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鲲鹏/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么?

我有了片刻的错愕,然后不自禁的苦笑了起来。

确实,初见刹那,一看到这么大的鱼,我本能的只是惊愕而已,可是,稍稍冷静一些,哪里还能猜不到这到底是什么啊?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这世间之鱼,能赶得上我们头顶上这座小岛好几个大的,也就只有一种了——鲲鹏!

也就是三清道人的大仇人,当年在从北冥迁徙到南冥天池的时候,掀起的狂风就差点给三清道人吹死的鲲鹏,一种大帝级别的可怕的凶兽!

洛凰早前早就有言,鲲鹏为天下凶兽之首,是唯一一个能正面和大帝级别的存在较量的可怕生灵,它从混沌中化生而出,除了灵智不高以外,生命形态足以比得上四象之神这般尊贵。

准确的说,就是一般的大帝都根本不是鲲鹏的对手!

四方之神为天下诸多大帝中的佼佼者,可面对鲲鹏的时候也是无可奈何。曾经洛凰在全盛时期就和鲲鹏来过一场碰撞,事实上,朱雀与鲲鹏相持不下,谁都无法将谁斩杀!

其实,当时从洛凰的语气上来看,她似乎不是鲲鹏的对手,只是鲲鹏根本无法斩杀她而已……

为了面子,她才那么说的!

太古年间早有言,圣王不出,谁人能降服鲲鹏?只是,这圣王一直心怀仁慈,他的心胸比星海都要浩淼,在他眼中,一草一木有情,从不轻易践踏,虽然力量可镇压诸天,但是却从不轻伤一生灵,最遵循的便是天地万物的法则了,因而他才能降服太古万族,高高在上,那是以力服人也以德服人,所以才天下归心,对于鲲鹏,圣王也一直都是用一种宽容的眼神来看待,认为它既然从混沌中出来,那就是承载着天命,只要不是做的特别过分,也没必要镇压,所以,鲲鹏在太古年间也是无法无天的一号主儿!

“他妈的,它不是死了吗?”

我已经嘴唇颤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然后回过神的瞬间,就狠狠一挥手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你们仨都残废了,老子还没成长起来,碰到这种狠角色,不跑还等什么?”

我一味的在催促洛凰,哪知道,这洛凰倒好,竟然“呼啦”一下直接收起了朱雀双翼,然后我就落在了地面上。

洛凰到底要干嘛?

我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连连催促。

洛凰干脆不搭理我,直接从我身体里面冒了出来,不光她出来了,太篱和墨桀也全都出来。

“不用跑了,这鲲鹏八成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洛凰苦笑着说道:“鲲鹏的脾气可不是很好,哪里容得了你站在它背上,若是它没出问题的话。现在早就翻脸给你打爆了,咱们四个也全都交代了!虽然它还活着这件事情上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既然都已经站在这里了,还是得认啊,还是得认!!不过,看样子,即便它活着。似乎也活的不是很舒坦!”

不光洛凰表现的特别笃定,就连太篱和墨桀也是表现的一样的淡定。

他们仨终究是活了无尽岁月,经历过太古年间那个浩瀚、光怪陆离的世界,对一切也都了解的很,我看他们这样,也就渐渐放下了心,不是一门心思的琢磨着逃跑的事情了。

看来。鲲鹏确实是脾气不大好,若非受制于人,早就已经爆发了。

甚至,太篱还有闲情逸致竟然和洛凰打起了趣儿:“看吧,我就说嘛,太古的那盘破棋走到现在已然被冲刷的面目全非了,现在谁都看不清未来的走向了。曾经死亡的可能没死,曾经没死的反而有可能还活着,总之吧,现在这盘棋啊,咱们谁都不是博弈者了,就连酆都大帝和星空大帝那两个自大狂都不是了,即便他们认为自己是,到了后头也会被玩的很惨,现在这盘棋唯一的博弈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天!事实证明,一切果然如此,确实是鲲鹏无疑了!”

“好吧,还是你对。”

洛凰苦笑了一声,道:“只不过让我疑惑的是,鲲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个地方可是星空大帝弄起来的,难不成是星空大帝把鲲鹏弄在这里的?这完全就是扯淡啊,不可能的事情!鲲鹏当年号称圣王不出,无人能制,以前曾经有三个大帝联手对付过它,最后还是被鲲鹏逃走了,反而击伤了其中一人,甚至给那人身上留下了用不可磨灭的伤痕,据说回去没多久就一命呜呼,坐化掉了!好吧,那三个大帝其实也就是后来才崛起的三个小辈,星空大帝和酆都大帝两个人怎么也比那三个废物要强上一些,但也绝对不至于能拿下鲲鹏!鲲鹏就算打不过他们二人联手,但是如果鲲鹏一门心思的想要逃跑的话,他们二人根本是留不下的。这倒是成了一桩解不开的谜题了!”

“哈,二姐,你现在真的是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太篱轻笑的了起来,别说,这一笑露出了嘴里的两颗小虎牙,看着还真就跟邻家小妹一样明艳动人,只是说道:“也是可恨了这鲲鹏口不能言,要不然二姐你和它交过手,倒是可以和它好好交流交流,问问它到底是如何被星空大帝和酆都大帝那俩腌臜的杂碎给阴了的!不用说的,他们能拿下鲲鹏,肯定是使用了恶心的手段,那俩人除了被地里面搞一些小动作还能有什么出息?到了今儿个,我算是基本上看透了他们!”

太篱在笑,我在盯着她看,不是我猪哥,其实特么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像是有另外的一股意志在我体内一样,认识太篱以后,我常常都有这样的感觉,猪哥的也是那股意志,哪曾想,最后这笔账是一股脑儿全都算在了我头上,太篱很快就察觉到我在看她了,这女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既然都和我签订共生之盟了,还总是放不下以前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我就是看了她一眼。立马就不爽了,收敛起笑容掉头就狠狠瞪了我一眼。

那一眼冷冰冰的,愣是给我瞧了个透心凉心飞扬,倒是一下子清醒了许多,然后我就想到了至关重要的一茬儿!

“不对,等等!”

然后,我就忽然开口插了一嘴。

听太篱说了半天,对于他们之前打的哑谜,我心里头也是拨云见日,最起码捕捉到了一些痕迹吧,可是很快我就想到了问题所在!

这个问题,最后还是归咎于那把被破坏的锁!

我看着太篱,问道:“之前咱们还没有进来的时候,你就是怀疑那把锁其实就是鲲鹏破坏掉的吧?只不过洛凰一直觉得鲲鹏死了,所以才有了你们之前的争论。”

“没错!”

太篱点了点头。

“那问题就来了!”

我咬牙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鲲鹏这天地间只有一只吧?可是这只鲲鹏就在咱们眼前,而且被控制住了,它要想破坏那把锁,首先得把这牢笼给撞崩了才行!也就是说……扭断那把锁的人,另有其人!”

太篱和洛凰他们三个瞪大了眼睛。

他们三人之前因为那把锁的原因联想到了鲲鹏,所以。目光一直都聚集在了鲲鹏的身上,反而将那把锁都给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恰恰是最致命的,因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把锁根本就不是鲲鹏破坏的!

想及此处,我不禁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综合这一切来看,曾经有一个至少都是圣人以上的存在来到了这里。亲手扭断了那把七星锁,而且这个高手到现在还没有现身,谁特么的知道他是不是在我们的身边。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有诡异!

还有,海中那怪鱼魔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海中的一个怪物,还是……也与这座墓有关系?

或者说……那把锁就是那怪鱼魔影扭断的呢?

可是,天地间只有一只鲲鹏的话,那个大的吓人的怪鱼又是个什么东西呢?它和这鲲鹏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下子,我的脑子里面混乱了起来……

“算了,还是先弄清楚这鲲鹏的情况再说吧!”

墨桀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概是看到了我心里头的担忧,于是就安慰我说道:“有些事情你担心也是没用的,该来的跑不了,就算扭断那把七星锁的另有其人也没关系。他怀揣着什么目的都不重要,事情总得抽丝剥茧一步步的查的,考虑太多的反而扰乱心神,你说呢?就算那位真的就在咱们身边蛰伏着,大不了也就是一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罢了!”

我想了想,最后心里头叹了口气也就点了点头,目前为止,似乎也只能这样了,还是先弄明白这鲲鹏的情况再说吧!

既然已经确定这东西被困了,我也就放心巡查了起来,我们四个就在这鲲鹏背上走着,良久才终于走到墓室一侧的尽头,这里也已经是鲲鹏身体的边缘地区了,在这里,总算是找到了鲲鹏被困的原因了!

墓室的这一侧,墙壁与鲲鹏的身体之间大概还有一条两三米宽的空隙,只不过因为这鲲鹏的身体和墓室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这点空隙不走近了看的话,几乎是完全可以忽略的,鲲鹏被困的秘密,就在这缝隙里面了。

只见,墓墙上分别拉出了一条条成年人大腿粗细的铁链子,这些铁链一端与墓墙连着,另一端则全都刺入了鲲鹏的身体里面,看着都疼,真不知道鲲鹏是怎么忍受得了这样的痛苦的。

这铁链一条一条的排成一列,上面散发着诡异的绿色幽光。犹如深夜中墓地里面飘荡的莹莹鬼火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我虽然识不得这铁链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但也能看得出来,这些铁链绝对不是一些颜色比较特别的铁链,事实上,我从它的上面能感受到邪恶到极点的力量,那是一种阴性的力量,恐怕之所以能让鲲鹏动弹不得,全都得归功于这铁链了……

“鬼索!”

太篱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凌厉了起来,眼神中仿佛迸射出了实质化的杀气一样,咬着牙齿阴森森的说道:“酆都大帝好狠毒的手段啊,鲲鹏虽无智慧,可曾经在最后的时候也曾搏杀过,竟然用这么恶毒的手段来对待,该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