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一花凋零一花绽放/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悍刀决连出三式,已然远远超出了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毛孔都在渗血,因为基本上已经取得了对这里的控制权,所以我憋在自己心头的那一口气算是泄了,人没了斗志,就容易无力,用来形容此时我的状态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我只感觉自己浑身酸软,异常匮乏,就是从甬道里往下跳的时候,落地的时候都没能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休息了好长时间才终于缓过了劲。起身沿着这成年鲲鹏的脊椎朝它头部走了去。

媛在地牢里面撑起的能量球这个时候已经在一点点的溃散了,所以这里的光线早已不如从前那么明亮,只留下星星点点的光芒颗粒在虚空中弥漫着,看来朦朦胧胧,倒是不唯美。就是有些阴森,黑暗中鲲鹏似乎极端痛苦,时不时的会颤抖扭动身躯,激荡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和鬼索抖动时候发出的冷冰冰的声音。

似乎,我隐隐都能听到脚下的这鲲鹏灵魂都在哭泣。

莫名的。我竟然对这鲲鹏有了一些难以言明的同情,怀揣着一些复杂的情绪,最后终于走到了鲲鹏的头部,它的模样与鲤鱼颇为相似,头部很滑。站在这里的时候,我脚底就像是踩了油一样,不可抑制的顺着它的头部一股脑儿的滑到了它嘴唇的位置,这才终于停下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看清了了这鲲鹏的模样。

它的头颅是很大的。绿莹莹的鬼索甚至直接击穿了它的颅骨,将它的头颅控制的一动不能动,只是此时此刻它已经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光是眼球的大小就让我感觉自己在面对一颗巨大的陨石一样,只是那眼睛里面所酝酿的情绪却让人心碎。

那是一种慈祥?亦或者说,是一种特属于女性才应该有的那种母性的光辉?

总之,很难形容那眼睛里所激荡的情绪,但我看到的更多的还是一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悲哀和绝望。

或许它真的是可信的吧!

我心里很不平静,对自己说了一句后默默叹了口气,心说这天下万物无论强弱果真是难逃情感的羁绊,哪怕是圣王大帝恐怕也做不到真正的平静吧?强悍如鲲鹏这等敢和大帝直接叫板的存在,此时竟也会哀求我一个小人物,好一个天道轮回因缘际遇!

此时此地,我在凝视着它,它亦在看着我。

“就是你在和我说话?”

犹豫片刻后,终于还是我率先开口了,看着它问了一句。

它头颅微微挣扎,似乎是对着我点了点头,钉在它颅骨里面的鬼索顿时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很快,它眼中就闪过一丝痛苦,有些有气无力的与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用现在这副模样来面对你们,可没办法。我已经快死了,这些链子折磨我已经够久了,我的力量被它们掠夺了太多太多,现在很虚弱,没有太多的精神用来与你们沟通。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快点问我吧,我真的时间不多了。”

它的话刚刚落下,我身体里就忽然爆出三团乌光。紧接着洛凰他们三个人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鲲鹏……你便是我曾经遇到过的那只鲲鹏吧?”

洛凰昂头看着鲲鹏,问道:“你可还认得我是谁?”

“你……”

鲲鹏眼中忽然爆出了一团精光,道:“神凰朱雀!竟然是你!难怪,难怪……难怪方才你们在我身上折腾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很熟悉的气息,只可惜那时我被痛苦折磨的体无完肤,几已癫狂,根本无法沉下心思来思考,不曾想竟然是故人到来!”

说此一顿,鲲鹏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神凰朱雀,东方苍龙,杀神白虎……还真是一个很健全的团队呢,能让你们三个屈尊……”

语落,鲲鹏眼球转动。瞳孔一下子对准了我,急剧收缩着,过了片刻,忽然大笑了起来:“好一个龙争虎斗的大世,当真是龙有龙道,虎有虎道,天心苍苍,岁月悠悠,谁言这世间找不到相同的两片叶子?在这千万里山河中,能人辈出,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到头来,世间终究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凋零,一花绽放!最后的最后,这江山已不是从前的江山,可人儿还是从前的人儿,又一个天道轮回啊!”

这话说的深奥,一时我还无法完全体察,但是直觉告诉我。鲲鹏这话明显是针对我的,只是我听不大懂罢了。

“哦?你已经洞悉了一切?”

太篱扬了扬好看的柳叶眉,忽然笑了起来:“看来这世间的传言也不尽详实嘛,谁说鲲鹏是一头没有神智只知道杀戮的野兽?要我看,这分明就是一个天心大道尽在胸中,妙语连篇的圣贤!”

“世间终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话,一花凋零一花绽放,只是……纵然如此,也不可能完全相同吧?经过世间的打磨,一切总该是进步的!”

鲲鹏道:“世间传言没错。最开始的我确实是一个没有理智只知道杀戮的凶兽,为太古最凶悍的存在,原因也简单,我从混沌中走出,阴阳不分。光暗不明,意识自然也是一片混沌,还待开天辟地,当时浑浑噩噩靠本能行事也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情。”

“一花凋零一花绽放,世界在轮回,又在前进……”

太篱垂头细细品味着鲲鹏的话,片刻后,似乎有所悟,猛然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鲲鹏,失声道:“开天辟地,便是破而后立,若是放在人身上,那就是死而复生,如此才是新生,才能开天辟地!你……你死过一回。又死而复活?”

“不愧是当年圣王最欣赏的女性修炼者之一,如此聪慧,这么快就洞悉了我的话。”

鲲鹏的语气很温柔,似乎是在笑一样,缓缓说道:“我来自于混沌,是为最初的生命体之一,可惜却并不是什么完整的生命体。何谓混沌?便是阴阳未开!正所谓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故天地配以阴阳,我不通阴阳之道,最后没有灵智也是正常的,全凭着本能在做事。我的死……想必你们都曾经听说过的,可正是那一次死亡,让我完成了一次破而后立,倒是将体内的混沌之气来了一个开天辟地,是故,太古年间那一头没有灵智的鲲鹏凋零了,千百年后新生的是一头已经开了灵智的鲲鹏,花还是那一朵花,从来都没有变化过,只不过多少有了进步,这才是天地之道!”

鲲鹏说的晦涩,但是这回我倒是听懂了,简单的来说,这家伙就是涅槃重生了。经历了太古年间的毁灭性打击以后,倒是让它体内的混沌之气划分出了阴阳,让它拥有了智慧!

“只是可惜……那时候我遇到了酆都大帝。”

鲲鹏轻轻叹了口气:“我其实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为什么没有死的原因已经和你们说了,至于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那就是全赖酆都大帝的功劳了,那时我刚刚重新,力量尚还没恢复,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于是就被捉了,最后落到了现在这般田地……”

此时,太篱似乎仍旧没有从那种震惊里面挣脱出来,听完鲲鹏说的,顿时喃喃自语道:“一花凋零一花绽放……好一句话,将这轮回大道倒是诠释的淋漓尽致!我想,我已经知道上面那只鲲鹏又是怎么回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