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悍刀之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难想象,在当今这种情况下,我竟然还能安静的下来。

事实上,我确实是安静了下来。

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也忘记了生和死之间的徘徊与挣扎。

放弃未来,只看过去和现在。

这是我母亲在创造悍刀决的时候所得出来的感悟,现在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我已经不看未来了,脑海中只剩下了过往,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是那些我所经历过的事情最后成就了现在的我,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只有过去才能挖掘出我身上最深层次的人性问题。

一切的一切,犹如放幻灯片一样在我眼前走过……

最后,又停止在了一个画面上。

那时候的我,站在天道盟上。扯下了胸前的佛祖舍利,一脚踏成粉碎,面对着那些伪君子怒吼中了胸腔中憋了太久的话——堕落成魔,永不后退!

我也想到了诸神盟里面的那一个信条——信我所信,莫失莫忘。

既然。我已成魔,而且,我看不到回头的路,这个世界和命运也没有对我伸出一只手,拉我这一把,让我从魔渊之中一点点的爬出来,那么,我为什么不走下去?

如果善良的结果就是这个世界把我逼的走投无路,那我选择成魔又有何不妥?至少,我可以保护那些我所爱的人,那些人才是我的信仰。

成魔路上,我只是背弃了命运对我的捉弄,但我却并没有背叛自己的信仰!

因为,我的信仰,就是那些我挨着的人儿啊!

这一条成魔路。没有终点,我也不会回头,因为,我无悔!

我终于知道我接下来的路在哪里了!

还是这条路,还是这些人,我要走下去,我……或许这辈子也做不了圣人吧,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悬崖勒马的机会,我母亲说的新生我根本看不到,那我就要无怨无悔的在这成魔路上走下去,只要能保护那些我所爱的人,我就算是将此身献祭给圣王,做了那圣王的鼎炉又如何!

想及此处,我心气顿生,所思所感透过精神力外放,竟是与这天道联系在了一起,这一切,我体验到了一种非常舒服的滋味儿,这天地仿佛就是我的家,与我十分亲近。我的情绪的每一次跳跃,隐隐之中都会有天道之力与我发生共鸣。

我知道,我成功了,我找到了自己的路,站在现在这个特殊的平台上。我的力量暴涨,我的精神之力外放,竟然与天道之力相互呼应,走出了新的路!

青衣将我比喻成了磨刀石,同样。他又何尝不是我的磨刀石,在他带给我的强压下,我披荆斩棘,一路高歌猛进。

“我无悔矣!”

当下,我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正在舞剑的青衣,怒吼道:“魔渊无尽,我愿沉沦此处,无悔,不悔!这第五式,我便称它为,不悔!”

语落,我一步踏出,端着百辟刀猛然朝前刺杀!

轰隆隆!

即便此刻我们在地下,在这混沌世界里。我也能听到滚滚雷鸣,有天道之力坠落,加持在了我手中长刀之上,伴随着我体内奔腾的杀气,顷刻间朝着青衣那边冲了过去!

青衣闭目不语,仍旧在舞剑,不过,很明显他已经感觉到了此时此刻我的状态,剑意也在一瞬间发生了一些变化,我注意到他手中的却邪剑的轨迹发生了一些改变,在挑动不一样的天道之力,而且,却邪剑划过的地方,后面会带着一连串的残影,十分的诡异可怕!

伴随着他手中却邪剑的舞动,他身上所披着的那一层霞光在一点点的扩散,最后变成了一个光罩,几乎是完全笼罩住了他,那上面流淌着两股气息,在刹那之间变成了两条游动的鱼儿。一条白色,一条黑色,分明就是太极图里面的阴阳双鱼!

轰!

最终,我所劈出的恐怖力量还是触及到了他,这一瞬间,我发现我原本十分狂猛的力量竟然愣是奈何不得那阴阳双鱼,那两条鱼在游动的时候不动声色的便将我所劈出的十分狂暴的力量给化解掉了,徐徐将之推向一边,不过因为我的力量过于磅礴的原因,便是推向了一边也没用,最后他还是被力量的狂潮给汹涌吞没了,而那阴阳双鱼活动的频率也就更加的快了,来回将席卷青衣的力量给推开,渐渐的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可怕的血色漩涡。

该死的,这是四两拨千斤之道啊!

我看的眉头狂跳。很明显,那血色的漩涡里面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溃散了,照这么下去,最后我劈出的力量恐怕会消耗殆尽……

难不成,便是这悍刀决的第五式都奈何不得他?

此刻。我浑身疼痛,第五式一出,我身体的损伤就更加严重了,体内筋脉被冲的七零八落的,若有幸能活下来,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得在床上躺着了。

不过,此时不杀青衣,下一次,我机会更加的渺茫!

第五式不行,那第六式呢?

我的眼神一点点的变了。变的更加的疯狂了……

青衣,你就是我的一个坎儿啊!

就是……阻挡在我前方,要将我彻底淹没的一道狂浪,我的一生若是想寻得安宁,不杀你怕是不行!

杀了你,我才能有未来!

我心中情绪激荡,十分的激烈,有了第五式,再加上青衣的刺激,很快第六式就已经在我胸中成型了。而且,遥感天心,渐渐与这天道之力有了一个非常密切的契合,天道之力加身,可怕的力量已经在酝酿之中了……

而这个时候,青衣那边席卷着的血色漩涡终于一点点的溃散干净了。

而后,只听得“咔嚓”一声,他身上笼罩着的光罩破碎,那阴阳两条鱼儿直接掉落在了地上,扑腾了几下以后,最终还是打挺了,化作黑白两道气流彻底消失。

显然,我这一刀,虽然被青衣化解了,不过过于狂暴的力量已经不是他的太极剑阵能够阻挡的了。彻底打破了他的太极剑阵!

“哦?这是临场悟道吗?”

青衣提着却邪剑,衣衫和发丝显得有些凌乱,脚踩太极图,轻轻的笑着,说道:“说起来你也是天资英纵了。在使用这魔性力量的过程中竟然是这般的有天赋,看来,今日还真是留你不得!”

“说的就跟没有这一茬你今日就会留下我似得!”

我不禁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该说的我早就和你说明白了。咱们两个人之间就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了吧?生死之战已成定局,今日我们便来个了结!有什么能耐,你尽管放马过来!”

此时此刻,我沐浴着天道之力,身上的凌厉气息正在节节攀升。倒是与青衣的平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也有了信心了!

“好,我成全你!”

青衣大喝道:“太极无形!”

说完,他手中的却邪剑猛然刺入地下,然后轻轻一挑,竟然直接将他脚下的那太极图给挑在了剑上,“啵”的一声,那太极图直接炸开,变成了阴阳二气,围绕着他来回旋转,而青衣则剑指我,飞快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所过之处,手中的却邪剑来回晃动,残影缭绕,竟然无法看到剑的真身在哪里,渐渐的,那阴阳二气竟然结合变得明灭不定了起来,最后青衣的行踪都被掩藏,无法断定了。

这手段有点逆天了!

很明显,这已经是青衣压箱底的手段了!

“来的好!”

我大笑一声,猛然喝道:“悍刀六式,破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