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新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亚男?!

这位“官爷”竟然不远万里的来到西方世界了,还是亲自来找我的?

我可不认为她是想要和我叙叙旧来的,诚然,我和她曾经一起执行过一些任务,和她身边的一些硬朗的军人也有一些交集,算得上是朋友二字,毕竟,我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但要说不远万里的来叙旧,这就有点扯淡了,他们是兵,而我……不是匪,但也绝对是属于他们要严格防备的那种人,因为我手里的这些兄弟真要撒开了去干点什么的话,绝对能让一个大国都非常头疼,好在我现在是在西方的地界儿上,真要回了国内,恐怕宋亚男晚上睡觉都得长吁短叹的,死活无法入眠,我们已经是两种人了,圈子不同,立场不同,有交集了对谁都不好!

正因为如此,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双方都是尽可能的避免见面!

可是如今宋亚男竟然来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天,真的是要变了!

只能是这一个!

我心中清楚,恐怕这一次的事情最后还是和青衣有关系的,而我们也在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海瑟薇他们也是不得已了。所以才只能来请我出关,否则,若是小规模的冲突的话,海瑟薇自己就能决定,完全没必要来请示我!

我有心好好问问海瑟薇,结果海瑟薇压根儿就不给我答案,眨眼的工夫就杳无踪迹了,无奈。我只得跟上去。

离开之前,我最后扭头看了这山洞一眼,不禁感慨万千。

光阴荏苒,半年时光,过的真的是太快了,不过就是眨眼之间罢了,而我这半年时间,却没有丝毫的收获。迄今为止仍旧没找到打开神秘之门的方法。

然而,战争已经来了,就是在这终年积雪不化的阿尔卑斯山深处,我也能闻到外界传进来的硝烟味道,虽然,我还没有准备好,可惜战争不等人,搏。我也只能去搏一搏了。

于是,我封了闭关地,起身离开了这里。

最终,我在曼彻斯特的庄园门口又一次追上了海瑟薇,当时我就询问她具体情况,不过海瑟薇也没有给我什么答案,只说一切等我见了宋亚男自然知晓,目前,宋亚男为什么上门,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我闭关的这半年里,海瑟薇从未停下对天道盟的打击,一边争取天道盟内部动摇的成员,一边也在和特殊事件调查组频繁接触,希望能在我们反攻天道盟总部的时候,在国内得到更多的帮助。而青衣在这半年中也是毫无消息,似乎从人间消失了一样。大概就在一个月以前吧,我们所有在华夏活动的人员全都在同一时间销声匿迹了,与我们彻底失联,华夏的动向我们是一无所知,在这期间,海瑟薇还在连续不断的派遣人员进入华夏,可都是有去无回,也不知道这些人员是被害了命了,还是囚禁了,而且,海瑟薇本人也尝试着去和特殊事件调查组联系,想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惜,特殊事件调查组根本没有回应……

这一切的一切,表现出来的状况都在告诉海瑟薇,华夏恐有大事发生,唯恐是消失了半年时间的青衣又出来作乱了!

紧接着。宋亚男就登门了!

海瑟薇觉得,宋亚男这一次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可惜宋亚男不说,表示只有见到我以后,她才会说出目的,对此海瑟薇他们也没办法强迫,只能来请我出山了!

一听这个。就是我这个大战略才能的人也知道事情大条了,青衣竟然也如我一样,消失了整整半年,紧接着华夏的所有消息就都断了,这个……怎能猜测不到其实是出事了?

当下,我急匆匆的就拉起海瑟薇往客厅里面走,不过我也看出来了,海瑟薇似乎对宋亚男有些成见。我一边走一边问,然后才知道这个中缘由。

原来,一直以来海瑟薇在和宋亚男接触的过程中,宋亚男那边的态度和反应都比较冷淡,没有明确拒绝,也没有明确答应,就说他们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真到了需要合作的那一天再说!

这话听了谁能舒服?反正海瑟薇是往心里去了。这回宋亚男找上门来,海瑟薇能给好脸才怪!

听完后,我也只能苦笑着安慰海瑟薇以大局为重了,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特殊事件调查组办事就是这样,宋亚男他们这些人做事的那一套我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总是要有一些官家的架子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特殊事件调查组已经是一个非常谦虚的部门了,真去半点别的事,鸡毛蒜皮给你耗一天,那才叫真的没脾气!

反正,安慰半天,海瑟薇倒是平静了,这时候我们也恰恰进了庄园的主楼,在客厅里,我见到了宋亚男!

不过,今天的宋亚男,并没有穿那一身军装,只是简单的一条牛仔裤,一双休闲鞋子,一件T恤就来了,看着如一个寻常人,不过眉宇之间多少带上了一些淡淡的哀愁,想来最近这段时间她怕是过的不怎么顺心的,坐在客厅中一言不发。

宋亚男的身边,也是我的一个熟人,这人赫然是我许久未见的疤脸!

“哈哈,小天,你可终于来了!”

一看我进门,疤脸当场起身,不愧是走江湖混场子的老油子。宋亚男的内心写照挂在脸上,可他却没有,表现的特自然,也十分热络,游刃有余的很,上来就特亲热的拉起了我的手,大笑着说道:“从华夏走出来的传奇高手,修炼界的一代天骄,这评价你绝对当得起,咱俩分开这么长时间没见,说起来还真的是怪想念你的啊!”

想念个屁,如果老子没记错的话,之前我们的相处可不是很愉快,如果不是现在青衣这头出了一些问题的话,你丫巴不得离老子远远的吧?从天道盟一战我落败,远走异国他乡,被打上了魔的印记那一刻,估摸着这个老油子是恨不得此生不与我相见,怕污了他自个儿的顶戴!

不过,这话我也没说出来,从始至终嘴角都挂着浅浅的笑容,说实话,我还真是没想到疤脸也会来,当下道:“我听说您不是已经高升了吗?特殊事件调查组的那些事情现在恐怕已经不归您管了吧?怎么您也来这里了呢?”

“这个……”

疤脸一下子语滞,然后苦笑着说道:“行了,兄弟,你也别埋汰老哥了,什么叫彻底离了特殊事件调查组?正所谓这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真说起来,无论咱走到哪里,可是根子都在特殊事件调查组啊。哪能是真的拍拍屁股就潇洒离开?没那回事儿!眼下这多事之秋,亚男这边还是年轻,扛不起这重鼎,到头来咱不还得回来帮忙处理吗?”

看着他脸上的神情,我知道,这家伙八成是在多事之秋又被委派回来处理这件事情了,心里也不禁有点舒坦,当年的疤脸在我面前是何其之横?到如今。不也得好好说话?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说的便是这个了!

我轻轻推开了他抓着我的手,也很直接,笑着说道:“行了,客套话咱也就不说了,有话,不妨直接点,来。坐下说!”

疤脸一边笑着应承,一边和我一起坐下,从始至终,宋亚男都不置一词,我也没硬搭话,坐下以后一直在旁边微笑,等待着疤脸说下文。

结果,这疤脸倒是拿捏起来了,一边品茶,一边似乎在酝酿言辞,过了许久,才终于说道:“这一次的事情呢,其实也不仅仅是我们特殊事件调查组的事情,也是老弟你自己的事情,我来这里呢,是合计着反正咱们有一样的目的。不妨来一次合作如何?”

这话说的我就不爽了。

他说的事情是什么我已经猜到了,那也确实是我的事情,可这人说来说去,总是要和我耍一些没用的小心眼子,格局就低了,言外之意不外乎就是,虽然我们这回亲自登门了,那也不是来求你们来了。而是和你们通力合作。

事实上,我也没觉得他们是来求我来了,不过,他把事情往这方面扯淡,和我耍心眼,这就不好了。

一下子,我也不着急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也不忙着直入主题,也和他扯起了淡,笑道:“老哥你要说什么事情,我心里头有数,不错,那也是我的事情,可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我自己就能解决,就像你们之前的感觉一样!所以,我倒是不着急,不妨你们先来,等你们的问题解决了,我再登场也不迟!”

说完,我冷笑了起来,既然你们看扁了我,那我也就给你们来个难看的,摆明了告诉你,老子要坐山观虎斗!

哪知道,这疤脸倒是不急,继续慢悠悠的说道:“葛老弟你是个性情中人,对待仇恨上毫不马虎,难不成,面对着这深仇大恨,还能这么淡定?”

“仇恨这种事情,虽说不会磨灭,可怒火却会被时间冲的越来越淡。”

我都已经无语了,心说这疤脸这一次也真的是拼了,为了说服我都不择手段了,还是按捺着脾气说道:“关于当初在天道盟总部发生的那些事情,距离我现在来说还是有些遥远了,我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我。如今做事,总归是要从大局出发的。”

“哦?那如此看来,葛老弟现在倒是成熟了很多了。”

疤脸信誓旦旦的翘着二郎腿说道:“只是不知道在听到我说的事情以后,到底还能不能如此淡定了,而如今我要和你说的,也和当初天道盟的那点事情没关系,当初的事情,要我看,最多也就是旧恨而已,可现在这桩新仇,只是不知道你应该如何自处啦!”

新仇?

我眉头一跳,隐隐感觉似乎有些不妙,整个人也一下子变得焦急了起来,不过,最终我还是没表现在自己的脸上,笑眯眯的问道:“只是不知您说的这桩新仇到底又是怎样的一桩新仇呢?”

“哈哈。这个,您还是自己看吧!”

疤脸大笑了起来,伸手从宋亚男的公文包里面取出了一沓子照片扔在了桌子上面,然后他优哉游哉的便靠在了沙发上,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神情说不出的从容。

而我的目光,也被那照片上的内容给吸引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