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绝对防御/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下子反击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打的我是气血翻滚,难受到了极点,只感觉胸腔里头异常难受,一口辛涩的血堵在喉咙眼儿上,憋得我胸膛都要炸开了。

不过,这一切的难受体验我都无视了。

此时此刻,我的所有注意力全都被那阵法给吸引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阵法?

我只看到太篱就是轻描淡写的拍出了一掌,为何反馈回来的力量汹涌如奔腾的大江,我竟一时难挡?

如此邪门的阵法我是闻所未闻!

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逆天了。如果是一个大帝在这里全力劈出一掌的话,岂不是反弹回来的力量能瞬间给那大帝直接拍死?

当真可以称之为天下第一奇阵!

而且,那盘坐在地上的又是什么人,便是立下了这座大阵的人吗?

我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好在,林青看我被击飞,倒是没有不管我,一下子将我接在了怀中,不过这时候我整个人都被那大阵吸引了,哪里顾得上休息?当下起身快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待我走近,我才终于看清楚,这个所谓的大阵其实是完全透明的,大阵里面别有洞天,似乎遭受到了攻击以后才会露出里面的内容,盘坐在地上的那人纹丝不动,满头的白发枯槁,完全没有头发应有的光泽,犹如枯枝一样垂落在地上,头发真的是太长了,看那头发的长度,恐怕至少都得有三四米长,此人也是满脸皱纹,脸颊两侧不正常的凹了回去,颧骨突出,眼窝深陷。就像是老的已经不行了的老人一样,身上穿着的衣服似乎材质特殊,倒是保存了形状,不过,恐怕也早就风化的不成样子了,约莫一碰就成粉末的那种……

此人怎么看都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估摸着刚才吓了老白一跳的,便是这位爷了,别说,冷不丁的这么一张脸忽然出现在眼前,换了谁都得吓得屁滚尿流,主要是没有心理防备……

不过,这一切在我眼前并未呈现太久,很快,我就看见眼前凭空出现了水波一样的波纹,几经流转后,那盘坐在地上的人便一点点的消失了,我们眼前仍旧是一片空空荡荡,方才的一切就这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

我忽然扭头看向了太篱,微微眯着眼睛。沉吟片刻,说道:“你看上去似乎很了解这个阵法?”

“我当然了解了,别说我很了解,你去问问我那大哥和二姐,他们也是了解到了极点啊!”

太篱昂起了头。有些怅然的说道:“既然此地跟玄珩有一些关系,再联系上方才你们几个所遭遇的事情,很快我就联想到了玄珩,这天底下,也就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本事了!”

玄珩?

此阵莫不是玄武所设下的?

我眼睛一亮。说道:“你之前说过,封印此地的,就是玄珩的洛书玄天阵,而要设下此阵,玄武必须在这里面闭关一段时间。而今又一次碰到了玄珩设下的阵法,岂不是说……此地就是玄珩当初的闭关之地了?”

“怕是八成是了……”

太篱轻轻叹了口气,道:“此阵,号称绝对防御,是玄珩一生至高的手段!它背负天道之图而诞世,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洛书,曾经将此书献给过一部分贤者,留下了璀璨的华夏文明起源,然而,那些贤者对这洛书的感悟又能有几成?到头来,还是他玄珩对此书感悟最深,用尽了一生的时间才将此书悟透,这绝对防御,便是他的最强手段,一旦他撑起绝对防御。那么……其强悍程度,超乎想象!这个时候只要有人攻击绝对防御,随之反弹的必然是百倍的力量,当年多少大帝就因为和玄珩交手,最后死在了这绝对防御上!圣王曾说。玄珩已将此术演绎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就算是圣王都是自叹不如!事实上,天下能破此术的,唯有圣王一人,圣王是用绝对的力量将此术打破的。那样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这绝对防御的承载极限,自然不会产生反弹之力,是直接将此阵给碾碎了,若用巧力来破,便是圣王都奈何不得。玄珩便是惊才艳艳至此!方才,你这朋友就是无意间撞上了这个阵法,最后百倍之力给他反弹了回来,一下子打在脸上,落得那样一个下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必大惊小怪,当年圣王都无法用巧力破解的大阵,堪称无解,力量不够,碰不得!”

原来如此!

不过。我注意到太篱的表情似乎不太对劲,于是就问道:“说起这个大阵的时候,你表情有异,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太篱垂头,过了片刻才说道:“玄珩……可能已经不在了……”

什么!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可是晴天霹雳。从圣殿和瓦尔哈拉的消息来看,玄珩应该还活着,所以我才一直想寻找他,凑齐四方之神,打开神秘之门。进而直接对抗青衣……

现在却告诉我玄珩消亡了?

我心都凉了半截,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阵中人该不会就是……”

“不是玄珩!”

太篱的话总算是让我安心了一些,然后说道:“那阵中人应该就是当年封印这片梵天净土时候的一个修炼者,被困混沌之中,最后被混沌抽干了力量。最终坐化了,并不是玄珩,可能曾经跟随过玄珩吧,咱们也不是特别的清楚,反正既然他能在绝对防御之中,应该和玄珩有一定的关系!”

说此一顿,太篱继续道:“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推测,是因为这个绝对防御的法阵有问题,绝对防御这个法阵你不了解,杀伤力巨大,但是也很耗费力量,玄珩撑起一次,就得耗费巨大的力量,必须休养很长时间才能再一次撑起,而且,每一次只能承受三次大帝级别的强者攻击,并不能长存!而这里的这个绝对防御的大阵,却存在了如此之久,而且没被混沌把力量抽去,只能说明玄珩留了一丝本命之力在上面。让这个大阵带上了他的意志,如此这个大阵才能长存!这对修炼者的损伤实在是太大了,也就是说,这个大阵里面肯定有不一样的秘密是玄珩要守护的,或者说。他有话要说,留给有缘人!也就是说,只有他想让进去的那个有缘人才能真的打开这个大阵,因为只有这个人,才能通过他的意志的考量!这……分明就是交代后事啊!也不知道它当年到底遭遇了什么。所以才会做这样的安排!”

闻言,我心中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太篱似乎和玄珩有很深的情义,这个时候情绪并不高,淡淡说道:“玄珩是个孤独的人。朋友不多,屈指可数,他所在乎的人也就只有三四个,这最后的话,必然是要留给这三四个人的,很不幸,这三四个人现在全在场,咱们倒是真的可以打开这个阵法!”

说此一顿,太篱走上前去,闭着眼睛将双手放到了前方。

不过。也就是过了刹那,她就脸色复杂的说道:“他最后要说的话,不是对我说的……我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印记拿出来去触碰这大阵,可惜,大阵里面蕴含的他的意志并没有与我交流的欲望,说到底他最后想见的人不是我,那么我那两位大哥和二姐也就不用试了,对于玄珩来说,我们几个的地位和意义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太篱的脸色更加复杂了,情绪难明,扭头看向了我,说道:“好了,你来试试吧,嗯……用你的鲜血去触碰这无形的大阵就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