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疯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心绪激荡,这一路所见所闻疯狂的冲击着我的灵魂,滋味着实不好受,一直等我纵身跳进那甬道里面的时候,伴着自己极速坠落时候产生的种种身体反应,外加绳子摩擦手掌诞生的灼热炙烤,这才终于稍稍冷静了一些。

而这时候,我手中的绳子也猛然到头了。

也就是说,在我走神的片刻,我本人就已经下坠了将近三千米的距离,这条甬道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反正我人都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了。可仍旧是低头一眼看不到底!

手中的绳子没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我也没法撑起洛凰的朱雀双翼,为了防止自己猝不及防的坠地,最终给自己摔伤。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岔开双腿,蹬着甬道两侧墙壁,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坠落之势,两侧墙壁到处都是凸起的陨石。倒是个不错的落脚的地方,无奈我前不久走神,没有过于用力拉拽绳子,所以坠落下来的时候坠势太猛。一时间也无法缓冲掉坠落的力量,所过之处脚上厚重的靴子与凹凸不平的墙壁摩擦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越往下,气温越寒!

毋庸置疑,此时我们已经深入海底之下的墓体了。

可是。到了这样的地步,这甬道里面的潮气却是越来越重了,空气里面又湿又寒,弥漫着一股子浓郁的海腥味,左右两侧的墙壁也是越来越滑,以至于我的坠势隐隐已经有了失控的迹象。

到了后头,我竟然闻到了一股子恶心的臭味!

那臭味我熟悉的很,分明就是血肉腐烂以后散发出的味道,只不过这味道多多少少有点混杂,有海鱼腐烂的气味,当中更夹杂着一些……人类腐烂的味道,或者用尸臭来形容会更加贴切一些!

怕是即将到头了,这些臭味毋庸置疑肯定是下面的墓室里返上来的,如果距离不近的话,怎么可能闻到?

心念一动时,甬道已然到头。

嘎吱!

当时。我脚上的靴子最后与甬道摩擦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响动,然后一脚蹬空,整个人迅速朝下坠落了去。

其实在这之前,我就已经让洛凰随时在准备了。一旦离开甬道,立即张开朱雀双翼缓解我的下坠之势,可惜当时事发突然,哪怕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也仍旧没什么用。就在我体内的能量已经开始躁动,即将打开朱雀双翼的刹那,我已经落地。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落水了!

墓室里面全都是水,应该是墓体在海底之下,四周土壤湿润,故而有水分倒灌了进来,积年累月的积累下来,这墓室里面积水较深也是可以理解的。

也是好在这下面都是水了,如果是冷硬的地面的话,就刚才那坠势,落地的瞬间恐怕我也好受不到哪,身上本来就已经都是伤了,到时候岂不是得给我来一个雪上加霜,伤上加伤?

说来也是无奈,我目前进入的这墓室的低矮程度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根本不等我撑开朱雀双翼就落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啪!

落水刹那,墓室里的积水横飞四溅。

然后,我就一头撞在了水底,经过这么一出我大概也试出来了,这墓室里面的积水最多也就只有一米多,落水以后。坠势不减,又狠狠将我砸在了水底。

咚!

那一瞬间,我分明听到自己的身体和水底撞击竟然发出了一声金属的颤音!

墓地难道不是泥沙,而是金属?

电光石火间,我脑子里面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不过我也根本没多想的时候,紧接着我的口鼻里就灌进了许多脏水。

那脏水的味道……腥臭到了极点!

明显是泡了尸体的水啊!

撞击产生的剧痛和令人作呕的脏水时时刻刻在折磨着我的神经,当下我挣扎着就想从水中爬起。哪知道,就在这时候,一声凄厉的嘶吼声忽然从我旁边响起,那嘶吼声犹如野兽一样,却远远没有野兽的嘶吼声那么浑厚,就像是喉咙里面堵了沙子一样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我是熟悉道了极点啊,这他娘的分明就是大粽子才会发出的嘶吼!

这鸟地方怎么会有大粽子的?难不成的张道陵也起尸了?

我心头一慌,连忙从水中爬起,眼前一片黑暗,这墓室里面更是没有丝毫可见度可言。

吼!

那嘶吼声有一次响起,紧接着就传来了一连串“哗啦啦”的水声,明显那大粽子正在朝着我跑来!

左边!

而且距离不超过两米!

污水在我眼睛里面肆虐着,刺激的我有点睁不开眼睛,百辟刀在割完王长的手腕以后,我也塞回了腰间,这电光石火间根本来不及抽出来,所以在判断出对方的位置的瞬间,我是手忙脚乱,一手在疯狂擦抹着自己脸上的水渍,同时整个人也一下子从水中跳起。一个弹腿朝着我左侧踹了去!

轰隆!

我跳起瞬间,水下分明又发出了一声双脚猛跺铁板时才会发出的声音,然后我一脚就踹在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面,紧接着借着反弹回来的力量。我一下子倒飞了出去!

“洛凰!”

我禁不住怒吼了一声,之前是猝不及防,所以没来得及撑开朱雀双翼,现在总是回过神了吧?怎么还不救命!

哗啦!

有了我的这一声大吼。洛凰终是在我倒飞的过程中打开了朱雀双翼,然后朱雀双翼“呼啦”煽动了一下,拖着我就俯冲了起来,与此同时,我身上的杀气也轰然爆开,护体杀气撑起。

这墓室低矮,我身上的护体杀气虽然散发出的光不是很强烈,可在这低矮的墓室里倒是也足够点亮一隅。然后……我隐隐看清了那袭击的我的怪物的模样。

这一刹那,我浑身巨震!

绯红杀气散发出的幽幽红光倒映在水面上,让墓室里的脏水都泛起了一层血光,犹如血水一样。在这妖冶而诡异的环境里面。一个衣着破破烂烂的人正双眼无神的昂首看着我。

不,那不是一个人,是一具行尸!

对方身上的衣衫破损的特别厉害,尤其有一些的地方有着明显的灼烧痕迹,就像是衣服被点燃过一样,满头的黑发垂落下来,身上有许多伤口,皮肉翻卷。在水中有些烂掉了,正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毋庸置疑,我之前闻到的尸臭就是这句尸体散发出来的了,在这墓室的水中还漂浮着许多腐烂的鱼虾的残骸,混合在一起看着就像是下水道一样,脏污的真的够可以了。

不过最让我震惊的还是这具尸体的面容。

它的脸上皮肉多有烂掉的地方,肤色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苍白,白的都渗人了,犹如白泥墙一样,眼睛无神,准确的说,眼睛里已经没有瞳孔了,可就是如此,这张脸我也能认得出!

别说是这样,这个模样就算是成灰了我也能认得出!

青衣!!

这具尸体赫然与青衣一模一样!

准确的说,它就是青衣!

因为这具尸体身上带着的气息并未让我感觉很不安,绝对和星空大帝的帝尸不是一个级别,就是寻常的行尸走肉而已,这本身就已经说明这具尸体不是张道陵的了。

再加上这尸体上的许多痕迹,与我和青衣在这座小岛上激战时候给青衣留下的创伤完全吻合……

综合这一切,我足以确定这具尸体就是青衣的!

可是……青衣的尸体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在阴间与我死拼的那个青衣……又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