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撕破窗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鲲鹏,我们安全离开这里自然是不成问题了,事实上,出去的路实在是再顺利不过了,鲲鹏在这里活跃了这么久,对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出去的时候自然是轻车熟路,很快我们就飞离了这里,不过,不等海瑟薇和潜水艇的上的人员联系,鲲鹏就已经根据林青的指使确定了他们的具体位置。

事实上,鲲鹏根本就知道他们在哪里,只不过那个地方距离我们现在的距离已经有一段了,鲲鹏为了保护自己的母亲,不想离开那么远去折腾他们而已。如今要找到他们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很快鲲鹏就带着我们几个降临到了潜艇停留的那座无人岛旁边,当我们几个被它从口中吐出来的时候,每个人身上的气味都是不忍去闻的,沾满了腥臭的口水。老白甚至直呼这是他一辈子当中进行的最不美妙的一场旅行了,当中种种让人无法面对,不堪回首,最后连连提醒疾以后吃东西以后千万要刷牙,说什么一个清新的口气是留给别人的美好印象的开始云云,最后的最后被疾一翅膀拍飞,落到沙滩上以后彻底没了动静,那张破嘴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登上了已经损坏严重,但至少还能进行航行的潜水艇,直奔着曼彻斯特去了,在大海上度过了一段无聊的时光后,终于在一个星辰明亮的夜晚趁着曼彻斯特的浓雾上了岸。

回到庄园后,我第一时间就去找三清了,如我所说,这一次的行动确实得及早和三清商量,谁知道,庄园里面的佣人告诉我们三清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并且提前留下了话,假如我回来,让我暂时不要再去出任务了,就在庄园里面耐心候着他,少则三五日,多则月余,他必然是会回来的。

我想,三清肯定是去做很重要的事情去了,要不然不会让我就在这里等着他的,显然他想在自己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就见到我,种种蛛丝马迹也都在告诉我一件事情——眼下虽然风平浪静,实则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也已经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不过,既然三清让我耐心的候着,那我耐心候着便好了,正好这一次我们几个都首创不轻,借着这个机会也好养伤,以待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之后。我只是将我的队友兄弟安顿了下来以后,就去看了墩儿,墩儿不知道吃了什么,还在沉睡,陪了他一会儿以后。在夜深人静时,我终于默默走进了海瑟薇给我安顿的书房。

自从入了这一行,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沉下心来看看书了,现在所耗费的,都不过是以前的那点积累罢了。

今夜我来这里。同样不是来看书来了。

拣了一个地方坐下后,我垂头沉默了片刻,终于轻声说道:“好了,你们三个都出来吧?这一次在那座古墓里面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约好回来以后要谈一谈,如今四周无人。正好!”

说完,三道黑气从我胸口冒出,落在书桌对面,化为洛凰三人,他们三个做成一排,眸光都在我身上逡巡着。

“说吧,要和我们聊什么?”

洛凰笑着说道:“这一路上你心事重重的,常常缄默不语,看得出来,你确实需要一些开导!”

说实话,他们这个态度我还真的是有点没想到,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垂下了头,看着书桌,涩声说道:“我以为我们之间心有灵犀。根本不需要说太多就能直入主题的,没想到到头来你们三个还真的是和我打起了马虎眼,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是一个傻子吗?或者说,我还以为当我说起要和你们聊聊,而你们也同意的那一刹那,一切就都已经敲定了呢,没想到你们会用这种方式来搪塞,你们觉得今天能搪塞的过去吗?”

洛凰三人一下子沉默了下去,然后他们就彼此对视了起来,过了很久。洛凰的脸上才终于挤出了一丝看着特别僵硬的笑容,说道:“那你到底要谈什么呢?有话你倒是说啊,咱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话吧!”

“就说说我!”

我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几乎是不可遏制的那种,“嘭”的一下狠狠拍了桌子一巴掌,然后整个人豁然起身,双手撑着书桌,愤怒的看着洛凰他们三个,我自己也能感觉得到,这时候我的眼神是有些凶戾的。微微眯着眼睛,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就说说我是谁!我特么的这一路走下来,到头来却发现看不懂我自己了,我到底是谁,这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

“你就是你啊!”

洛凰与我对视了一会儿,忽然昂起了头,轻笑着说道:“否则,除了这个,你还能是谁呢?”

“我就是我?”

我也不自禁的笑了起来,然后,我就缓缓坐了下来,心里头的怒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淡淡说道:“如果我是我,那么我就是一个现在还在念大学的毛头小子,我每天靠着太原市的那家祖传的小古董店生活着,无忧无虑,也不需要考虑其他的东西,学习,长大。结婚,生子,平凡度日,一辈子也就那么过去了,哪怕我生在葛家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因为这就是我父亲给我安排的路。可是现在呢?我特么的做了一笔买卖莫名其妙的就招惹上了这一堆事情,首先是因为我那个没屁股的前世给我留下了一大堆的问题,我整天疲于应付,然后我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与我最初的人生轨迹截然不同。到了最后,更是妻离子散,自己流落海外,而这个时候呢,我发现我特么的好像还不止一个前世,我还有一个前世招惹过太篱,也招惹过你洛凰,还招惹过墨桀,甚至连玄武都给得罪了!然后,我身边聚集起了三清、你们三个这些不平凡的人!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么?你们这些人都那么牛逼。寻常人在你们的眼睛里面就是蝼蚁,凭什么要跟着我?难道我就跟一些三流YY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王八之气一散发出来,身边立刻就会聚集起一大堆的强者就差跪舔我?别开玩笑了,这是现实,比任何小说都要残酷,都要精彩无厘头的现实,哪怕母猪都会上树了,那样的剧情也永远不会在现实里面发生!那么,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们都会聚集在我身边?”

“还真是愤怒呢……”

太篱撇了撇嘴,道:“说来说去,看来你对自己是谁有一个猜测了,那就不妨说出来,我们看看你说的对不对!”

我沉重的喘息着,死死咬着嘴唇,酝酿许久,终于,那两个字从我口中艰难的吐了出来:“圣王!”

说此一顿,我也苦笑了起来。然后自顾自的说道:“挺看得起自己的,对么?这么说,好像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好歹人家是古往今来第一人,我却说我就是他。这不是不要脸又是什么呢?可……我现在不得不这么想了,四方之神,三清……你们这些人都在我身边,而且有神相曾说我和青衣是命中注定的敌人,我们两个人身上都承载着天命,既然我们能为敌,那么毋庸置疑,总得是一个级别的人吧?既然青衣是张道陵,而张道陵是个超越大帝的强者,而我,也必然有着这样的背景,这天下间除了张道陵,就只剩圣王超越大帝了,那么……我不是圣王,又是谁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