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武痴易天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外面一片幽静,我躺在这已经完全腐烂掉的棺材里面,仰面对天,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空正有一轮冷月孤悬于中间,显得有些凄凉!

“谁!给我滚出来!难道人都死了你们还不打算放过他,连尸体都要折腾吗?”

忽然,一声厉喝从旁边传来,那声音赫然是林青的,然后,我就看见一道高挑的身影渐渐走入了我的眼帘,就站在被我一拳头轰开的大坑旁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明月之下,她俏脸生煞,双目含怒。眸中杀机毕露,只是饶是如此,也难言那俊俏的模样。

这人,可不就是林青!?

我擦了把脸上的泥土,整个人都快是个泥人了,身上的衣裳也腐烂的厉害,不过,当我看到林青以后,还是忍不住的咧嘴笑了起来。

临别一幕,至今历历在目,现在,我唯一的情绪就是想笑,虽然,在笑的时候周围还没有完全平息下来的泥沙总是不停的滚落下来,最后往我嘴里头钻。

林青也愣了,在看到我的刹那,身上的煞气几乎在一瞬间全都消失了,小嘴微微张开,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过了许久才讷讷嘀咕道:“小,小天……你……”

话还没说完,她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嘴巴一瘪,“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然后……这妞竟然直接从大坑外面跳了下来,直扑我的面门而来!

嘭!

我身下的棺材瞬间碎裂!

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反正这个地方的土壤非常湿润,几乎已经到了泥泞的地步,要不不至于一年的工夫我这棺材和身上的衣服就全都腐烂了,林青这一下子跳下来,这可妥了,就像是重锤砸在了钉子上面一样,差点给我整个人都钉进湿润的泥土里面!

不过。她对这个是一点都不管,死死的抱着我,不断的哭嚎着,我都想不通,她平时铁骨铮铮整个一比硬汉还要硬的妞儿,咋的哭起来就这么带劲儿,就跟打开了水龙头一样,眼泪稀里哗啦的往出流。而且是在使劲儿撕扯着我的衣服,很快就跟我在泥水里面滚在了一起。

于是,这就出事了。

我现在身上的这些衣服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哪里经得住她这么折腾啊?来回一撕扯,身上的衣服都快变成碎布条了,再扯下去都快全裸了,而且,林青好歹一香喷喷的大美女,跟你在一泥水洼子里翻滚,搁谁不得有点感觉?可惜这是我姐,我也就能眼睛欠欠的看看而已,至于别的,不敢做非分之想,生活不是网络种马文,所以,到了后头,我也有点受不了了,虽说我也很享受这一刻的相聚,不过,还是连忙说道:“哎,姐,姐,稍微等等,咱都很久没有见面了,你不觉得有很多话要和我讲吗?而且,我们之间也确实有好多事情需要说啊,这个地方确实不是太合适呀!”

我这边开了头,林青才终于一点点的冷静了一些,哭泣的声音渐渐变小了,擦了把脸上的泥水和泪水,挣扎着从泥洼子里面站了起来,方才的那一番姑娘姿态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用力在我大腿上踢了一脚,然后说道:“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死去的人又活了,你是在浪费我们的感情玩吗?”

别说,我现在拥有了完整的龙力,能力搏肉身成圣之人,照样有些受不了。踢得我的肉都隐隐发疼,当下诧异的看了林青一眼,只见她虽说满身泥水,看起来颇为狼狈,但是双眸却甚是明亮,眼中光华内敛,显然在我进行蜕变的这段时间内,她自己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估计应该是和鲲鹏疾之间的默契程度已经大大提高了,我听她以前说过,当她与鲲鹏疾之间走的越远,最后二者的力量贯通程度就越高,当这种默契程度达到一个地步的时候,就会出现力量反哺的情况,就是鲲鹏疾的力量来反哺林青,让她变的更加的强大。是自身力量的强大。

这个,和时间没什么关系!

和天赋、本命兽的自身潜力有关系!

换而言之,如果本命兽或者是萨满的天赋不行,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反哺的程度,萨满没天赋就不用说了,肯定走不远,本命兽潜力不大也不用说,它自己的力量都不饱和,怎么可能会反哺萨满呢?而林青显然是非常适合这条路的,她继承了祁岚的天赋,而本命兽却远远高于祁岚,已经是混沌高阶生灵了,是这个世界上生命形态级别最高的生灵,能走到反哺这一步也是必然的,只是她能这么快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至少。在原始萨满教,恐怕一直都没有人能走到这一步!

看来,这一年的时间里,林青的经历恐怕不是三言两句就能说明白的了,她必然经历了更加可怕的狂风骇浪,而今已经是一个站在强者之林中的真正的圣人了!

也不知,我的那些兄弟都有了怎样的进步!

对于林青的问题,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在这一轮冷月下面,坐在这大坑的边缘,看着四周的树林,沉默许久,最终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将我这一年以来的所有变迁全都说了出来:“挣扎,活下去,然后,回来见你们。”

林青一听这个。嘴一瘪,差点又哭了!

不过,这一次她强行忍住了,不至于像是最开始一样情绪彻底崩溃,扭过头去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然后强笑了起来:“不管怎样,能回来就好,你不在的时候。总是少了些什么,老白和比利、剑十三他们也不闹了,庄园里面总是冷清了些,大家就是彼此之间说的话都少了,不过也因为有一个灵魂和信念在我们身后支撑着我们,所以,队伍没散,只是更努力了。没人再想看到谁以一人之力扛住强梁,血染大地,最终只是为了大家活下去。”

这些话我听的心里难免酸酸的。

想来,这一年大家都过的很辛苦吧?

我叹了口气,准备起身,与林青好好谈谈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些事情,而今我归来,有些账,还得清算,这是武人的命,至死方休。

谁知,就在此时,一道淡漠的男性声音忽然从小树林中传来:“好一个白发少年郎,难怪这些人都这么信你,却有非凡之气!”

语落,一个白衣男子缓缓从树林中走出。

白衣,白鞋,一尘不染,只是头发却是淡金色的,背负一把剑,看这造型,像是东方人,可是面孔却是一团模糊,身材修长,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双很尖很尖的耳朵,十分抢眼!

精灵?

我被吓了一跳,顿时微微眯起眼睛盯着这男子看了起来,发现我根本看不透他,他就站在那里,身影明灭不定……

从这种种特征来看,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天尊级别的高手。已经封印了自己的容颜和气息!

只是,从未听说,精灵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高手啊,事实上,精灵族不是早就灭绝了么?

不过,我倒是没发现这男子身上有什么敌意,所以也没有表现的过于尖锐什么的。

林青倒是和这男子很熟络,摆明了就是认识,对着男子拱了拱手,笑道:“他就是我们经常和您说起的葛天中了,没想到……不过,您怎么出关了?”

“承诺他人,自然要说道做到!”

男子点了点头,扭过头看向了我,淡淡说道:“果真是有天命的人,因缘际遇中自留一份生机。最终能逆天夺命,起死回生,也算是一桩造化了!”

说此一顿,他对着林青摆了摆手,道:“他苏醒了没什么不正常的,当初看似是死了,可这世界上的生生死死谁又能说的准呢?尤其是对于武人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要不然修道又有何用?我来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主要是承诺了三清要替他守墓,当然要做到,前不久,我察觉到了一道极其强横的力量在这里复苏,本来以为是什么歹人来这里行不轨之事,所以赶来看一看,竟是他苏醒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你们许久不见,应该有许多说的吧?我就不打扰了,先行离开了。”

说完,男子对着林青一点头,转身就走,十分干脆利落,看来也不是个多话擅长交际的人。

一直等他走了,我才扭头问林青:“这谁啊?”

“易天歌!一个武痴,也是一个情痴,第三纪元诞生的强者!”

林青和我说道:“第三纪元你也知道,没有诞生智慧生命,远古幸存强者彼此通婚,进行生命的繁衍,他就是这样一个‘混血儿’,据说是西方的奥丁神族的某一位神和一个精灵族的女子生下的孩子,不过他的父母具体是谁已经不知道了,好像是一段偷情史吧?我也不是特清楚,他的出身也是一段忌讳,别说我,三清都不知道!反正,挺见不得光的,正因为这个,他打小嗜武成痴。立誓要傲立强者之林,所以,走遍世界,求道东方,最终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剑法,名曰天行剑,是一套很恐怖的剑法,分为三十六诸天式。曾经风靡一时,不过,后来他陷入了情牢。”

说到这里,林青的表情怪异了起来,口吻有些怪异的说道:“他喜欢……三清!”

基佬?

我眉头狂跳,眼看着这哥们的架势还挺牛逼,应该是个挺帅气的人,结果。竟然喜欢三清?是个基佬?

一瞬间,我说不出的别扭!

“不过,此人也是你的帮手!”

林青道:“还记得青衣刚刚进入北非的时候吗?三清道人狙击青衣,结果,遇上了那柳焱,那时候曾有一人帮助青衣力拒柳焱,甚至追杀了柳焱上万里地,那个人就是这个易天歌了,从那次出手以后,也不知道三清和他说了什么,竟然把这位隐世无数岁月的高手给请出山了,只要三清一声令下,立马能为三清冲锋陷阵那种……”

没想到这当中还有这些关节呢!

这一年的变化,太大了!

我看了眼自己沉睡了一年的地方,然后直接拉起了林青,道:“好了,多余的咱们慢慢说,先离开这里吧!”

说完,我起身就准备离开,打算慢慢听林青来说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至少,我得知道,现在这个修炼者世界,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