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鲲鹏的托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道声音一响起,我握着刀的手不禁一松。

那鲲鹏还未死?!

我心中犯了个嘀咕,不过,那鲲鹏话中的许多意思我也听明白了,顿时眼睛亮了,然后扭头就看向了林青,略微一想,便说道:“姐,你跟我一起下去?”

林青经过休养后,精神已经好了许多了。闻言也不含糊,直接上前来与我一同从那甬道里跳了下去。

下面的墓室而今已经是一片狼藉,等我隐约能看清下面的情况的时候,我发现那成年鲲鹏的身子已经完全变的虚淡了,近乎透明,四周连接着它身体的鬼索赫然已经被震断了,我和林青下去的时候,根本没能在它身上落得住脚,直接穿过它的身体,落在了地上。只听得“哗啦”一声,脚下积水四溅,很显然它现在的身体都已经虚化了,就是一团不是特别强盛的能量,甚至都没有实体化。根本无法承载我和林青的重量。然后,我就看见,在墓室的另一头,站着一只神俊到极点的大鹏鸟,赫然就是之前被我们几个合力打伤的那只大鹏鸟了。不过,这个时候它身上的伤痕已经完全不见了,双眼中都闪烁着湛湛神光,正在那里以一种十分锐利的姿态看着我们两人。

“孩子,不要激动。”

那鲲鹏的声音猛然间在我的心里响起:“他们不是你的敌人,未来……你会和他们在一起。”

这话一说话,我胸口弥漫出三道黑雾,洛凰他们三人分成一排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然后,洛凰昂头就对那鲲鹏说道:“你这是已经做出选择了吗?”

“不错,像你们说的,未来会很难,每个人都没有选择,可每个人又得在没有选择中走出自己的路,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鲲鹏也是一样的。”

那鲲鹏语气沉闷,声音中也带着些许的无奈,略带苦涩的说道:“相比于那个我不是很了解的张道陵来说,我还是愿意选择一个能让我踏实的人,至少,这个人从来没有出卖过任何一个追随他的人,即便到了最后的一刻,也是仁义当头,说到底,也是时运不济。自己已经无力回天,这才造成了后来的一切……可悲的智慧生物啊,当年那个人能庇护他们的时候,他们人人都为其唱赞歌,可后来当那个人倒下。却将一切的过错归咎于人家,永远看不清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更没看到,那个人曾经为了他们做出了多少的努力,把接受当成了一种习惯。当人家某一天无法再给予的时候,就会怨恨,可悲复可叹,而我们鲲鹏,这些曾经也被那个人爱护过的野兽。如今仍旧愿意站在他的身边,因为,这天下欠他一个公道!有时,人不如兽,万千智慧种族亦是如此。”

“公……道……”

洛凰浑身巨震,不仅仅是她,身边的墨桀和太篱也是一样的,纷纷色变,垂头细细品味着这两个字。

到了最后,太篱脸上竟然涌现出了一丝愧疚,眼中似有水光氤氲,轻叹道:“是啊,都说自己委屈,可最委屈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这天下,真的是欠他一个公道。到了最后,竟然没有一个人为他说一句话!我……也是!”

语落,太篱竟然忽然拉起了我的手。

这是她与我签订生死之盟以后,第一次主动靠近我,手有点冰凉,也有点滑腻,然后她眨巴眨巴眼睛,敛去了眼睛里面的诸多情绪,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好了。多的话不说了,我们还是过去吧。”

说完,拉着我径自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越靠近,那头被我们重伤的大鹏鸟就敌意越重,如果不是这鲲鹏在压着的话,恐怕它早就已经扑上来了,好在是到了最后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注意力一直都被牵扯在那些已经断裂的鬼索上面,一直等走到那鲲鹏面前的时候,才终于开口道:“你这是……?”

“啊,这些东西啊,禁锢了我那么多年,几乎都快和我融为一体了,如今我即将逝去,这些东西还留着它们作什么?不如跟我一起带走吧!”

鲲鹏嗤笑一声,说道:“它禁锢的是我的肉身,只不过我迟迟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才甘心于忍受这无边的痛苦,如今,我也算是放开了。自然也怕不得它,毁掉自己的肉身,与这邪器同归于尽也好,我是太古第一凶兽,它是天下第一邪器,我应当也是配得起它的吧?”

原来如此,难怪这鲲鹏的肉身都没了,原来是与鬼索直接来了一个同归于尽!

然后我看向了那大鹏鸟,又一次确认道:“您现在是要……”

“我想将它托付给你们。”

鲲鹏道:“在最后的时刻,我已经用尽力量点亮了它的智慧之火。现在它已经不是一个灵智初开的野兽了,虽说还不能口吐人言与你们交流,但是至少已经相当于一个孩子的智慧程度了,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现在,我基本上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了。未来我希望您能善待它,它……是个好孩子!”

说到后来,鲲鹏的语调已经是颤抖的不成声了。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情此景,纵然是我。也有些不忍看下去了,就是那对我们还有些芥蒂的大鹏鸟这个时候明显也有所触动,平静了许多。

谁知,就在这时,我身后毫无征兆的响起一连串神秘的祷文。那赫然是林青的声音!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只见林青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我身后盘坐了下来,闭着眼睛正在默诵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神秘音节,毋庸置疑。那应该是原始萨满教的祷文了,此时此刻,她的脸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在闪烁,这个亮起,那个暗淡。看起来诡异到了极点,身上也弥漫着一股子难以说清的神韵,至少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难以言表的虔诚。

而那只大鹏鸟这个时候愈发的安静了,几乎是眼睛直直的盯着林青看,似乎在侧耳倾听林青所念诵的那些符文!

这……未免也太莽撞了吧?

我倒是知道林青很渴望能得到这只鲲鹏。可是……这事情总得循序渐进吧?上来就这么干,我还真担心会激怒这个成年鲲鹏,所以,我一下子挡在了林青前面,连忙朝那成年鲲鹏看了去。

对方眼中这个时候也很明显闪过了一丝错愕。显然也是没想到林青竟然会来这么一出,好在,它倒是没有生气,也就错愕了那么片刻,很快就回过了神,忽然笑着说道:“我说么为什么这个年轻女孩的身上会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她才是你们这些人里面最强大的,能对我们造成极大的威胁,是故率先对她出手,不成想是有这样的手段!也罢。说来也真的是天意了,用这样的手段带走我这孩子,我倒是放心不少,想必一旦有事,这个女孩必然会拼死来保护我的孩子的,好了,无憾了!”

说到最后,声音一下子变得缥缈了起来,只等话音刚刚落下,“轰”的一下子,它庞大的身躯一下子变成了漫天的光点,到处溃散,眨眼就消失了。

我知道,它的消失,意味着永恒,它这一朵花,彻彻底底的凋零了!

咔嚓!

这时候,林青的身上传来一声脆响,我回头一看,只见林青的额头竟然裂开了一道黑色的裂痕,一颗透明的圆锥结晶体缓缓从里面飞了出来,上面镌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出来以后直接朝着那大鹏鸟就射了过去,“啪”的一下子就打入了那大鹏鸟的体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