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传承/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有关于我要谈什么,我再没有提及,我想洛凰他们大抵应该都是心知肚明的吧?更何况,他们与我心有灵犀,我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们肯定是有数的,现在不说,只不过是时间和地方不对而已!

不过,该说的。一定还是得说!

我懵懵懂懂迫于生存进入了这一行,这一路走来,办过不少傻逼的事情,做过不少得罪人的行当,能活到现在颇为不易,最后落得个妻离子散兄弟不在的结局不说,反过头来一看,我反而特么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走到今日无论如何也得寻求个答案了!

等我们离开这座地牢重新返回上一层墓室里面的时候,我身边的几个兄弟基本上已经清醒了。老白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坐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正倚靠着小比利,两个人像是失意的落魄流浪汉一样,彼此依偎着从对方的身上寻找着残留的温度。海瑟薇面色苍白,坐在不远处,剑十三也已经从胜利之剑里面钻了出来,正在照料着他,曹沅、媛、张博文他们也在一边默默休养着。墓室里面安静的很,也有些压抑,空气中隐隐弥漫着阵阵浅浅的血腥味,以及我的队友兄弟偶尔发出的痛苦轻哼声,让我心里头也着实不大好受,这一趟行动,苦了他们!

至于那只幼年鲲鹏,已经彻彻底底没有挣扎还手的能力了,遭到了我和海瑟薇接连联手发起的沉重打击以后,现在它身上伤口巨大,鲜血在不断往外渗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除了那双淡金色的眼睛偶尔眨巴一下还能说明这是个活物以外,若不仔细看怕还真以为是一具尸体。

林青也已经起来了,只不过她正坐在地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只幼年鲲鹏在看,眸子里都快放光了……

这倒是让我心中一动!

林青八成是看上这只鲲鹏了吧?她身上有兽魂之心,对这等兽类最为敏感,怕是早已经感受到了这只“大鸟”的不同寻常之处!

我心中默默想着,若是……这鲲鹏能够真的臣服于我们,那倒不失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鲲鹏一旦成年,必然是能纵横九天十地的大帝,当年诸如星空大帝、酆都大帝这等绝代高手都不敢轻易发难,若不是鲲鹏刚刚涅槃实力不济。这两人联手怕是都拿不下它!用来做林青的本命兽,那绝对是……够格了!

只是,鲲鹏这等东西还从来没有被人降服过呢,酆都大帝镇压了鲲鹏无数岁月都没能让它低头,桀骜不驯的很。要想收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哪怕它重伤垂死,也不能勉强!

归根结底,还得是看下面那位最后的心意啊。洛凰已然用话点了几句,我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且看机缘吧,不管如何今天虽然打的双方垂死,近乎同归于尽。但到了最后的最后,这段善缘算是结下了,天道好轮回,因果自有报,到头来也错不了,有这个足矣!

见我回来,老白他们几个明显精神振作了不少,当下老白就起身看着我问道:“小天,下面怎么样了?”

其他人也都在盯着我看,明显是在询问。

我摆了摆手,让他们稍安勿躁,当下就朝着那匍匐在地上的鲲鹏走了过去。

这东西倒是凶戾的很,一看我过去,原本半死不活的,顿时挣扎了起来。翅膀煽动,看样子还想来个垂死挣扎似得。

“勿动!”

我低吼了一声,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它,不过眼神里却没带太多的敌意,这幼年鲲鹏虽说是灵智不高,但至少也是有一点本能的基础灵智的,能感觉得到我不是要宰了他,所以,原本激烈的态度倒是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我也松了口气,走上前去在它巨大的头颅前蹲下。轻声说道:“我无意伤害你和你的母亲,现在只是想成全你母亲的最后一个心愿罢了?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不过,如果你还能动的话,便径自去下面与你的母亲相会吧,它时间无多,最后的时光只想留给你,你速度得快点了,如果不行,你身子变小一点,我帮你?”

那幼年鲲鹏根本不为所动,仍旧有些戒备的看着我。

果然还是听不懂啊!

这回我算是没脾气了,不禁苦笑了起来,这两间墓室中间的那条通道很是窄小,若这幼年鲲鹏不变幻体型的话,根本是下不去的,一时间我也没办法了。

结果就在这时候,下面的那只鲲鹏又一次发出了那种类似于海豚一样的鸣叫声,不过这一次肯定不是针对我们的,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强的杀伤力。只是觉得因为分贝太高,稍微有点刺耳而已。

听到了这鸣叫声后,那幼年鲲鹏一下子变得亢奋了起来,受了那样的重创,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居然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倒是吓我一大跳,然后“呼啦”一下朝着那通道飞了过去,到了那旁边以后,变作一道金光。很快就消失在了甬道里面,应该是已经下去了。

“我去,小天,你就这么放它下去了?”

老白在一边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怎么就看着觉得这么不踏实呢?这孙子下去以后该不会起死回生吧?到时候掉头给咱哥几个杀一回马枪,咱哥几个的热闹可就大了去了。我是再没力气战斗了……”

别说,老白这话还真是提醒我了!

他这么一说,我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就加快了不少,不过想想当时下面那只鲲鹏的眼神,我又踏实了不少。虽说在长白山祁家村的时候我已经尝试过一次利用博取他人同情来杀人的手段,可我还是宁可相信这种利用善意进行欺骗的混账事情毕竟是少数,那得遭天打雷劈的,索性我就摇了摇头,安慰了老白他们几句。便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下面的墓室中很不平静。

时而能听见鲲鹏的悲鸣,时而能听到愤怒的咆哮,似乎下面那一大一小的情绪很是激动一样,到了最后。下面更是透出了可怕的能量波动,隐隐之间,我仿佛听到下方有神音传来,似乎是这鲲鹏竟然直接开始进行传承了!

也就是说,真正的鲲鹏即将出现!

这让我们几个很不踏实。就怕传承完成那鲲鹏恢复到时候反手捅我们一刀,我们哥几个可就热闹大了去了,无奈这个时候我们几个就算是想下去看看也下不去了,下面的能量非常狂暴,就我们几个现在的这点手段是根本进不去的!

好在。这个让人煎熬的过程倒是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久后,下面的狂风暴雨就偃旗息鼓了,紧随其后传上来的是一声嘹亮、摄人心魄的鸣叫声,毫无疑问。这个传承已经完成了,真正的鲲鹏应该已经出现了,而之前与我谈话的那只鲲鹏,怕是已经陨落了,一花凋零一花绽放,它这朵花凋零,真正的鲲鹏才会就位。

我默默提着百辟刀站了起来,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洞口,有了老白的那一茬提醒,我也知道我这一次八成又是因为感性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虽然,仅仅是有那个可能性,可还是不得不防。

谁知,就在这时候,之前与我进行谈判的那只鲲鹏的声音竟然又一次响了起来:“各位不要紧张,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好了,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也该离开了,之前那位小兄弟,还劳烦您再下来一次,有些事情我想我已经想明白了,需要托付给您一些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