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青衣的礼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始至终,我一直都在盯着这老者脸看,细心的观察着他身上的每一个变化。

不过,最终我还是失望了。

这老者在听到我的询问以后,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情绪,他仍旧倚着那一张完全用沙子堆砌起来的靠椅,双眼浑浊的望着雾海,爬满皱纹的脸上很平静,没有给我任何的答案。

反正,我是有些看不懂这个老人。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或许是玄珩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或许是他走过了漫长的岁月,既为大帝,必然寿元漫长,看了太多的沧海桑田与大世界的陨落,以至于铸就了而今这一幅古井无波的架势和气度,我这点微末道行根本看不透他。

反正,到头来,我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的东西,而他也不言不语。

到了最后,我的耐心一点点的耗尽了,忍不住问道:“难道您不认识玄珩?”

“认识。”

老人终于开口了,只有两个字,并没有透露出过多的消息。

这态度让我更加不解了,最后,我深深呼出一口气,退后一步,学着三清的样子,正要弯腰作揖。哪知道,不等我的腰弯下,那老者忽然抬了抬自己的手。

刹那间,一股子无形的力场将我包裹了,愣是让我无法弯下腰去。

“使不得。”

老人定定看着我,那双浑浊的双眼中忽然爆出了一团璀璨的精光,这一瞬间,他身上原本的迂腐气息消失的是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浑厚到深不可测的厚重,被他这么盯着,我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圣人的巅峰又如何?

在这老者眼中,或许,一指头就能直接戳死!

他是真的恐怖,可却并没有对我表现出什么敌意,看了我半响,终于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一刹那,眼中精光收敛,方才的风暴平息,他靠着沙椅淡淡说道:“小先生的来头倒是不浅,本为太古第一人,何故偏偏惹尘埃?这一躬,老头子受不起,这天底下。怕是也没人能受得起!所以,小先生还是莫要折煞老头子了,可好?”

“如果能寻得到玄珩,便是身子低矮到尘埃里面又如何呢?”

我摇了摇头,道:“若老前辈真的知道玄珩的下落。还请告诉我。”

“他死了。”

老人淡淡说了三个字。

可是,这三个字于我而言无异于是一记晴空霹雳了。

玄珩死了?

四方之神中的一位大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就逝去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

我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消息,道:“根据我所掌握的消息,玄珩应该并没有死,而是在无尽海中休养生息啊!”

“休养生息?哈。哈哈哈哈……谁告诉你的?”

老人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声都有些干涩了,末了,才轻声说道:“来这茫茫无尽海中的。又有哪个人是真的在休养生息的?都不过是一群被世道放逐的可怜之辈罢了,他们抬头看不见未来,再回头身后已是茫茫,往前走也不成,向后退也没路,最终只能面对着这阴气磅礴的大海,面对着这无穷的迷雾了却产生罢了,说到底,不过是心中没了希望,只想在余生中找个清净罢了。心中但凡有光的人,谁又会来这里?这地方是属于世道弃徒的,可不是蛰伏等待东山再起之人的好地方!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无名之人……”

这老头子大概也是太久没和人说话了,现在反而跟我感慨上了。然而,我关注的根本不是这些啊,蹙眉道:“老前辈,能告诉我一些有关于玄珩的事情吗?”

“啊,记得不是很真切啦……”

老人轻轻一叹:“我大概是来这里最早的人了吧?这些年。在这个地方见过了太多太多的落魄之人,他们有的扬帆出海,去了这阴海中的孤岛之上了却残生,有的与我一般,在这里守望者无尽海。最终老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面,伴随着时间,他们当初建造的沙屋连带着他们的枯骨全都散在了风尘中。而那个玄珩,也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我没有问他的姓名。也没有问他的过去,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无名之人,我们从不问及对方的过去,毕竟。若是过去没有伤心之事,不是伤心之人,又怎么会来这里呢?我只是与他喝了几次茶而已,后来,便在没有见过。八成是死了吧,小先生还是不要在找这个人了,只要来了这无尽海,莫不是对世道已经凉彻了心的人,这么些年。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人来了这里以后又离开的呢!他死了也好,没死也罢,最终来了这里,便是无名之人,天道之下的一枚微尘,你是找不到他的!”

我还想再问,结果,这老人再没有和我说太多,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今天已经说了太多的话了,剩下的我也不多说了,你们还是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了吧,莫要再深入无尽海了,否则,最终还是要给那个疯女人做了点心,你们这几人虽然厉害,但是在那个疯女人的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这……

我还想再问几句,可是老人已经完全不搭理我了。

“老前辈……”

最后,三清道人站了出来,对着这老头子又一次深深作揖,而后说道:“您所忌讳的事情我也不问,我只是想知道,之前来的那批人到底带了什么东西,是什么样的东西有这么大的魅力。可以买通冥土女王赫拉?”

“你们觉得冥土女王缺什么呢?”

老人脸上忽然闪烁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道:“这个疯女人刚开始被放逐到雾之国的时候,她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只是她对奥丁怀有恨意,为了复仇,摆脱奥丁,所以,她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也是越走越远,越跑越偏,到最后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偏执狂。只要是力量她就会选择吸收吞噬,到现在搞的自己体内力量混乱不堪,阴阳之力已经完全杂了,以至于她现在成了一个疯子,白日为神,夜间为魔,时常精神浑浑噩噩,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这个问题她自己也知道,也苦恼过,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这个问题可不好解决!”

“您是说……”

三清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吐沫,我甚至都听到“咕咚”一声,然后他半信半疑的问道:“难不成之前那批人带的东西就是能给冥土女王赫拉解决这个问题的东西?只是,我自认为自己所涉猎了解的东西也不少,似乎实在是没什么东西能解决冥土女王赫拉的问题吧?她的问题,与一些吞噬了太多混沌之气的高阶生灵差不多,都已经影响到神智了,身体上最重要的地方受到了侵蚀,这便是圣王重生怕是也不好给她解决,青衣又怎么能解决的了?”

“青衣?那个领头的年轻人叫青衣?有点意思。也是个不凡之人啊!”

老人道:“此人是不能做到,可是有一人能做到,此人便是酆都大帝!”

“酆都……”

三清蹙眉,似乎在思考,过了片刻,一下子回过了神,失声惊呼道:“轮回之力,是轮回之力!!如果是轮回之力的话,还真的可以解决冥土女王赫拉身上的问题,该死的,难道青衣是要将轮回之力先给冥土女王赫拉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