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龙争虎斗/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单纯的来说,我并非为圣王而战。

我是他的轮回身,可是,我不是他,我有我的思维,我有我的意志,我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而且我也不觉得做别人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即便我要做的这个人很牛逼,万人敬仰我也不羡慕,我只是想做我自己而已,可是,因为有青衣这么一个大敌在身边,我不得不去做他,因为,只有做他,我才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这相当于算是一种置换吧,也可以理解为是恶魔契约。

所以,我不为圣王、不为所谓的王者之尊作战,我只是为了我身后的这帮兄弟而战,现在,确实是做掉青衣的最好的时机,虽然现在的他很强大,可至少我还有一战之力,如果错过了这些时机,他的力量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到最后怕是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果断出手。绝不犹豫!

主意一定,我召唤太篱他们分别归位,而后,带着老白他们直接就朝着那边杀了过去!

此刻,青衣距离我们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不过须臾,我便已经冲到了近前。

这个时候,这边的情况我也看的更加的清楚了。

青衣身边的圣人更少了,似乎是在和大荒火龙交手的时候。被大荒火龙直接斩杀的,而今除了胖子和张金牙以外,就剩下了三个人还活着,周围更是到处都是凶手的尸体,绝大多数都已经被烧焦了,犹如一截截的焦炭,几乎已经看不出形状了,明显应该是万兽图里面的生灵,青衣放出来对付这大荒火龙,估摸着圣级凶兽不少,然而在这大荒火龙面前全都是一些渣渣,只有被吊打的份,死的一片片的,凶兽的尸体一眼望不到边,怕是青衣能控制的凶兽基本上已经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至于那大荒火龙,经历了如此惨烈的一场战斗以后,此刻竟然被降服了。

在它身上留下了许多伤痕,那全都是星辰之力造成的伤痕,带着青衣的招牌绝技七神印的气息。

毋庸置疑,七神印而今在青衣手中已经进一步变的更加的强大了,竟然能重创大荒火龙,不过那些伤势显然不至于让大荒火龙直接崩溃,真正要命的,是一把巨大的光剑!

那光剑似乎是青衣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召唤来的,长达二三百米,从天落下,一剑钉在了这大荒火龙的脑袋上。竟是将这大荒火龙给钉在了地上!

等我赶到的时候,龙血流了一地,眼看着这大荒火龙算是交代,青衣似乎还不打算放过这大荒火龙,正在用三花聚顶引来的天地之威疯狂的镇压大荒火龙,似乎想胁迫这大荒火龙一样……

这就让我有些纳闷了。

青衣为了永生之花而来,为何逮着一个大荒火龙死活不放过?

这不是本末倒置嘛!

还是说,那永生之花就在这大荒火龙身上?

想想,似乎还真的是有这个可能!

不过,最让我心惊的,其实还是青衣本身的力量,此刻,他的力量气息来看,这几乎已经是天尊级别了,显然,就算是三道神印强行拼凑在一起,让那道力量神印的力量大幅度的下降,青衣也仍旧能爆发出天尊级别的力量,只不过,要爆发出这样的力量,对他而言也有一定的损伤,只见,在他的眉心竟然裂开了一条黑黢黢的裂痕,里面有殷红的血液涌出,看来,这强行透支力量会让他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三道神印容易出现一些分离,他身上也是狼狈的很,我看到他的道袍有了不少的破损之处,力量十分不稳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可战!

我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一点,朱雀双翼伸展小幅度的煽动,凝立在半空中狠狠一挥手,喝道:“去给我把其他人做掉,青衣留给我!”

言语一落,老白他们纷纷杀了出去。

唯有林青有些迟疑的在我身边问道:“小天,你能对付的了青衣吗?”

“对付不了也得对付啊……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恩怨怨。他的天命也唯有我才能斩断!”

我轻轻叹了口气,道:“虽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负重伤,可毕竟现在是天尊级别的力量,咱们之中又有谁能对付的了他?”

林青沉默了。

我挥了挥手,林青这才带着鲲鹏杀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让我小心。

我只是默默点头,算是答应了,只是这小心二字便无从说起了。这注定是一场生死之战。

只等他们纷纷冲出去以后,我才垂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刀,然后……我点燃了自己的生命之力,在各种情绪的作用下,开始燃烧自己的生命之力。

轰!

我眼前变成了一片血色……

是的,我狂化了,除此之外,我再无别的选择,三清说过。自从上一次我逆天改命后,在华山经历过一次狂化之后,我剩余的生命力只够维持两次狂化了,如今,我是绝自己的后路。

但,这是我唯一能打败青衣的手段了,还仅仅是有这个可能性而已。

我与他,已成不死不休之局,一山难容二虎。一个是先古的圣王,一个是后世的奇才,二人怎能坐一片天下,说重归于好未免有些幼稚,哪怕我们往昔的恩恩怨怨全都抛开不说,到了今日完全放下也是不可能了,纵然我这边肯妥协,青衣那边的星空大帝和酆都大帝可以妥协吗?我这边身后站着的那些人可以妥协吗?走到今日,我和他都已经没有选择权了,我们就是两辆开足了马力朝着彼此撞过去的战车!

此刻狂化,杀气沸腾,在我体内奔走,这一刹那,我的力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圣级!

不,已经是圣级的尽头,半步天尊!

护体杀气翻滚,在一截截的暴涨,最后化成了一个手提血色长刀的可怕巨人!

而后。我怒吼一声,直接朝着青衣杀奔了过去。

此时,下方已经打成了一团,我们双方的人纠缠在一起,我看到林青驾驭着鲲鹏在来回掠杀,也看到陈煜体内奔涌出的毒气已经化成了一根根毒针,席卷一切,而扎西更是冲锋在前,海瑟薇的剑刃风暴卷起狂澜……

双方交战,一上场,就已经陷入了白热化。

唯独青衣一人明明在战场中央,可对这一切视若无睹,闭眼盘坐在那大荒火龙的身上,淡定宁静,唯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带出的异象在黑暗中绽放,显然他还在忙活着压榨那大荒火龙,一直等我杀到附近的时候,他才终于睁开了漆黑的眸子,静静看着我。

然后,他头顶聚集的那一些可怕的气流顷刻间调转方向朝我这边席卷了过来,其势如大海上出现的龙吸水一样,奔腾旋转,异常可怕,竟有龙吟之音!

“给我开!”

我怒吼一声,一步踏出,挥动百辟刀,同一时间,我身上的血色巨人手中的长刀也直接劈出,这一刹那,虎啸声四方激荡,一头怒虎奔腾而出,一下子撞在了那如龙卷风一样的能量风暴上。

轰!

交击产生的余波四方冲击,有毁灭一切的威能,这一击也让那能量风暴的犀利攻势平和了下来,而后,护体杀气所化的血色巨人手中的长刀也劈在了那能量风暴上。如抽刀断水,一刀下去,直接切开了那能量风暴,然而所受的震动也很大,我竟是被直接打的倒飞了出去!

不过,那能量风暴也一下子消失了,青衣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势瓦解,他自己浑身一震,凌空一个跟头,从大荒火龙的身上跳了下去,站到了一边。

而我,也落地了,只听“轰”的一声,狂暴的冲击力量直接在地上踏出一个大坑,我这才一点点的站起,隔着挺远的距离,静静看着青衣。

“你竟然这么快就能摆脱那些凶兽的纠缠,倒是有点出乎预料。”

青衣垂头看了眼自己沾满龙血的双手,而后抬头,与我对视,嘴角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道:“你又一次狂化了,如此透支生命力的战斗,有什么好处吗?”

“有!”

我也忍不住笑了,道:“其实我现在对于自己的生生死死倒是看的很轻了,重要的是,我如果死。最好能拉着你陪葬,就像你说的,如果我们中间有一个人倒下了,或许我们的友谊还能长存,不过,一起倒下岂不是更好?”

青衣错愕了一下,随即“嗤”的一下又笑了,说道:“你就那么想杀我吗?”

我摇了摇头,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道:“你想听实话?”

青衣眉头一挑,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消失了,沉默了片刻,重重点了点头,道:“想听。”

“其实,到了现在反而没那么想杀你了!龙虎山上的种种,虽然是我心里的一个坎儿,可是,我失去的兄弟终究我还要用其他的法子把他们拉回来,在这个世界的失去,并不是永恒的失去,而且……那个时候的事情渐渐平静下来后,再想想,也怨不得你多少!至少,你那个时候真的想化解一切,可惜,从你来到我身边开始,这个阴谋已经策划了无数岁月。凭你的一点天真的理想,凭我一张红口白牙的嘴,怎能说扭转就扭转,你和我的对立,才是他们最想看到的局面!至于你从一开始就带着阴谋靠近我,说实话,怨过,但不恨,在那样的环境下生长出来,你也不过是一个被人洗脑的工具罢了,你又有什么选择呢?虽然,你可能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思维是在特殊环境下形成的这一点,你可能永远也不觉得你的路其实错了,但,我理解你的苦衷,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到了现在,平静了很多。也没那么多恨了,只当是一段回忆了。”

我轻轻叹息着,青衣眼中也有水光闪动,然后,我话锋一转,直接说道:“可是,我有不得不杀你!因为,等你拥有了无上的力量以后,你要重整阴阳,你确定那个时候你会放过我的妻子,会放过我的孩子,会放过我身边的这些人吗?那是你的意志,你从小就建立的理想,实现的那一天,谁又能拦得住你去实现你那所谓的正义?就算你说你能放过他们,我现在一刀自裁在你面前,让你的威胁消除,可是……你又确定你身边的那些人能放过他们?而今我要杀你,不是因为我恨你,而是……我不想拱手把我的孩子妻子等放到别人的屠刀下面!一个男人一辈子总要做很多选择,难道不是吗?在我身边那么多的朋友亲人和你之间,我选择我的朋友亲人,所以,我还是觉得屠了你和你身后的那一帮杂碎比较安全点,也比较稳妥点,我再也不会把自己家人的身家性命幼稚的交给别人了,尤其是你这种为了你的正义能牺牲一切的人……”

青衣沉默了。过了许久,脸上才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淡淡说道:“你真的成熟了,没错,你说的对,我确实不会放过你身边的这些人,你是魔,你身边的这些人也充满了不可控性,尤其是你的孩子……我付出了一切。只想有朝一日阴阳分明,玉宇澄清,若那一日到来,怎容得天地间有你身边这么一些人逍遥法外?那我付出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真正的规则,容不下人情!”

“看吧,我说了你不会放过的,在你眼里,我们都是坏人,就你是好人。我们这些坏人就应该去死,死了就干净了,你所谓的规则也就建立了。所以,到头来,就算是我自裁在你的面前,也换不来妻儿的平安了?”

我耸了耸肩膀,脸上的所有笑容都消失了,今日相见,总好过那日在海底文书表达意思。我想说的话,也都说清楚了,而青衣的那些话,也算是彻底激怒我了,我几乎是不可抑制的怒吼了起来:“我去你妈的,老子一死都换不来你的丝毫手软,那老子还和你废话个毛,先剁了你这杂碎再说!”

语落,我高举百辟刀,直接奔着青衣冲杀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