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太平道/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西瓦族族人的话让我心中一动,心说这个酋长怕是不凡,竟然已经猜到了我们的来意?

不过,既然人家都说已经在救人了,我也就不仗势欺人了,对着扎西挥了挥手,扎西才终于缩小身材,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就是此时他已经近乎于浑身赤裸了,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平角大裤衩子,那大裤衩子可能是三清给他的一样宝贝,竟然能随同他身躯的变化而变化。倒是不至于让他裸奔,张博文从背包里面取了一件衣物给扎西,不过扎西就是在“嘿嘿嘿”的傻笑,连连推张博文,意思是他不需要,看那架势分明是挺享受这种穿着一条大裤衩裸奔的感觉的,咱也没法子强迫什么,只能无奈苦笑一声,让张博文别管了,这才一挥手招呼了众人,让那西瓦族的族人在前头带路去找酋长。

本来吧,我还觉得这个酋长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不过等我真正见到他时候,不禁有些失望。

这是在一间空旷的茅草屋中,一个腰间围着兽皮,赤裸着黝黑的皮肤的老人正在茅草屋里面照料着许多伤员,他手里拿着一个特别简陋的容器,里面是一些黑糊糊的东西。散发着一股子药味儿,应当是这老人自己调配的草药,这老人也是满脸的慈祥,正在把草药挨个涂抹在那些伤员身上。

其实,这里最触目惊心的,还是要数那些伤员了。

这里的伤员几乎清一色的全都是女性。足足有二三百人,也就难怪我们之前为什么在外面看到的女性那么少了,起初的时候我还挺好奇的,心说这么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部落是如何完成自我繁衍的,如果不和外界通婚、或者本族施行一妻多夫的话,必然会伴随着人口的大幅度下降。最后导致种族消亡,只要有脑子的种族都不至于男女比例失衡到这种地步,不过当时我只关心青衣他们的行踪,懒得管这些,所以一直也没询问,现在我心中的疑惑算是拨云见日,找到因由了!

敢情,这个西瓦族部落里面并不是男女失衡严重,而是他们的女性全部都受伤了,而且,受伤的位置都是一样的,全都被割去了胸部!

整个草屋里面都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这些女人就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我注意到,一些角落里面的人已经咽气了,是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失血而死的。

这些……难道是青衣做下的事情!?

我瞳孔急剧收缩,十有八九已经猜到了凶手的身份,心里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心说青衣啊青衣,你在偏执的路上是越走越远了,你说我是魔,可我也没有如此荼毒这个部落,而你……为了找到永生之花,为了得到力量来施行你所谓的大仁大义。最后又一次狠了心用极端手段去做事?

不用说,青衣肯定又是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来胡作非为了,我也是不知道到底我和他谁才是真正的魔鬼了。

这时候,小靳已经在和带我们来的那个西瓦族族人叽里呱啦的沟通了起来,这里发生的事情也终于是浮出了水面。

如我猜测一般,确实是青衣他们一行人在这里做下了这件事情。

在我们来这里前不久。青衣他们抵达了这里,要求西瓦族的族人带着他们去寻找那传说中的死亡荒漠,西瓦族的族人虽然时常屈服于一些强盗流寇,可是在死亡荒漠这件事情上还是颇为坚持的,他们认为守卫着死亡荒漠的秘密是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存在的意义。算是一种底线吧,自然不可能屈服于青衣他们,然后,青衣一行人里的几个九段高手就直接开始刑讯逼供了,他们把西瓦族的妇女全部聚集了起来,一个个的割去这些妇女的胸部。造成了现在的惨象,成了青衣的大义的牺牲品,最后西瓦族的人屈服了,他们的祭司就带着青衣他们去寻找死亡荒漠了,只留下酋长在这里照料这些受伤的妇女……

“疯了,这个青衣真的是已经疯了,一个偏执狂!起初的时候还觉得他这个人正气,哪怕走上的对立面,也是个值得人尊敬的敌人,可现在来看,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为了他的正义,他到底还要牺牲多少人啊,等他真正拥有了力量的那天,又真的能拯救多少人!”

老白面色发寒,看了四周一眼,叹息道:“我特么虽然也宰了那个羞辱我的小子,可是干净利落。他这是何苦折磨这些妇孺?我们这些魔都比他强!”

“这不是折磨,这是灭人道!”

林青看着四周,淡淡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为什么割这些妇女的胸部就会让西瓦族的人屈服吧?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这些妇女,全都是适龄生育的妇女!?如果割去了这些妇女的胸部,就意味着这些妇女丧失了哺乳能力。在这样的地方可找不到奶妈,他们也没有奶牛,更没有什么为儿童打造的奶粉!如果割去这些妇女的胸部,这里的小孩就没人哺育,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因为这里可和一些发达地区不一样,说白了,他们这一刀割下去,割掉的就是这个部落的未来!懂了吗?所以,西瓦族的人才会屈服,这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酷刑!”

老白听的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而比利这个时候则凑到我身边说道:“队长,您看。这个酋长其实不是个简单的人,被他照料过的女性,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止血了,这说明这个酋长也是个巫医啊!”

我默默点了点头,看这个老酋长似乎已经快处理完这些妇女的伤口了,索性也就不打断他,耐心候了一会儿,酋长才终于处理完了一部分妇女的伤口,然后起了身,事实上,有些妇女已经没救了,他也就没有再白费力气,起身后对着我们点了点头,叽里呱啦的和我们说了一些话,小靳干脆直接在我身边做起了同声翻译,因此他说的话我倒是能听得懂:“尊敬的客人,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你们来这里的意图是什么,应该是与前不久来的那些人是一样的吧。都是为了那所谓的死亡荒漠来的?也罢,既然都已经有人去了那里,想必一切已经即将破坏掉了吧?那么,我们继续在这里守卫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这一族的使命也就结束了。几位客人放心,你们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整个族里,能找到那个地方的,也就只有我和祭司两个人了,祭司已经随同前面那批人一起去了,只等我稍微安排一下手头的事情,我就与你们一起去死亡荒漠。还请你们不要继续伤害我的族人了,他们在这里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的苦难,我们在这里已经守候了千年,真的是够了……”

这么快就答应了?

说实话,这个酋长的态度还真是有点出乎我们的预料,不过。如果我们没有展现力量的话,或许这个酋长都不会见我们,大抵这世间之事都是有因必有果吧,有了这个结果也算满意,我便不去计较其他了,看这酋长脸上的神色,略带浑浊的双眼里头已经隐隐透出了一些死志,心想这老人八成与我们一同去了以后就没打算回来了,心下也是有些好奇,于是就拣了一块地方邀请那酋长与我一同席地而坐,说道:“你们这一族到底是为了守护什么而存在的?为什么拼死都不肯说出死亡荒漠的所在?”

老酋长眼神瞬间变的凌厉了一些,不过很快就暗淡了下去。而后垂头淡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本来,我们是想守护着这个地方,默默承受着这一份责任,希望能做人类的守门之人,哪曾想最后的最后,竟然是人类自己对我们举起了屠刀,也罢,就让这死亡荒漠的秘密彻底浮现出来吧!”

接下来,老酋长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些传说,有小靳在一旁翻译,一切的因由我终于是了解到了一个大概!

在这个文明纪元之初,也就是我师父伏羲大帝他们那一批人所在的第四文明纪元已经彻底落幕的时候,人类进入了刀耕火种的时期,然而,这个时候还是有一些可怕的凶兽在肆虐,同时还有一些混沌未开的神秘之地仍旧残留在世界上,也就我们所说的梵天净土。这些混沌未开的地方仍旧时不时的会衍生出一些可怕的怪物,这些怪物严重威胁到了文明倒退进入刀耕火种时期的人类。

为了保证人类的繁衍,原始萨满教出现,与原始萨满教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叫做太平道的组织,这是一个修炼者组成的组织,他们以一只巨大的乌龟为图腾,战斗在梵天净土的附近,每逢凶兽出世,他们必然战斗在第一线。

撒哈拉沙漠里的死亡荒漠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后来,一只巨大的乌龟来到了这里,带领着那些修炼者将这一块梵天净土给封印了。同时留下了这一族的人,告诉他们,要永远守住梵天净土的秘密,径直人类进入,否则,一旦破坏封印,灾难将会又一次的出现!

这就是这个西瓦族部落一直在强调的他们的使命,如今,在青衣等人的胁迫下,死亡荒漠的位置终于彻底的暴露了,估计很快封印就会被打开!

此时,距离当初那只巨大的乌龟封印梵天净土已经过去了好几千年的时间,那梵天净土里面已经不知道孕育出了多少可怕的生灵,一旦打开,后果不堪设想,酋长正是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决定自己跟我们去梵天净土,同时让自己的族人离开这里,因为他认为梵天净土里面的可怕怪物即将出世了,撒哈拉沙漠里面所有的北非部落恐怕到最后都难以保全,全部都得伴随着这一场灾难消亡!

不过,在听完这一切的因由之后,我却是眼睛亮了!

巨大的乌龟……

根据老酋长通过壁画上记录的内容给我们进行的描述,我基本上已经确定,这个巨大的乌龟应该就是玄武了!!

玄武不光建立了诸神盟,同时还建立过一个太平道,那么在这一块梵天净土里,十有八九应该能找到有关于它的线索!

若我找到玄武,能说服他加入我,那么我将极其四方之神,打开神秘之门,可能……我会距离圣王更近一步,届时,就算张道陵复活我也怕不了他!

这梵天净土,我还真的是必须得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