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赤子之心,孺慕之情/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白衣男子促狭的打断了小乌龟的美梦……

这只小乌龟脾气可不是很好,它懵懵懂懂的醒来,发现一个男人一脸坏笑的拎着自己的小尾巴正到提着自己,怎么可能不生气?当时小乌龟就瞪起了圆溜溜的小眼睛,然后身子在空中来回晃了一下,一下子翻转上去老实不客气的一口就咬在了白衣男子的手指上。

最开始的时候,白衣男子在微笑。

可是,小乌龟却在不断的用力,到最后绿油油的脑袋都憋成了红色,显然是吃奶的力气都已经使出来了,白衣男子终于微微蹙起了眉头,深深看了小乌龟一眼,缓缓把小乌龟放下了。

这只桀骜不驯的小乌龟大概是感觉这个白衣男子很不好惹,“逃脱魔掌”后。没有像平时一样张着小嘴巴示威或者是直接上去进攻,他有点害怕了,在对方把它放下的时候,脑袋一缩,四条小短腿飞快的扒拉着,准备立即逃跑。

这时候,白衣男子蹙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脸上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然后伸出被小乌龟咬过的手指一指头就轻轻摁住了小乌龟,看上去毫不费力。可是对小乌龟来说却似乎是遇到了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事情一样,一下子它竟然无法动弹了,四条小短腿疯狂的扒拉着,扒拉的沙子到处飞扬,就是逃不脱对方那云淡风轻的一指头,绿色的脑袋涨的通红,似乎都大了两圈,最后愣是被人家一根手指压的屁股上粑粑就跟开闸的洪水一样拉了一堆……

白衣男子被这一幕气乐了,摇了摇头,撒开了自己的手指。

而此时。小乌龟已经彻底爬不起来了,累瘫在了地上,小嘴巴大张着,哼哧哼哧似乎在喘粗气,之前的凌厉反抗消失的无影无踪,愤怒的抬头去看那白衣男子,可是对方并没有丝毫凌厉,从始至终都嘴角挂着微笑,眼神和煦的看着它。

就是这样的表情,打败了小乌龟……

它服了,真的是服了,渐渐垂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白衣男子带着一些宠溺味道用手指戳了戳它的脑袋,然后,将自己白皙袖长的手掌轻轻放在了沙滩上,小乌龟豁然抬头,看着白衣男子的笑容,眼睛一点点的明亮了起来,迅速爬上了白衣男子的手掌,然后,白衣男子将它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离开了那片沙滩。

之后,画面跳动一下子快了起来,显然,在玄珩的记忆中,只有他与圣王初见刹那的场景让它终生难忘。所以便是灵魂印记上都镌刻满了那一刻的百般滋味。

后来的画面,都是与圣王在一起……

圣王带着他走遍了山川大地,可是,此时,圣王身边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小乌龟有点吃醋了。从最开始对圣王的依赖,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但是它看圣王的时候,眼中永远有着一份孺慕之情。

从始至终,在圣王面前……它就是一个孩子。虽然,它一点点的长大了,再也不能在圣王的肩膀上了,它变成了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总是穿着一身玄色衣裳,头发乌黑,但脸上和眼神中却带着一些忧郁,漆黑的瞳孔里面总是带着说不出的诸多情绪。

再后来,画风突变。

有一日,这个犹豫的年轻人连带着身旁的许多如他一样头角峥嵘的年轻人和圣王吵了起来。这些年轻人里带头的四个我认得,便是太篱、洛凰、玄珩、墨桀了,那时候的他们很年轻,但已经非常不凡,除了他们,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年轻人。他们看着情绪特别激动,而圣王则盘坐在蒲团上,闭目不言……

最后,玄珩掉头离开了,他回到了与圣王相遇的地方,坐在沙滩上看着远方的海洋,眼神忧郁,如同化作了一座雕塑……

然后,画面变了……

天下狼烟四起,到处都是生灵的尸体……

玄珩从海边站起,咬着牙齿回到了圣王的身边,可……圣王已经到了坐化的边缘,他那纤尘不染的白色衣衫上,多了几点殷红的血迹,看着触目惊心,孤独的看着千山万壑,身边唯有玄珩伏倒哭泣……

最后,圣王走了,闭上眼睛之前,如最初相见时候一般。含笑用手指戳了戳玄珩的脑门,在上面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指痕……

玄珩伏在圣王的身上,哭泣的像个孩子……

一切的一切,到了这里结束了。

这时候,一道沧桑的声音忽然在我耳畔响起。

“初见时,你风采照人,英姿飒飒,我陪你一起上路;临别时,你血染征衣,雄壮悲凉。我送你孑然离开。最后的最后,我才明了,在你辉煌时我默默站在你身后并不辛酸,重要的是当你离开的时候哪怕天下人全都弃你而去,唯我与你相伴。此生遇你无悔。而今念及当初种种,有苦有乐,也是尘世滋味,总好过亘古孤独……”

待得那话语落下,我轰然转醒。不知不觉间,似乎有一股我所不了解的情绪在我体内作祟,让我已经泪落双颊,眼前原本无形的阵法,现在已经变的水光冲天。在我前方波澜涌动,一切正在土崩瓦解。

洛凰他们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然,太篱问我:“玄珩在最后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这不应该!他视圣王如父,当最后一切发生的时候,受伤最深的也是他,被所谓的大义摒弃的滋味……不好受!所以,他的恨应该最浓烈才对!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不是不感兴趣么?不想听么?”

我问了太篱一句,太篱说她忽然又想听了,没办法,最后我又只能拭去脸上的泪痕。将我所见所闻种种与她说了一遍,道:“这便是我所看到的东西了,玄珩在留下自己的生命印记,濒死之时,已经平静了下来。他的爱,他的恨,全都土崩瓦解,只剩下了无尽的思念……”

太篱听完后浑身巨震,过了半天。才忽然大笑了起来,笑的有些悲凉,自言自语道:“有苦有乐,才是尘世滋味,总好过亘古孤独……好一句总好过亘古孤独啊,到头来,还是你玄珩想的比我们明白,你愤然离去,却在最后的时候凭着一丝与圣王的联系找到了他,也就只有你见到了他最后一面,之后,你恨过,挣扎过,犹豫过,可能仍旧在守护着他这一方天地。濒死之际,幡然醒悟,一切的仇恨烟消云散,或许……真的只有你是对的,我们都执着于过去不可自拔,却忘记了自己的初心,更不敢面对内心汹涌澎湃的情感……”

太篱悲怆,墨桀他们也是神色复杂,墨桀更是轻轻一叹,与我说道:“到头来,我们倒是算错了玄珩的想法,他走过很多地方,留下过许多痕迹,给我们的感觉他仍旧恨着你,可惜,在他预感到自己的死亡的那一刻,他竟然回心转意。也不知道他在最后的时刻到底经历了什么,他……是不是真的已经逝去了,若是他没有逝去,或许,你如果要收服他的话,难度不会那么高……”

我点了点头,这一刻,我心中也是涌动着一股子莫名的情绪,一时间,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也没太多的心思去考虑要不要收服玄珩,打开四方之门的事情,负手而立,脑子里全都是方才所看到的那些画面。

这时候,阵法涌动的更加厉害了,力量溃散的特别厉害,已经到了打开的边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