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知情者/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啊,这脑子还真够灵活的!

我心中不禁赞了太篱一个,扭头眼巴巴的看着对方,希望对方能告诉我答案,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太阳纪元那个光怪陆离的浩瀚纪元,但对那个征战不休热血澎湃的时代里的生物还是很好奇的,号称九天十地唯一的鲲鹏现在出现了两只,谁不好奇?别告诉我鲲鹏还能交杂什么的,据我所知,种族通婚这样的事情也就是在第三纪元神鬼纪元的时候才开始出现的,也是迫于无奈,那个文明纪元根本没有新的智慧种族诞生,只是诞生了一大批的凶兽,为了文明的繁衍,诸神之间才不得不开始进行融合。以求繁衍昌盛,在此之前,绝无此等先例,因为这些太古种族都是骄傲的,为了自己的种族血脉的纯净。几乎是不择手段,像鲲鹏这等存在,怎么可能杂交?

“这事儿的关键,还是在你眼前这位的身上!”

太篱微微眯着眼睛,盯着鲲鹏。又一次重复了那一句话一遍:“世间终究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凋零,一花绽放!”

我垂头默默品味起了这句话,太篱给我的提示很明显。有了侧重点的一琢磨,好像我也渐渐明白了过来,有些震惊的问道:“你是说……经过了第一次的死而复生以后,鲲鹏已经掌握了这种近乎于凤凰涅槃一样的传承方式,每一次濒死之际。都会利用这种方式进行一次蜕变,求的种族的延续?换句话说就是,上面的那鲲鹏虽说是这只鲲鹏的孩子,不过那也就是个称呼而已,说到底它们其实本来就是一体,只不过现在正处于涅槃的特殊时期,咱们眼前的这只是还没有凋零的花,上面的那只是还没有完全绽放的话,对吧?”

我说的绕口,不过我想太篱大抵是明白了,因为她默默点了点头。

“你们说的对,现在我们确实处于特殊时期。”

鲲鹏淡淡说道:“现在无论是它还是我,都不是完整的鲲鹏,我还没有完全凋零,它还没有完全绽放,只有我彻底凋零的时候,它才会完全绽放,那时候真正的鲲鹏才会重新出现在世间,然而这个进程被我无限期的给压制了,不是因为时机不成熟。而是我一直不太想就此凋零,虽然早已经洞悉了这当中的秘密,也深知鲲鹏的生命传承其实就是一段旅程结束,继而开始另外一段新的旅程罢了,可无奈道理我是知道的。就是无法真正的放下,总是还有太多的眷恋,还是不甘心,不想这一世在酆都大帝的卑鄙囚禁下就这么结束!说到底,我心中有恨。无法洒脱的凋零,让上面的那朵花完全的绽放!无奈,这世间生灵,谁又能逃得开情的笼罩?上面那个小家伙它从我的身上分离出来,对我亲近。整天盘桓在我身边,保护在我身边,时间久了,我虽然明知道它就是我,可还是忍不住对它产生了感情,在我眼中它就是我的孩子,也是我唯一的寄托,它一直陪伴着我,也让我越来越放不下,越来越舍弃不掉!真要说来,其实我还是要感谢你们的,如果不是你们的到来让我不得不站出来面对现实的话,可能我会一直沉湎于其中,现在……也是时候该面对现实了,我……已经到了凋零的尽头。新的花,也应该绽放了!”

说到这里,鲲鹏又把它所谓的涅槃说了出来。

说到底,它的涅槃,和细胞分裂差不多!

在被酆都大帝囚禁的这段时间,它一直都被鬼索掠夺力量,几乎沦为了养料,这让它很绝望,为了鲲鹏的延续,它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事情,直接将自己的力量核心排出体外,然后不断的转移自己的力量,最后化生出了上面的那只鲲鹏,甚至,它将自己的生命精华都给了对方,只不过……它还差最后一步一直都没有做,那就是点亮对方的智慧之火!

智慧之火,就是慧光,就是意识!

上面的那幼年鲲鹏现在有的仅仅是最淡薄的意识,相当于一种本能。因为是从这个鲲鹏体内分离出来的,所以还是得受制于这个鲲鹏,袭击林青等行为几乎全都是眼前这个鲲鹏授意的,那幼年的鲲鹏有的仅仅是保护母体的本能而已,说到底能和我们僵持那么就,全赖于下面这位的点拨!

点亮那幼年鲲鹏的慧光,其实就是下面这位将自己的意识过度给对方,变成一种类似于潜力一样的东西蛰伏在对方体内,伴随着对方的一步步成长,这些潜力会被一点点的挖掘出来。等完全挖掘出来的时候,鲲鹏必然将重新出现在世界之巅!

可如果将自己的意识过度给幼年鲲鹏的话,那它自己必然就会凋零了,这就是所谓的一花绽放一花凋零!

反正我听来感觉就像是偷天换日一样,泯灭一切脱离鬼索的控制。最后变成一个全新的生命体,只是这道理说起来容易明白,大道至简嘛,可要是做起来,那就难了!

那是逆天的手段啊!

不过,好赖我是弄明白为什么鲲鹏未死,还变成俩的原因了,心头疑惑解开,可惜我还有很多的问题,有关于鲲鹏的问题我就是好奇而已,但是其他的问题,那些种植在我的心里,几乎都快变成我的一块心病了!

所以,这些问题上我也没有过于深究,眼看着鲲鹏的眸子暗淡了许多。心说这家伙还真是吊着最后一口气得抓紧问问,当下便开口道:“你说你对这里的事情一清二楚?”

“不错!”

鲲鹏回答很直接,直言道:“这座古墓当初主要是星空大帝和酆都大帝布置下来的,而我一直都被酆都大帝困着,他始终都将我带在身边,为了降服我尝试了所有的办法,刚开始是给我灌输他的意志和理念,后来没用了,又开始尝试用武力和痛苦来降服我,用了无数的手段,我对他的了解自然也是极深的,可以这么说,我已经洞悉了他的一切心思和资本,这里的事情我当然是一清二楚了!”

闻言,我激动了,就跟连珠炮似得问出了我心里头的所有疑惑:“星空大帝和酆都大帝凑在了一起,这个我已经得到答案了,可是,这两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凑在了一起?如果我这一路得到的线索没错的话,他们两个人建立这座古墓,就是为了纪念一个叫做张道陵的人,这个张道陵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存在?还有,他的死亡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再者,前段时间,曾经有一个年轻人曾经来到过这里。如果我没推断错的话,此人已经借尸还魂,以他之魂,入了张道陵的尸身,最终离开。可是,张道陵恐怕至少都是大帝级别的存在,他借尸还魂有了帝尸,按道理已经强横到了极点,结果……他却被我击败了!也就是说,他的借尸还魂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到底在哪里我却始终不得门路,你能告诉我他借尸还魂的问题到底是出在了哪里吗?”

“你的问题还真的是多啊……”

鲲鹏一声轻叹,然后犹豫了片刻,有些怅然的说道:“没想到你已经找到了这么多的线索,想来你心中还有更多的猜测,只是不确定或者你不敢接受,所以你没说出来,对吗?也罢,我便告诉你吧,其实你所问的一切问题,归根究底,最后都得从你提及的那个人说起了,这个人便是……张道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