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缚骨鬼索/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器物无正邪,有正邪之分的,只是人心。

我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其实这和我身上的杀气也是一样,杀气本身仅仅是一种工具,虽然这个工具过于犀利了一些,有时候甚至都会影响到我个人,但终究做出怎样的事情,还是全因我自己的心声而定,我若心念歪了,杀气便是助纣为虐,最后终究成魔,我若心念正,杀气也可以帮我立地成佛。只是这个佛是举着屠刀以暴制暴的……

归根究底,还是看人!

洛凰他们在着正魔观念上还是没能跳的出传统观念的条条框框的约束,竟然还在说这件器物的正邪,终究他们是站的太正了,所以对于一切蒙上了黑色的东西都有一些忌惮和戒备,与我不同,我特么一生都沉坠在了魔功的深渊里面,自陷其中对这些东西的感悟更深,所以,对这正魔之分的看法和见地自然也要比他们更加清晰一些。

不过,这些事情我到头来还是没和洛凰他们往深了说,这种都得自己亲身去体内,道理谁都明白,说一千遍,听一万遍,不如自己真正的站在我正邪交错的十字路口上去抉择一回,去体验一把!

我摇了摇头,问道:“然后呢?鬼索在吸纳了无尽的阴怨之气以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鬼索……有了灵魂!”

洛凰有些艰难的说道:“我知道你在和你师父伏羲大帝相识的时候,曾经面对过一头众生恶灵是吧?那众生恶灵是个什么东西你应该知道的,就是吸取了许多活人的生命和记忆以后,最后凝聚在了一头恶灵身上,一身有着尘世众生的死相,于是称之为众生恶灵!鬼索吞噬了那时天下的所有阴人,凝聚在了冥海之精淬炼出的一条铁链上,结果如何,不用我过多赘述了吧?到头来就是形成了一个和众生恶灵差不多的可怕灵魂,但却比众生恶灵凶残的多,毕竟众生恶灵你就是放开它让它去吞噬,又能吞噬得了多少生灵呢?可是鬼索在许多大帝的合力促进下,一举平定的阴祸,所杀阴人无数,说到底也非鬼索之祸,而是人祸!那时的许多的阴人大抵都出于毫无约束的状态,久而久之的都变得十分凶狂。比现在你们这法治社会里的那些亡命狂徒凶残一万倍,什么杀人恶魔白宝山之类的狂徒凶恶程度都不及那时阴人的万分之一,这样的无数阴人凑在一起形成的灵魂可怕程度可想而知,那灵魂没有理智,只知道疯狂的吞噬,什么都吞噬,最开始只是吞噬天地间的精气,到了后头甚至趁着酆都大帝偷偷遁走出去吞噬生命了,所过之处,白骨成山,村落变死域,就连花草树木里面那点精华都不会放过,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等酆都大帝发觉的时候,已经在东海一隅造成了赤地千里的惨象,事情也就压不住了!当时,许多修炼者知道他们虽然平定了阴祸,可到头来却也早就了一颗毒瘤后,纷纷无法淡定,联名去见酆都大帝,甚至当时还有几位大帝也出面了,联合施压,说鬼索在锻造的过程中虽然是酆都大帝出力最大,但毕竟是大家一起才做成的这件事情,要不就凭酆都大帝一人根本采不出冥海之精,也打造不出如此逆天的器物,只是因为大家信任酆都,这才将鬼索交给了他来保存。现在出了问题,鬼索为祸,全赖酆都大帝保存不善所致,酆都理应为这件事情负责,纷纷要求他给一个说法。

其实,那时候天下修炼者已经对酆都大帝有了怨言,这鬼索为祸之事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真正的祸根早在之前就已经埋下了,说起原因,也不是天下修炼者的错,那时候天下方定,人心求安,还真是团结的够可以,也没人抱着太多的功利色彩做事。惹出这内讧,要怪就只能这怪酆都私心太重!而引发这声讨的原因,我之前其实也和你说过,阴祸平定之后,天下各处欲重铸轮回,而真正的轮回奥义只在酆都一人手中,当时其他容纳阴人的地方纷纷要求酆都大帝为天下计。拿出轮回奥义,在各处修炼轮回之路,可惜酆都大帝藏着私心,哪里会拿?这件事情我和你说过,只是当时没把前因后果都说了,而酆都那么做最后的结果就是得罪了天下所有的修炼者,这才招致了后来被围堵的结局。

当时,更有几个大帝联袂放话,酆都如果不给一个交代,将组成十六路大军联合讨伐酆都。

那些大帝虽然不是这条路上的巨擘,单独出来一个两个的话,酆都还未必会害怕,毕竟曾经圣王最欣赏的大帝,酆都之强横可想而知,但是面对着十六路联军的讨伐……这说实话,天底下没有一个大帝敢真的和这样的力量挑战,而且当时的情况来看,这根本就不是吓唬他的,阴祸之中,酆都大帝获利最重,可事后该做事的时候做的事情却最少,谁看他顺眼?想灭了他的人太多了,只是没有个很好的理由而已,毕竟酆都藏私,于理来说没错,人家的东西人家拿不拿不出来都是人家的心思,谁也奈何不得,于情却有点没意思了。当时的情况都那样了,你这么干让别人情何以堪啊?

所以,酆都在那个时候终于怂了一次,当着天下所有修炼者的面,直接把鬼索给毁掉了,以此来证明自己并无利用鬼索祸害天下的心思!”

说到这里,洛凰闭上了眼睛,苦笑了起来:“可怜,舆情汹汹,最后还是让酆都给上了眼药水,鬼索还是保存了下来!”

我也只能苦笑了,这怪谁?

那么多的大帝,那么多的修炼者,十六路联军啊,最后竟然被酆都给都骗了,怪他们太傻吗?那么多人,强者能人无数,怎么可能是傻子?要说,只能说是酆都好手段!

“确实是好手段,好一个缚骨鬼索,真是狠辣啊!”

墨桀这个平日间沉默寡言的男人这个时候也有些看不下去了。满脸愤恨的说道:“我就说鲲鹏为天下第一兽,不光速度天下第一,就是力量也是天地间排的上号的,能与它角力的存在是少之又少,为什么会被囚禁于这个地方,就这墙上的这些符文,哪里能控制得住鲲鹏啊?鲲鹏就是用肉身都能给它撞碎了。问题就在于这缚骨鬼索了,这鬼索洞穿了鲲鹏的身体,缠绕在它的脊梁骨上,利用鬼索吞噬一切的特点来盗窃鲲鹏的力量,盗窃来的力量都会被用来无限度的加持这铜墙铁壁,鲲鹏如何能挣脱的开?说到底,打败鲲鹏的根本不是这些没什么用的符文,而是鲲鹏自己!也就难怪这座墓为什么会那么坚固了,当初威力那么可怕的一颗弹头都没能将之摧毁,原来是鲲鹏的力量被盗窃了用来加持这座古墓了,而那些陨石无疑能良好的传导鲲鹏的力量!既然鬼索出现在了这里,那么做这件事情的人就肯定是酆都无疑了,鬼索只在他手中,看来这墓主人和酆都大帝的关系甚笃啊。酆都大帝就是为了给他保护陵墓,就敢对鲲鹏这狂暴的家伙下手,连鬼索都用上了,也是真的下了血本了,真不知道这位叫张道陵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竟然让酆都这个吝啬的货色甘心为他做这么多的事情,怕是有不同寻常的本事吧!”

“还能有什么本事?你以为酆都想啊!”

太篱冷笑道:“要我看。这家伙分明就是没得选择了,你想想,这家伙早就已经动了异心了,从第二文明纪元开始,他就一直在给自己留退路,把天下的修炼者得罪的干干净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阵营。也就是最后一个阵营了,如果不好好抓住的话,他未来会有什么下场?死无葬身之地都是轻的,有太多的人一门心思的想弄死他了,懂么?这一次他是不大方也得大方,必须竭尽全力的把他选择的人扶持起来,要不然,一旦有事,他将孤立无援!人身边总得有几个好哥们帮助他吧?无疑,酆都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一茬,他就是在给自己找好哥们!”

别说,太篱这话说的虽然不大好听,但却很犀利,一针见血。仔细想想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当一个人把天下的人都得罪的差不多的时候,如果再不找一个帮手,再不尽心尽力的在自己身边培养几个人的话,他最后绝对会死的很惨!

只是,虽然这话听着挺有道理,可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酆都留下的绝笔。

从那绝笔上来看。这个人其实是个有信念的人,至少,他愿意为了自己的信念去做出牺牲!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

我这边心里刚刚一转,太篱那边就没好气的怼上了我,看来她对酆都的成见真的是太重了,我心里就那么一想。压根儿没有给酆都辩解的欲望,可就是带上了一点嫌疑,太篱就炸窝了,毫不客气的说道:“酆都是个聪明的人,他带着私心给自己留路,也在追寻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他有他的闪光点,但他也有他的卑劣,事实上,他也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不过要说他心甘情愿的去牺牲,那我不信,肯定是被逼到了必须去的地步他才会去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拿出一副悲壮的姿态很正常,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他也不是一个慷慨悲歌之士,他就是一个卑劣的小人!”

我垂头苦笑了起来……

我还能说什么?

“算了,咱们也不争执了,再转一转就上去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鲲鹏已经完了,缚骨鬼索缠上了脊椎骨,这辈子无法摆脱,谁也帮不了它,虽然它是大帝,但到了最后也只能和鬼索同归于尽了!”

洛凰叹了口气,道:“这座小岛会动的原因也找到了。被鬼索日日夜夜的吞噬,那滋味儿就跟活抽骨髓一样难受,痛苦之下它挣扎也是正常,挣扎的时候撞击四周,以它那恐怖的力量撞得这座小岛往前挪动也是正常的事情!这古今第一奇兽,算是彻底完了,好好看看它吧,从今往后,世间之人对鲲鹏永远都只能存在于幻想中了,也无人在能看到它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英姿了……”

想想,确实是一种悲凉。

我叹了口气,哪知道,就在我们这边谈话的工夫,上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女性的惨叫,那尖叫分明是林青发出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