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领袖虽死,勇士犹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精彩才刚刚开始?

是啊,青衣这边还有一个真正的巅峰高手没有出手呢!

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青衣必然已经是用轮回种子打动了冥土女王赫拉,所以他才能堂而皇之的站在冥土女王赫拉的城堡城头上,进而俯瞰着我们,而这位冥土女王赫拉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那可是一个大帝级别的高手,也是最让我忌惮的存在。

我想,玄珩必然是在等待这位冥土女王现身吧?

只是,说到底,我还是有些担忧的!

玄珩是混沌中诞生出的第一批高阶生灵,而冥土女王呢?身上似乎也有混沌高阶生灵的血脉,但也肯定不是初代了,是经过第三文明纪元的种族大融合以后出现的混血生灵,如果单纯的从生命形态上来说,冥土女王肯定不如玄珩,这个和物种的进化没关系,对于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来说,混沌中诞生的高阶生灵才是最接近于完美的物种,如果繁衍,血脉之力驳杂,肯定会弱化,冥土女王也是一样的。可问题是,现在这位冥土女王已经到了大帝的级别。而且她是有肉身的,力量很稳定,但是玄珩就不一样了,他的肉身还在我脖子上面挂着呢,这样他的优势就没有了,真打起来,谁输谁赢还真的是有些说不准!

不过,我看玄珩似乎自信满满。我也就不多掺和了,眼睛一直看着城中。

当三清他们再一次冲进去以后,战斗又是一触即发,可怕的能量波动和接连不绝的嘶吼声一直都没有停下过,显然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只可惜混沌迷雾遮挡了一切,我也根本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将去相信三清他们能搞定对方的两个至尊了。

这是至尊战,我没有莽撞的去贸然插手,只在外围观看,就算是上去,也是给三清他们拖后腿的。

我身后的这些人,全都是预备役,青衣信誓旦旦的在这里截击我,我就不信他真的只是让身边的两个天尊设下了杀阵来阻挡,必然还有其他手段。所以,我也得留一手。

至于青衣,也就最开始的时候出现了一下子,紧接着就消失了,现在我们双方之间如古时两军交战,前军阵前最开始仅仅是双方先锋大将在交手,还未真正全面开火。

而三清他们的战斗也是迟迟不肯落下帷幕,我能看见城中人影明灭不定。他们正在里面来回穿梭厮杀,打斗的十分凶猛。

最后,伴随着三清道人大喝一声“破”,那城中忽然冲起了冲天的血光,明显,三清他们终于是破掉了里面的杀阵。

紧接着,里面响起了铁山的怒吼,我看见一道血光正朝着我这边飞快冲来,起初我只是能看见一点红光,到后来一直等对方离我特别近的时候我才终于看清楚,那赫然是那血族女王拉斐尔,城堡中的杀阵似乎与她有关系,杀阵被破掉,她倒是第一个受创逃遁了出来,直奔着我这边就过来了,摆明了是冲着我来的。

然而,铁山却不放过她!

她这边刚刚从混沌迷雾里冲出,我就看见铁山紧随其后冲了出来,独眼中喷射出了混乱与毁灭的黑暗法则,一下子扫中拉斐尔,当时拉斐尔在半空中惨叫一声就坠落了下去,铁山趁势跃起,用双手接住了拉斐尔,而后,我看见铁山一手拽着拉斐尔一只翅膀,发出了愤怒而狂野的怒吼,“嗤啦”一声,硬是扯下了拉斐尔一只翅膀,拉斐尔血溅当空,惨叫声撕心裂肺,最后好不容易才从铁山手中挣脱,又一次朝着城堡当中遁去。铁山又追了回去!

这是我唯一看到的一幕战斗情况,很显然,铁山他们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手撕拉斐尔,直接重创一名天尊,剩下三打二,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取得胜利了。

结果,异变就在拉斐尔他们刚刚露出颓势的时候发生了。

此刻。城堡深处忽然发出了一连串阴森可怖的笑声。

那是一个女人的笑声,从混沌迷雾中传出,如中世纪的暗黑女巫在幽暗密林中兀自狂笑一样,听的人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十分难受!

然后,我就看见在城堡深处冲起了大片的黑雾,那黑雾与混沌迷雾掺杂在一起,让整个城堡的上空都呈现出了一种灰蒙蒙的情况。

笑声。也是愈发的凄厉了。

到了最后,我看见一道巨大的魔影在灰蒙蒙的雾气中折射了出来,那魔影在摇曳,分明是一个女性的身影,身姿妖娆,蜂腰、前凸后翘,绝对当得起性感两个字,只是那满头的头发有些过于恐怖了。我看见她的长发倒竖,头发都是一缕一缕的,犹如蛇一样在半空中舞动,看着特别的诡异,在配合着那身姿,很容易就能想到这道魔影的真身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来了!”

玄珩眸光一凛,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城堡的深处,而后扭头与我说道:“我这就去了。你们这些人小心,唯恐他们还会有其他的手段来对付你们,务必要小心,你们尽量不要分散,这里是混沌迷雾,不是圣人级别的存在能够应付的,一旦迷失在这里,最终只能变成人干,珍重!珍重!”

玄珩再三嘱咐,可见,他这人即便先前把难听的话都说在了前面,其实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虽然,他担心的,可能仅仅是圣王能不能回归这个问题!

而我,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之后,玄珩冲天而起,一直达到了与那魔影一个高度才终于停下,相比于那魔影的张狂,玄珩身上的气息就要平和太多太多了,只不过,平和,并不意味着好欺负,这时候的他终于释放出了属于大帝的气息,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满头长发无风自动,气息如雄山大岳一般厚重,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远方的魔影,并不说话,但他往那里一站,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与此同时。城堡上空的那道魔影扭曲的姿态一下子收敛了许多,原本舞动的长发也一下子降落了下来,尖锐冰冷的声音从城堡深处传来:“没想到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也掺和了进来?”

“这个,难道需要质疑吗?”

玄珩负手而立,很淡然,缓缓说道:“在你城堡里的这几个人是什么来历你自己不清楚?还和他们达成合作,这不是挑衅我又是什么?”

“啊!!”

那魔影一下子躁动了起来,愤恨的说道:“你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万年来,我与你秋毫无犯,甚至对你也颇为尊敬,纵是控制不住自己,也仅仅是在无尽海的四周活动,从来未曾侵犯过你,甚至偶有侵犯,之后清醒了也必然捧奇珍而至。尽力的经营与你之间的和睦,可你今日难道就为了这个就要与我厮杀?你应该知道,我得到的是我一直想要的!至于圣王,他已经是个传说了,在我降生的时候,他的故事就已经过去了整整六亿年,人们已经开始淡忘他了,而他的故事也一天比一天模糊,甚至,有很多人都在封杀他的消息,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些人的麻烦,反而来找我的麻烦,难道是看着我好欺负吗?或者说,如今一个活生生的超越了大帝的存在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给我抛出了我的橄榄枝,我接受又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没有错误。你的选择常伴你左右,而我的守护也将永远驱使着我。”

玄珩站在半空中,唇角带着微笑,看着远方,闭眼诵道:“第一,我们所追求的真善美并不是错误,它只是被邪恶和自私遮蔽了该有的光芒,坚信我们在战争和苦难中挣扎得出的真理,领袖虽死,勇士犹在,信我所信,莫失莫忘。

第二,暴力不是为了杀戮,而是追求和平,既然选择了这里,就永不悖逆初心,惩戒一切扬眉入宠的软骨头,斩杀所有卑躬屈膝的奴才,安内方可攘外。

第三,在生命凋零前,永远不要放下武器,保持着无畏的精神去战斗。反抗!反抗!反抗!直到绵羊变成雄狮的那天。”

说完,玄珩睁开了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那些人怎么做的。我都知道,你怎么做的,我也知道。只不过,之前我不敢窥视自己的内心,始终都没有做出我自己的选择,自然懒得去管他们的事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已经知道自己心底到底爱着谁了,哪怕时光荏苒,十亿年如弹指之间,可有些感情,它永远不会磨灭!当然,和你说这些,你永远也不会懂,你还是太嫩了,你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没有沐浴过他的光辉,怎能懂?你自己或许都不知道,你已经在无意之间卷入了这个天地间最大的博弈之中,而你因为蝇头小利也做出了你自己的选择,没有体会过真正的伟大的你,天真幼稚的就卷入了这一场博弈,而等待你的,是真正的神罚。大义面前没有天真幼稚这个说法,对于叛徒,永远都是零容忍!你记住了,你也好,还是那个欺压你的人奥丁也罢,这些都不重要,最终都要付出代价,我玄珩若战死,还有数不清的人来讨伐你们,十亿年过去了,当我主的战旗飘扬在天地间的那一瞬间,你会知道,这天下到底还有多少人不曾记恨他的错误,只感恩他曾经的伟大,只怀念当初的辉煌!”

玄珩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那张清秀的脸上已经充斥着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狂热,他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狂信徒,高振自己的手臂,大喝道:“所以,现在我归来了,所有悖逆我主的人,我都要挨个的去讨个说法!领袖虽死,勇士犹在;旧臣不死。干戈不休!”

那简短的十六个字,几乎已经怒吼。

领袖虽死,勇士犹在;旧臣不死,干戈不休!

我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也无法理解这种跨越了十亿年都不能磨灭的忠诚,但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那个辉煌的大时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最后,玄珩杀入了城堡深处,他的身材并不像铁山与扎西一样魁梧雄壮,可在我看来,荡气回肠。

我想,或许,他言语中的那不死的勇士,那愿意为旧主扬起战旗,战至最后一滴血流尽的勇士,说的便是他自己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