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记忆碎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

难不成玄武这最后想说的话是说给我听得?

不,或者说,不应该是说给我听的,而是说给……圣王听的!

一瞬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太篱的眼神是那么的复杂了,到了现在,对于当年的恩恩怨怨他们虽然从未在我面前提及,但我也不是个傻子,隐约能猜到一些。

圣王,这两个字,对于他们来说大概是一种复杂的体验了,这两个字曾经是他们的信仰,可是后来又不经意之间掺杂的太多太多私人情感,这个世界有一条永恒的定律,便是无论是什么事情,只要掺杂了太多的个人情感,最终在爱恨交错之下,都会变的无限的复杂起来……

我想。大概太篱他们便是这样,爱恨交错,爱之深,责之切,恨之深,不可避免,三言两语难以说明,最终体验最深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们自己了。

只是,我,终究不是圣王……

圣王的轮回如恒河沙数,数之不尽,世界不灭。天无尽头,他就会一直轮回下去,直到某一世彻底归来,我只是其中之一,可能是过客,也可能是最终的归宿,然而现在我所知甚少,去倾听玄珩最后的心声,也是不知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进行。

不过,眼下,我似乎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在太篱复杂的眼神注视下。终究抬起脚步一步步的朝着那无形的结界走了去!

“等等……”

忽然,洛凰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我脚步下意识的一顿,然而,洛凰与墨桀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从我胸口钻了出来,落在了一边,洛凰看着我说道:“你去吧……”

“你……”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洛凰。

“有些事情,我不想听,是怕落泪。”

洛凰轻声一叹,垂头默默说道:“玄珩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不说话,面容严峻,可是感情其实非常的细腻,是我们所有人中感情最细腻的一个,他惊才艳艳,却也敏感脆弱,总是用沉默来伪装一切,可他对圣王的感情却是最深的。我曾说过,太篱与玄珩二人最难收服,因为他们都是曾经爱圣王至深的人,所以,到头来最想灭圣王轮回的人也是他们,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对圣王的忠诚犹如洁癖,不容亵渎。至死不休的话,那这个人一定不是我和墨桀,也可能不是三清,但一定是他们二人,正因如此,后来他们才最想杀圣王。这个中情怀,我不知道你可否能理解,不过……理不理解都不重要了,你只需要知道,这个阵法上面镌刻着玄珩的生命印记,可能带着他最后的意志。一旦被打开,他这个沉默寡言的人憋了一辈子的感情可能会汹涌喷发,不忍体会,所以……还是你自己去吧,虽说你只是其中之一,可能是他。也可能不是他,但,总归带着他身上的气味,和他有一段因果,当初他留下的丝丝缕缕,你还得去触碰……”

我叹了口气,苦笑一声,已然明了洛凰的心意,也不多说话,摇了摇头默默走上前去,挥起百辟刀朝自己手掌上抹去,寒光一闪。血如涌泉,然后,我颤抖着双手,闭目轻轻将手伸向前去,不多时,便触摸到了一层结界上,那触感如水,冰凉柔软,不过,我却能感觉到内部正酝酿着可怕的力量,那汹涌沸腾的力量足够将我摧毁。

是的,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刻我的灵魂都在战栗,只要那可怕的力量汹涌喷薄出来,一刹那……我就会被彻底吞没!

然而,就在那股力量蠢蠢欲动,即将喷薄而出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它就又一次平静了下来。

轰!

我身上忽然间爆出了恐怖的血光,竟然隐隐与那无形的阵法有种契合的意思。

“你终于来了……”

一道无喜无悲,但偏偏给人一种大恸感觉的声音忽然之间在这里响起,让我心中莫名的一酸,竟然有了一种分别多年的老朋友忽然无意间遇到,彼此在人海中相视一笑时候的才有的感动和久违的期待感……

然后,我身上绽放出的血光就愈发的刺眼炽烈了,这一刻,我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疯狂的拉拽我的意识,我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意识就感觉被抽离了出去,与这阵法融为一体。

轰!

我眼前的景象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周围的环境毫无可见度,白色的液体氤氲。它们明明存在着,可却丝毫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于是我明白了,那是混沌!

是真正的混沌,混沌之气犹如液化,是天地间最原始的混沌之地,和我之前所处的那混沌之气几乎快被吞噬干净的梵天净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然后,我就看到混沌中走出了一个人,这人银发落地,一身白衣,不染纤尘,犹如仙人,只是……他却长着一张与我完全相同的脸。

只是。那不是我,那是圣王!

我心中在狂呼,这是我第一次窥见圣王的真正面容,只是,他身上的气质与我截然不同,那是一种淡然的。缥缈的气质,他嘴角总是带着和煦的笑容,眼中有着怜悯众生的仁爱,虽然和蔼可亲,但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距离感,让人尊敬。却不畏惧……

我和他之间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除了容貌,我实在在我们之间找不到任何的相似之处,每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我只是在自己的眼中看到了暴戾和仇恨,还有那张充斥着疤痕的狰狞扭曲的脸。我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差距如云泥之别,所以,他是凌驾万古的圣王,而我……是一个游荡在尘世间为了复仇,也为了保护身边所爱之人的孤魂野鬼。

紧接着,我眼前的场景变了。

世界初开,山河莽莽苍苍,虎啸猿啼,一派洪荒。

我看到了一汪浩瀚的海洋,有可怕的飞禽在天空中飞掠,体型都非常巨大。张开双翼遮天蔽日。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些可怕的生灵,永远都不敢落到沙滩上,因为,沙滩上有一只横行霸道的小乌龟,那小乌龟仅仅只有一颗鸡蛋大小。但却桀骜不驯的很,它并不是我们印象中的那种缩头乌龟,而是只很厉害的小乌龟,沙滩成了它的领地,整天四肢伸出龟壳外面,脖子伸的长长的。张开小嘴巴对着大海咆哮,任何海鸟都不能在这里降落,谁降落了,这只小乌龟就会毫不犹豫的朝着对方冲过去,然后将对方撵走。

奇怪的是,那些体型巨大的海鸟,偏偏非常惧怕这个小乌龟……

于是,这只小乌龟成了这片海域的一霸……

我也渐渐明白了,我看到的……应该是玄珩的一些记忆的碎片,这阵法上蕴含着它的本命力量,挟裹着他一部分残缺的记忆碎片,这些记忆碎片,恰恰是他想告诉圣王的……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对于接下来的内容……我就更加的期待了起来。

我想,玄珩记录下来的,应该是他与圣王的点点滴滴……

终于,圣王出现了。

这一日,那个风采照人的白衣男子终于来到了这片沙滩。然后,他在这里驻足,观察良久,那张平和的脸上竟然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那种笑容就像是父亲逗孩子时候所表露出来的那种恶作剧的笑容一样……

他走到一个地方,用手轻轻拂去了一层细沙后,最后……将一只正在沙子里面美美的熟睡的小乌龟拎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