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幼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怎样的一只怪鸟呢?

若说长相,堪称神俊二字,我想,就是满族人所崇拜的图腾,神鹰海东青都无法与眼前的这只怪鸟在神俊二字上比拼。

或者说,这二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差别简直就相当于是孔雀和土鸡!

这不是夸张,因为我从这只怪鸟身上的种种特征上,一眼就看出这只怪鸟恐怕不是什么凡兽了,甚至可以说是有了一部分的灵智,而那最神俊的神鹰海东青虽然被人无限度的夸张往大了说,但终究是凡鸟而已!

神兽与凡兽怎么能放在一起比呢?

那差别必然是如神仙中人和凡人似得,绝不仅仅是一丝半点了,而是云泥之别!

只见,这只怪鸟相貌犹如金雕,但却比金雕更加神俊,虽然是一只禽类,可是身上的肌肉线条却特别的明显,通体流线特别的流畅,羽翅背上的羽毛都是乌黑色的,只不过那种黑并不像是乌鸦一样那种肮脏毫无光泽的黑,这怪鸟身上的羽毛是黑的发亮。就像是上面打了蜡一样,在光线下都有些反光,腹部的毛色为纯白色,看上去有点像雪兔身上的毛一样,是柔软的绒毛,可实际上仔细看就会发现,在那些绒毛的末端。都生出了像是鱼鳞一样的透明鳞片,鳞次栉比,一片挨着一片,连在一起在光线下都会绽放七色神华,一看那些鳞片就是防御力惊人,将整个腹部都给保护了起来。最为神异的还是它的翅膀,这翅膀上的羽毛中间区域的仍旧是那种乌黑发亮的毛色,可是边缘区域却是特别刺眼的金色,那金色羽毛比它身上的所有羽毛都要长得多,近乎要垂落了下来,光是羽毛上就流动着金色的神光,腹部下面的一双爪子犹如黑铁,一看就知道力量特别惊人了,嘴巴如倒钩。锋利的很,猩红猩红的,就像是沾染了鲜血一样。

最俊的,还是那一双鹰母,那眼睛的瞳孔呈现出了一种淡淡的鎏金色,里面闪烁着湛湛神光,似乎是有智慧!

当然。最恐怖的还是它的体型了,这东西人立而起的时候,都快顶到墓室的顶部了,目测站立高度至少都在三米以上,翼展在十米开外……

对于一个武人来说,只需要看看路子就知道犀不犀利了,而这只怪鸟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进化到了近乎完美的地步,毋庸置疑,它绝对是这片天地中最可怕的掠杀者之一了!

这……

我看的都有点眼晕,心说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不过,这等形象,却让我不自禁的想到了一种神话传说里面的神鸟——金翅大鹏鸟!

莫不是这就是那金翅大鹏鸟?那可是天地间最顶尖的掠杀者之一,虽然从未有人见过,但是,就是在神话传说里面,那都是最顶尖的东西了!

洛凰和太篱他们和我心有灵犀,我这边心念一动,他们那边就立即感受到了。

当时,太篱就在我心中冷笑了起来:“什么金翅大鹏鸟,我看过你们这个文明纪元的许多神话传说,有些是对太古一些可怕生灵的描述口口相传的流传下来以后成为的传说,可是有的纯属没事儿臆测出来的!比如这金翅大鹏鸟,说是什么佛教的八部众之一,其实都是瞎说,你们这个文明纪元的人也认为可能金翅大鹏鸟这种东西是蛇雕的神话,可这些都是错误的,事实上,金翅大鹏鸟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有鹏,有关于它的传说,可能就来自于鹏!”

此时我看老白他们几个已经隐隐将这怪鸟包围起来了,心下也放心了不少了,也在这墓室里面找到了林青,发现林青正倒在一边,当下匆匆忙忙的就跑过去扶起了林青。发现她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到了重击,内脏受创,一瞬间身体无法承受那样的力量而晕死了过去,这才终于踏实了,听了太篱的话以后,当下问道:“金翅大鹏鸟不就是鹏里面的一种么?”

“屁话!”

太篱嗤笑了起来:“这天地间哪里存在鹏这么一个物种啊?还鹏的一个分支呢!”

“你……”

我更加迷糊了:“你不是说金翅大鹏鸟的传说来自于鹏么?那是不是就是说。鹏其实是存在的,对不对?可是,你又说天地间没有鹏这么一个物种,这岂不是自相矛盾了!”

“白痴!”

太篱咒骂了我一句,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好像和我说话是对她最大的侮辱一样,直接说道:“我的好二姐。还是你来和这个白痴说吧!”

“鹏……就是鹏,并非是一个物种!”

洛凰又一次把太篱的话重复了一边,不过她的语气里面却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丝苦涩和疑惑,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提起鹏这种东西她会如此表现,可惜根本来不及我问,洛凰就自顾自的说道:“其实是你们后世在留下了鹏的传说以后,传着传着跑偏了,觉得鹏其实是一个物种,这是错的!鹏其实是一个生灵的名字,就像葛天中这三个字一样,它就是你的名字,一提葛天中就只能是你,而不是说葛天中是一个物种……”

我渐渐的明白了,这鹏……似乎是一个人?

不对!

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句话,然后终于知道他们一直都在和我掰扯的这个鹏的问题为什么会这么艰难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说白了,这鹏不就是鲲鹏么!

鲲鹏变化多端,它身躯可以随意变化大小,当然,当成年以后,大是有极限的,除了能随意变化大小以外,它还能变化自己的形态,当它的形态如一条大鱼的时候。那个时候它叫做鲲,可是当它的形态如一只大鸟的时候,那个时候它叫做鹏。

反正不管鲲,还是鹏,归根结底就是一位,鲲鹏!

而这天地间只有那天地初开时候演化出来的一头鲲鹏,所以……鲲鹏只能是那位的名字,天底下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并非是一个物种。

再说的明白点,神话传说是错误的,神话传说里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物种,然而……真正的鹏只有一个,就是鲲鹏!

总之说起来这个是挺绕的。可归根结底洛凰他们还是在告诉我一个道理,那就是——眼前这个东西,就是鲲鹏!

“放屁,这不可能!”

我在醒悟过来以后,顿时情绪变的激动了起来:“你们不是告诉过我么,说这天底下只有一头鲲鹏,从混沌中化生而出。是天地的宠儿,它拥有着直接叫板大帝的力量,圣王不出,无人能制服,可惜就因为它只有一个,所以,它是没有伴侣无法繁衍后代的。以至于这天底下它是唯一……可是现在这情况,你们怎么解释?在咱们脚底下的铁牢里面,被鬼索压制的那条怪鱼你们告诉我那是鲲鹏,而现在又忽然冒出了一只怪鸟捅了老子的菊花,偷袭了老子的留守队友,然后你们又告诉我那是鲲鹏?两只鲲鹏?”

“这也是我们的疑惑了,虽然很难置信。可又不得不信,你们现在又碰到了一只鲲鹏,而且还是一只活蹦乱跳的鲲鹏,正在和你的人僵持着……或许真的就像是太篱说的,这天地真的变了,一切都变得不可预测了起来,鲲鹏竟然又出现了一只……”

洛凰有些苦涩的说道:“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眼光。我没有看错的,下面的那条怪鱼绝对是鲲鹏变成鱼时候的形状,我见过,不会认错!而眼前的这只鸟,则是鲲鹏变成鸟的时候的形态,我也一样见过,绝对不会认错!错的,只是当今这片已经让人开始有点看不懂的天地,什么都没有定数了,就连鲲鹏都能繁衍了,这不合理,鲲鹏这种东西只要成年就能直接叫板大帝,这可和螣蛇不一样,螣蛇仅仅是有击杀大帝的力量而已,但它们本身的手段却没达到那个级别,只要大帝级别的强者谨慎小心点,弄死螣蛇不是难事,而鲲鹏可是正面角力都能把一个大帝给活撕了的存在了,这个种族如果能繁衍的话……这世界未来的主人是谁已经内定了,那是老天爷内定的啊!”

相信你……

你大爷的,你告诉我的有几个是靠谱的啊?还相信你……

我只能苦笑了起来。

“不过你也不用绝望,此刻未尝不能一战!”

忽然,墨桀开口说道:“且不管这鲲鹏为什么会一下子出现两只,现在最要紧的是……既然已经和它发生战斗,那么如何打赢它才是要紧的,而这只鲲鹏并非是不可战胜的,因为根据我对它身上的气息的观察来看,它最多也就只有圣人级别左右。说白了,就是一只还没有成年的小鸟而已,即便这只小鸟的体型稍微大了一些,那也不过是它们的种族天性而已,对付一头幼年的鲲鹏,不是完全的绝望,虽然鲲鹏因为种族特性。同级别绝对要比人类的修炼者强大,但是自从华山遭遇了天道盟的疯狂围攻以后,这段时日你一直秣马厉兵,所经历的生生死死岂是用手指头能数清楚的,如今早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你已经兵强马壮了,面对圣人的时候不会像是华山时候一样无力了,即便这个圣人是比一般的圣人要强大的鲲鹏幼子也未必不能一战,不妨让你的人拖住它,你在这里伺机寻找机会发起进攻,现在你们这些人中,就数你和那个叫海瑟薇的人攻击最为犀利,绝对可以伤及鲲鹏的性命,只要你的队友足够强悍,并且敢于负伤牺牲,一定能给你迎来发起致命一击的机会!其实,你们能威胁到了它的性命,这只鲲鹏也已经感受到了,这些人里面,它尤其忌惮林青,因为兽魂之心绝对能影响到它。所以它才在第一时间偷袭林青,本来企图击毙林青的,现在看来……它没有完成这个打算,但是目的已经达到,至少林青暂时无法参加战斗了,对它威胁最大的人已经被剪除……”

别说,听完墨桀的话。我心里头还真是有了一些底气,仔细琢磨琢磨,似乎确实如此,如果这鲲鹏真的是一个大帝的话,现在我们这些人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下了,不用大帝,一个天尊我们就已经玩完了。如果是圣人的话,未尝不能斩杀它!

想及此处,我的目光又一次投向了那鲲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