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无名之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们离开还不是很远,其实,从离开到我意识到我与玄珩可能是擦肩而过了,整个过程也就不过是弹指之间而已,这返回的过程自然不是很漫长,转眼我们便又一次从无尽海的迷雾中冲出,重新降落到了沙滩上。

可惜,这沙滩上哪里还有那老者的踪迹?

之前,老人所靠着的那张沙椅已经变成了一堆沙子,显然,老人在离开的时候连这张沙椅都毁去了,撤去了他加持在上面的力量,这不过就是一堆沙子,一巴掌就能拍散了。而老人也早已经没有了踪迹,整个沙滩上空空荡荡的,只能听到四周阴风在呼啸。

“这么快就离开了?”

老白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头,道:“看来这玄珩还真的是傲娇的很,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就离开了。什么人了,说句话是能死吗?”

看来……他终究还是不想见我啊!

我轻轻一叹,之前他以无名之身来见我,说到底,是不希望看到我就这么冲进无尽海,最终被冥土女王赫拉给干掉,故而现身阻拦,现在,大概他自己也知道我有所察觉了,所以,干脆躲起来了?

只是,我不甘心啊!

数次击杀青衣不成,这让我对这条路有些灰心,虽然,我还是会一直尝试下去。但也不得不考虑努力的提升自己了,玄珩恰恰就是最便捷的一条路!

不管如何,一定要请他出山!

咬咬牙,我执拗的朝着玄珩所在的那间屋子走了过去,只是,在靠近那屋子的时候,却有一道无形的力场一下子拦住了我!

那力量如水,看似平和,实则却不容侵犯,最终将我一点点的推了出来!

结界?

看来,玄珩就在这屋子里面了,只是设下结界不让我进去。

“你们怎么又去而复返了呢?”

苍老的声音从屋中传出,轻飘飘的说道:“我已是无名之人,不过苟延残喘在这里罢了,你们何故还要来坏我清净?”

“为什么不肯见我!”

我昂首,对着那屋子大声问道:“难道堂堂四方之神中的玄武大神,到头来却连与我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屋中的声音一下子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一道略带沙哑的男声又一次从里面传了出来,一改从前老态龙钟的模样。向来玄珩终于是不再竭力的否认了,至少,他在用自己原本的声音与我说话了:“看来最终还是被你察觉了……”

他这话一出口,瞬间,我胸口佩戴的龟甲又一次开始发热了!

显然。他终于不再刻意的掩藏的自己的气息了!

而我也能感觉得到,在我体内的太篱他们几人情绪这个时候变得激动了起来,毕竟,玄珩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亲人,经历了无尽的动荡以后。能再次相见,本身就是上苍垂怜!

嘎嘣!

我一把将那龟甲拽了下来,握在手中,最后高高举起,对着那屋子朗声说道:“你将这枚龟甲留给我。到头来不就是希望我能来找你吗?这一场约,我迟到了十亿年,不过总算还是来了,可你却为何闭门不见?”

“十亿年……”

玄珩的话从屋中传出:“你说的对,十亿年了。到如今,你已经不再是你,而我也不再是我,相比于数千年前我留下这枚龟甲,准备赴死时的心境,我如今又平静了许多,生死聚散已是过眼烟云,只想在这里寻求一份宁静和超脱,你……还是走吧!”

“我说过,我不会走。”

我摇了摇头,最终缓缓在这门前盘坐了下来,直言道:“只愿你能出来与我一见,我需要你的帮助,凑齐四方之神,打开神秘之门!”

“哈哈哈哈哈哈……”

玄珩忽然大笑了起来:“凑齐四方之神,打开神秘之门?神秘之门的后面有什么,你知道吗?所以,你就要为此付出努力,这值得吗?你还是那么的天真,如果最后的结果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理想,你又如何自处?你还是离开吧,这一世的你,是十亿年来最有希望的一世,走你自己的路,最终静候花开就好了,又何必如此呢?有些事情,终究强求不来,至于凑齐四方之神,打开神秘之门,这是你在九亿年前提出的一个概念,那时候的你,可能在修道路上有所感,所以说出了这么一个概念,但这所谓的神秘之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的背后又有什么。你自己也不知道,你说,那可能是修道者最终极的目标,也有可能是众生的末日,所以。你迟迟不敢有任何的行动,也有可能最终徒劳无功,所以……你还是不要再做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尝试了,安心做你自己就好。”

“若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之信念,我今天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盘坐在地上。最终,轻轻闭上了眼睛,淡淡说道:“青衣是张道陵的意识,三印归一,最终,他必能成功,而我,只是圣王众多轮回身中的一道,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能走到他那个地步,所以。从出身上来说,我不如青衣。可是,我也是人,我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我也有我想要保护的人,青衣要杀我,我只能寻求圣王的力量来抵御,不为称王称霸,只想护我身边的人的周全。哪怕,最终泯灭了我的意识,我也无怨无悔,我走的这条路,本身就是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

玄珩沉默了。再无回应!

最终,我体内的太篱他们按捺不住了,纷纷现身。

“老三!”

墨桀负手而立,站在屋子外面,大声说道:“不肯见他,难道,连我们三个也不肯见吗?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们三个就在他身上,可你始终不言不语,难不成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对你而言也不值一文吗?”

屋中良久没有回应,最终。只传来玄珩一声轻叹:“我已无名,无名之人无来历,更无亲友。”

“不为说服你,只想一见!”

墨桀怒喝,说道:“我这便过去。我就不信你老三最终连与我见一面的心都没有!”

说完,墨桀负手大踏步朝着那屋子走了过去,一直等他靠近那结界的时候,那结界才忽然传来“嗡”的一声,只见水波流转,一道门户隐隐可见,墨桀就这么走进去了。

玄珩,终究还是没有拒绝他!

这让我眼前一亮,心说这无名之人终究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我们也去了。”

太篱扭头深深看了我一眼,道:“不可强求。”

说完,她与洛凰携手走进了结界,那屋子的门轰然打开,我隐隐看见,屋中塌上有一人盘坐,背对着我,背影瘦削。

之后,只等墨桀他们三人进去了,那屋子的门才关上,只留下我在屋外盘坐,老白他们在我身后静静的等着。

谁知,这一等,就是整整两日的光景!

最后,老白有些没耐心了,上来问我:“小天,你真要这么一直等下去?在等,那青衣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等!”

我很干脆,略一犹豫,招手把林青叫了过来,道:“有几样东西,我希望你们能去帮我找一下,可能你们得离开这地狱几日,对我来说,玄珩比青衣更加重要,所以,耽搁一段时间也值得!这无名之人,只是在这里时间太久了,一个傲娇的人,独处的时间越久,越容易钻牛角尖,他本来没有忘情,可却钻了牛角尖,逼着自己忘情。”

我看着那屋子,轻声说道:“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他拉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