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最初的模样/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青他们离开了。

包括三清,易天歌,他们这些人全都离开了。

从这里,返回阳间,一路上不算多么平静,有两个天尊保驾护航,我也放心,只留下我和扎西、独眼巨人继续在这屋子前守着,我面对着屋子盘坐着,扎西和独眼巨人在我身后傻傻的玩耍,在无尽海的海畔耍闹,显然,这两个傻大个倒是很能合得来。

这一等待,就是漫长的时间。

在这过程当中,玄珩所在的那间屋子一直都门户紧闭。我不知道他们四人在一起到底说起了什么,但是没关系,太篱他们三个能与玄珩坐一坐也是好事情。

在我看来,玄珩始终未能真的忘记一切!

他说,无尽海是伤心之地。在这里的只有伤心人,最终变成了无名之人,在这里扎堆隐居,这话我是相信的,可这些无名之人里面,并不包括他!

伤心到心中毫无希望,于是忘记一切,成了无名之人。

可他,心中其实还有希望,只不过他一直在给自己心里暗示,告诉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于是才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实际上,他所作所为,与那无名之人绝不相符!

他说,给我留下龟甲后心字成灰。好,这话我信!

可前不久,又化身陌生面孔来告诉我,莫要入无尽海,后来,又给太篱他们开门,这便是无名之人的所作所为了?

我以为,他是自己钻进了一个死角里面,强迫着自己去相信自己已是无名之人,最终,他自己也真的相信了,我需要做的就是给他足够的冲击,让他一下子知道他自己的真实心思!

做这件事情,我有着九成的把握。

在这里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林青他们终于回来了,安全返回,这一路上地狱中的那些牛鬼蛇神也威胁不到他们,只是来回这么强行军,搞的他们很是疲惫,带上了一身的风尘。

“大老远的跑一趟。你丫就是要让我们带这些东西?”

老白一回来,怒气冲冲的就冲上来将一个包裹狠狠摔在了我身上,破口大骂道:“你还真是拿哥们当牲口使唤啊?妈的,是不是你拉屎老子还得拿手在下面接着,好好伺候着你这大爷?”

我倒没有与老白计较。这人那张破嘴八辈子说不出一句好话,到了现在也是习惯了,我就知道这一趟跑下来最后他肯定得有怨言,当下看了眼怀中的东西,从那包裹里面一翻。翻出了一角白布,唇角顿时浮现出了一些笑意,抬头问林青:“确实和我要的东西是一样的吗?”

“没问题,离这里最近的就是瓦尔哈拉的总部了,陈伯懿听到是你的要求以后。对这件事情很是重视,连夜召集了北欧最顶尖的裁缝做的,我也是按照你的原话描述,想来出不了岔子!”

林青答了一句,而后有些迟疑的说道:“你真的确定这个有用?墨桀他们三个已经进屋子那么久了。肯定免不了给你说几句好话,可这玄珩始终不露面,现在靠这个就能搞定?”

“玄珩的心结在我,不在他们。”

我微微一笑,道:“不过,有了他们在前面预热,也是好事,这时候我如果再做点什么,不信搞不定这个玄珩!”

说完,我拎着林青他们带回来的包袱离开了,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最终躲在一个沙丘后面,打开了那个包裹。

一身胜雪白衣……

这,便是我让林青他们大老远的跑了一趟带回来的东西,也恰恰是我认为可以打动玄珩的东西。

不过,这身白衣的来头可是不简单。

在撒哈拉沙漠里的玄天净土中,那里玄珩留下了自己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中,我看到了圣王的模样,便是这一身白衣,赤足行走,纤尘不染……

只是,圣王身上穿的那一身白衣,终究与这个文明纪元的衣服款式不太一样,我只能尽可能的把它描述出来,让林青回去帮我定做!

别说,这一做出来,还真是与玄珩记忆中的圣王一模一样,衣着打扮,恰是圣王与玄珩初见时的模样。

那是在海畔,这里也是沙滩,地点不一样了,人也不一样了,可是,却能还原最初的场景。但愿这一切能打动玄珩,让他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压制在心底最深处的情绪,那情绪犹如山洪,一旦爆发出来,我认为能摧毁玄珩的一切心结!

在这沙丘后头。我换好了衣裳,然后默默抽出了百辟刀……

在雪亮的刀身上,我看到了自己。

一身白衣胜雪,赤足立于荒凉之间……

衣服是对了,可是……

还差点什么!

“差点。还是差点,这不对,演技不行,我现在要扮演的,是圣王的角色,而眼下刀身上映透出的我,还是我自己……”

我轻声自语,就连我自己都能看出差别,更别说玄珩了。

其实,这差别。在于气质。

圣王是仁慈的圣王,他用力量压制了太古的动乱,又用仁爱征服了万族,最终也用自己的脊梁骨顶起了众生的苍穹,他脸上的情绪永远是心中的写照,温暖、和煦……

可是我,我在自己的脸上看到的只是浓重的戾气。

我轻轻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心中无爱,怎能爱别人?

我怀念着从前。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周敬倔强的小脸和花木兰温醇明亮的眸子,以及……墩儿甜甜的笑容。

这一切,都在驱散着我的阴霾,让我的身体都仿佛不再那么寒冷了。

终于,我睁开了双眼。再看刀身上映透出的自己,因为戾气而看起来有些扭曲的脸放松了太多太多,整个人看起来平和了许多。

终于……是有了一些圣王的模样,只是稍显稚嫩,没有他那种镇压一切的气度。

可是,我觉得够了。

看着自己,我想,大概,当我打开四方之门,迎回圣王的时候。这就是我以后所有的模样了吧?

我不会在愤怒,不会在仰天长啸,不会在长歌当哭,只会坐在高处慈爱而怜悯的看着一切,因为。那时的我,已经不再是我,我的意识将死亡,肉身中填充的,是圣王的思维。

最终的归宿……是死亡。

只是,如果我的家人亲友能安全,葛天中又何惜此身?

当下,我收起了匣中刀,大踏步走了出去,步履踏过冰冷的沙滩出现在林青他们面前的时候,林青他们都有些错愕,而三清表现的非常激烈,身子疯狂的颤抖,最后转身背对我,默默的抹着自己的眼角。

我知道,我的演技还是成功的。

为了家人,我带上的这张面具,还可以。事实上,这生活艰难,为了养活身边的人,芸芸众生又有几人没有面具?

我心中默默安慰着自己。

“卧槽……人模狗样啊?”

老白咧着个嘴,目瞪口呆的说道:“不过,我说小天子,你这样我真的很不习惯啊……”

我没有搭理他,抬头看着那座小屋子,朗声说道:“还是在这海边,你也还是你,我也还是我,我来了,带着最初的模样,赴我们十亿年前的约定,虽然有些迟到了,不过,千辛万苦,再难也还是来了,还请出门来相见。”

只等我话语刚刚落下,“轰”的一声巨响,门开了。

不,准确的说,是那石屋的门完全炸裂了,碎沙块横飞四溅,结界上面水波流转,刹那之间消弭于无形,我也看到有四道身影以一种不顾一切的姿态从里面冲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