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迷失之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的混沌世界,一切都显得很不平静。

远处,那混沌中孕育出来的高阶生灵一直在咆哮,不过这时候的咆哮更多的是愤怒了,并不像之前宣誓主权的时候那样的霸道,有种穿透灵魂的力量,或者说,那样的咆哮估计那高阶生灵也不可能一直发出来,总归是要动用一定力量的,经过了最初的震慑以后算是彻底的灭火了,一时间倒是影响不到我们几个了,只是我们几个心里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虚,没办法,那生灵实在是太恐怖了。力量本源和四方之神里的青龙有些相似不说,如今已经是天尊级别的了,一旦遭遇,我们几个几乎是绝无幸免的机会,总感觉生命总是时时刻刻都被威胁着,换了谁恐怕也不会舒服。

更重要的是,那高阶生灵现在活动很是频繁,身上应该带着炽烈的火焰,在远方的黑暗中,火光明灭不定,正在飞快的移动着,时而在这里,时而在那里,搞的我们就是想选择一个方向与它背道而驰都不行,最后哥几个也已经认命了,闭着眼睛不去管那来回逡巡的火光,凭着本能和直觉去逃命。

这时候,那些被那高阶生灵震慑住凶兽也已经渐渐的摆脱了控制,在后面开始疯狂的追击我们了。

不过,在这混沌中,就连圣人的感应都变得迟钝了起来,感应范围非常的有限,这些凶兽也是如此,此时我们已经渐渐的走远了,它们要想找到我们已经是难上加难,所以,我们几个倒是也不那么的着急的拼命逃跑了,开始安心寻找青衣他们的踪迹,这一行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进入这里以后就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几乎没留下任何的痕迹,让我的追踪也变得无限困难了起来。

这片梵天净土到底有多大目前为止我们根本不知道,感觉就像是无边无际一样,要在这么大的空间里去追踪一行故意隐蔽踪迹的人,那绝对是难上加难。这件事情做起来难度不小,走到现在,就连我们几个也迷失在了这里,只盼望青衣他们最好能被那头高阶生灵发现,这样倒是省却了我们几个的事情。

反正,在这里,我们越走越偏,到了后来,几乎已经无法确定自己的方位了,至于那个高阶生灵,也在没有出现过,至少,那远方炽烈的火光我们是看不见了,估摸着那高阶生灵到了现在基本上也消停了下来,不再频繁活动了。

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连唯一的指标我们都已经失去了,现在,我们这一行人彻底变成了孤魂野鬼,漫无目的的飘荡在混沌世界中。

最后,就连我都产生了一丝疑惑——这片混沌世界的面积该不是能和撒哈拉大沙漠相媲美吧?换而言之,就是整个撒哈拉大沙漠地下,全都是这片混沌世界的领域?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在这里迷失了自己,岂不等于最后要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连日走来,那些来自于万兽图中的怪兽的踪迹消失了,那高阶生灵的动静也没了,缭绕在我们耳畔的是死一样的寂静和永恒的黑暗,哪怕我们一行人相互依存,也仍然难免会感受到一些孤独。那种滋味儿……很难说清楚,总之,是一种对灵魂的煎熬和考验。

我也曾经和太篱他们三人探讨过如何离开这里的问题,最后得到的结果让我很绝望,他们告诉我梵天净土就是这样,世界的一切原始真谛都在这里孕育。我们所在的世界,从前都经历过了一次从无到有的过程。现在的勃勃生机和姹紫嫣红,从前都是一片虚无。这个虚无,指的便是混沌,这里无边无际,一片空旷,但却蕴含着一切的可能,也是道的原始发源地。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说的便是这个道理了,一旦在混沌中迷失,除非得到明确的指引,否则……要想走出去,很难,难于上青天!

他们告诉我。在太古年间,凶兽频频从梵天净土中走出为祸世间,于是有修炼者组成浩瀚的大军远征梵天净土,企图肃清祸根,但是大军进入梵天净土后,绝大多数都是有去无回,从此杳无音信,也有大军倒是有人回来了,只不过回来的就是一两个幸运儿而已,问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混沌中,他们一直都在往前走,越走,身边的人越少,已经忘却了时间和季节,等他们走出来的时候,世间已经大变,而他们也已经白发苍苍。

这就是混沌的恐怖,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地方,生灵进入这里以后很容易彻底的迷失……

听完后。我也懵了,就抱怨他们说为什么不早提醒我……

不过太篱他们倒是不以为意,在他们看来,天命之人不至于被困死在混沌中,既然迷失,肯定是有苍天的指引,之前之所以不提醒。是因为让我先赶紧避开那个高阶生灵,那种东西一旦遭遇了,天命之人都不好使,人家能逆天……

所以,那个时候他们也顾不得提醒我了……

天命之人不会困死混沌?

这话我不这么相信,我只是圣王轮回中的某一个片段,类似于我这样的片段有很多。那些人不也挂掉了么?最后不也没成为圣王么?说我身上带着天命不会死,这话总觉的有那么点神棍言论的行为,感觉就像是清末那些愚昧的军阀一样,让女人脱了裤子站在城头上,就以为太平军的大炮打不进来,总是带着那么一些自欺欺人的味道,而且这种自欺欺人最后会导致的后果还是特别严重的那种……

不过。事实上,也不知道是太篱他们三人的话真的有所依据,还是他们也仅仅是蒙对了,事实上,最后我们在这混沌中还真是寻得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一日,我们仍旧漫无目的的前行,谁知。走着走着,走在最前面的老白就忽然“哎哟”的惨叫了一声,紧接着捂着自己的脸就坐在地上,愤怒的吼道:“谁他妈的在出幺蛾子?是走的无聊了,所以拿老子寻开心,就上来揍老子一拳头么?”

说着,老白似乎有些愤怒。就不捂着脸了,一抬头就准备起身来与我们算账。

哪知道,他这一抬头,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惊吓一样,“妈呀”的尖叫了一声,然后连滚带爬的就往后跑,叫道:“谁!他妈的吓死爹了!”

然后……他又捂住了脸……

这个神经病!

当时我就心里有骂了一句。心说这老王八蛋又在作死了,走的无聊拿别人来寻开心的人就是他才对!

方才老白走在最前面,与我们所有人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在他身后的就是我和扎西、陈煜三人了,虽然我们没有撑起光球,但是,我身边站着俩人。我还能感觉不到么?陈煜和扎西根本就没动,老老实实的在走路,怎么可能上去揍他一拳?而且,这两个人也不是那种爱闹的性格!

“行了,老白,别折腾了!”

我有气无力的推了推已经退到我脚边的老白,说道:“这几天走的我心累。没工夫和你闹腾,快起来吧!”

说着,我弯腰就去扶他。

“我没闹!真有人揍了我一拳头!”

老白有些激动,放下了捂着脸的手,大声和我说了一句,这时候虽然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我与他距离近,还是能隐隐约约看到老白的脸上似乎挂着什么液体一样……

这是……

不对,有情况!

当下,我豁然起身,“铿”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百辟刀!

轰!

媛在后面也一瞬间撑起了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球,炽烈的强光瞬间照亮了这一片区域。

然后,我才终于看清楚了老白脸上的情况。

这家伙约莫是真的受到了袭击,鼻子里面流淌出了两管浓烈的必须,鼻梁骨上一片乌青,明显刚才受到袭击的地方就是鼻梁骨,而且疼的不轻,眼泪汪汪的。

看来,刚才那一下子不轻啊,好歹老白是一个圣人了,而且修炼魔经,肉身强悍,能一下子给他我打成这样,对方怕是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动手的肯定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这手下的黑,我们这边的人纵然和老白闹着玩,也不会这么没轻没重!

也就是说。必有其他人蛰伏在我们四周!

“给我滚出来!”

当下,我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纷纷做好了战斗准备。

哪知道,我这一声喊出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回应!

“是一个长着一张死人脸的家伙偷袭的。”

老白捂着鼻子站了起来,指着前面说道:“起初我遭受到攻击的时候。还以为是咱们的人跟我闹着玩,可是坐下来以后却一下子看到一张惨白的脸,那张脸几乎是和我脸贴着脸,吓我一大跳,本能的就往后退,然后再看,人早没了……”

别说前面没有。这四周也没看到个人影儿啊!

我心中一阵发寒,没找到人影儿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刚才老白遭受攻击的时候,我们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完全没有感受到有什么生灵靠近我们!

这说明什么?

那生灵如果想做掉我们的话,割了我们的脖子我们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一时间。我们几个僵持在了这里,全身戒备的看着四周。

“不用看了……”

这时候,忽然一道女声从我旁边传来,我扭头一看,发现太篱竟然趁着我紧张没察觉的时候出现了,她明亮的眼睛带着一丝审视观察着四周,眼神十分锐利,看了半天,嘴角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淡淡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攻击你们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阵法!”

“什么阵法?”

我愣了一下,随即蹙眉道:“是洛书玄天阵?”

太篱默默摇了摇头,忽然抬起手就朝着前方劈了一掌。顷刻间,狂暴的能量喷涌而出,那是与我杀气差不多的力量。

结果,这力量在打到前面的时候,却被一层无形的力场给阻挡回来了,然后,太篱劈出的那并不强大的能量竟然以一种汹涌之势反弹了回来,反弹回来的力量何止百倍,倒是吓了我一条,当下我冲上去就阻挡。

轰!

那反弹回来的力量竟是直接给我击飞了。

在我落地前,我看见,前方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形生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