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站的越高,敬畏越重/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炼者的力量毋庸置疑肯定是伴随着道行的增长逐步增长的,无论走的是哪条路,这都是必然的,因为生命每完成一次进化,身体必然会得到一次巨大的加持,这个进化是全方位的,当然会包括力量。

所以,无论是谁。只要完成生命形态的进化,最终力量都会得到加持,这个毋庸置疑,只不过得到的加持的多少是个问题罢了!

当然,这个多与少之间的差距就比较大了!

譬如墨桀,他在圣人时期的力量,恐怕特么的是直追寻常大帝的力量啊,因为他本身就是最擅长于力量领域的。我继承了一半的龙力就获益无限,他本身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就可想而知了,简直完爆同阶级的其他修炼者啊!

就连他都在圣人的时候才能刚刚扭断这七星锁,那是不是意味着……这锁如果让其他人来破坏的话。至少都得天尊、大帝那个级别的?

这件事情是细思极恐!

再往深了点想,这座古墓到现在为止进来过多少人?

据我所知,进来的人是屈指可数。

首先,青衣、胖子、张金牙,他们三个是最有可能破坏这道锁的人,因为当初他们进来总得探寻一下这座古墓吧?可惜,他们三个是压根儿没能力破坏这道锁的,力量不够用能量轰。可是能轰开么?洛凰可是说了,这锁的强度是远远大于那被法阵加持过的铁板的,他们的力量充其量也就是和我差不多,我打不破那铁板,更打不破这把锁,他们也是一样的!

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掉是他们三个人破坏的这道锁了。

然后呢,活着进来的人就只有两个了,一个是酆都大帝,一个是星空大帝,他们倒是有能力强行破坏这把锁,可他们也没理由破坏这把锁啊!

这座古墓是星空大帝建造的,他屁股疼啊自己损坏自己留下的东西?而且这七星锁十有八九是精通星空之力的星空大帝打造的,他自己就有钥匙,能用钥匙打开何必用蛮力进行破坏?

这是没有理由的事情!

再者就是酆都大帝了,他就更没有理由来破坏了。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其实是一直都在保护这座墓的!

以上所有来过这座古墓的人,不是没能力破坏,就是没理由破坏。都不可能是弄断这把七星锁的人。

也就是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实力最起码都是圣人以上的存在来过这里,最后破坏了这把锁!

而这位存在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或许他不在这里,或许……他现在就在暗处盯着我们!

总之我们的身边好像又多了一个不可揣测的威胁!

“有没有可能是下面的那尖叫的东西弄坏的呢?”

忽然老白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白痴!”

张博文毫不客气的怼了老白一句,斜着眼睛说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压根儿没有。你也不仔细看看这门,这门对于下面那东西来说是反锁着的,什么意思你难道看不出来么?摆明了就是要锁着下面那东西的,它要想把这把锁破坏掉,只能有一个可能,就是疯狂的撞击这扇门,然而,这铁板的质地是不如这把锁的,也就是说,下面那东西如果撞击的话,是铁板先坏掉,你看这铁板有损坏的迹象吗?”

老白狠狠瞪了张博文一眼,显然对于张博文那句脑子是个好东西,然而老白没有的话还是心里面有些介意的,不过理亏,他确实问了一个几乎没脑子的问题,所以闷闷不乐的站到了一边,一声不吭。

“其实你们也不用那么紧张,我的力量并非是太古第一!”

墨桀大概也是看出了我们几个心里头在想什么,就在一边说道:“太古年间还是有那么几种生灵同阶级的情况下力量比我更大的。也就是说,破坏这东西的不一定就是天尊、大帝级别的高手,也有可能是圣人或者是圣人以下的……”

哪知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墨桀的这话出口,倒是刺激到了洛凰和太篱的敏感神经……

只见,太篱和洛凰只是对视了一眼。然后太篱就苦笑了起来:“比墨桀力量还大的生灵……确实倒是有几个,可是,那几个里面绝大多数都是掌握着大地之力的存在,大都不愿意踏足水域,因为土克水,但同时水也对土有作用,一旦来到水域,他们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而这里又是大海,那几位是打死都不会来的。不怕水,力量还压制着四方之神里面的青龙,只有一位!”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那东西!”

洛凰忽然拔高了声音,道:“那东西已经死了,我亲眼所见的,断无活路,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我宁愿相信是一个天尊、或者是大帝级别的存在。也不相信那东西,不,准确的说,那东西本来就已经是大帝了……”

说到最后,洛凰都已经有了一些语无伦次的感觉。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洛凰苦笑了起来:“这下面关的那东西我想你恐怕也是有数的,起初我怀疑是那东西关在了下面,现在看来,那东西应该是来过这里!说来说去。就是一堆糊涂账啊,不过二姐,我说你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咱们这些存在身上发生了什么都是正常,起初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根本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到了最后,我不也是苟延残喘了下来么?没有什么不可能啊,不,准确的说,这天地间的这盘棋到了现在已经全都乱了,谁把自己当成了博弈者,谁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这盘棋到了现在,能看得懂的人都未必有了!”

这两人又在打哑谜了……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道:“你们说的到底是谁?就告诉我呗,这样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啊!”

“算了,还是不告诉你了。”

洛凰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也逐渐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太篱刚才说的对,这个名讳还真是不能喝你说,要不真的会活活的把你吓死的,甚至。你连进入那里面的勇气都没有了!而且,这些都是猜测,说了真的会乱你的心,这不是我小瞧你,与其拿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来给你心里压上一块石头再让你去做事,还不如你什么都不知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抱着这股子劲儿下去看看,也未尝不是好事,反正你吉人天相,就算真碰到了那东西,只要你傻乎乎的提着勇气去面对,也未尝没有机会……”

乱七八糟!

我听得脑袋都有些大了,心说这洛凰也真是能故弄玄虚,一路走来,明明她知道一切,可不是说什么我不该知道,就是说什么让我自己用心去体会,到了现在更绝,让我一无所知像个傻子一样去面对,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埋汰我了呢,还是说真的,不过,对他们我还是尽量带着善意的心思去想的,总琢磨着可能是站得高,所以心中敬畏更浓吧!

这个我到现在也有体会,从前懵懂无知,管他是谁,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牛逼的人有多牛逼,所以才狂妄,而现在……

站得越高,敬畏越重啊!

行吧!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也捏着鼻子认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扭头和老白他们说道:“你们守在这里,我先下去探探路子,毕竟我有朱雀双翼,活动灵活点,你们在这里等我信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