容……”

说到最后,林青似乎又回忆起了那时的滋味儿。身子又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她是死了一回啊!

我听后也是深感这个法子的邪乎,竟然能和野兽发生灵魂共鸣,对方所经历的一切就是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这就是换了谁恐怕也是受不了的吧?灵魂的融合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是两种意识的碰撞,动辄就会将自己摧毁。

“以后还是不要再去尝试这样的法子了。”

我叹了口气,拍打着林青的肩膀,让她能尽快冷静下来。

林青终究还是个真正的武士,果真很快就从那种阴暗的状态里挣脱了出来,然后就和我说道:“不过这头呲铁与咱们前几次碰到的那些凶兽不太一样,它的智慧远远高于那些凶兽不说,就连经历上也算是一个传奇!”

“哦?”

我挑了挑眉脚,一下子也来了兴趣,林青说的这些就连我自己都已经感觉到了,当下忙问道:“这是怎么个说法呢?”

“这头呲铁被人点化过!”

林青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说道:“我在与它的灵魂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曾经窥见了它的一生,它的一生一共被两个人点化过,第一个人它也不知道那是谁,只记得一个朦胧的画面。至于第二个人,就是青衣!总之,这头牛和道家的渊源特别深,它似乎已经通过和道家的接触渐渐的压制住了体内的凶性,之所以对我们穷追不舍,其实是因为它要守护这里的一切,而我们的到来恰恰挑战到了它的底线,所以才暴起跟我们拼命!”

先后被两人点化……

我兴趣更浓了,忙说道:“再说的仔细点,不,把你所看到的一切全都告诉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