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迫害/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我已经被照片上的内容给吸引了,所以,也懒得关注疤脸的神情了。

这些照片大都诡异,至少,从拍摄角度上来看,确实多多少少有些诡异,要嘛是俯瞰的角度,要嘛就是非常隐秘的角度,单纯的从拍摄角度上来看,这些照片应该不是属于卫星拍摄,就是属于偷拍了!

而所有的照片,全都聚焦的在了一个点上!

那是一片巍峨的大山,冰雪覆盖,一切都是白茫茫的。照片定格的,是这片巍峨的大山中的一座雄山。这里本是人迹稀薄的无人区域,可是在这座雄山上面,却筑起了一圈又一圈的城墙,整座大山看起来仿佛是一座军事堡垒一样。就在这座堡垒的前门所在的位置,那里建造起了一座高台!

这高台底部呈圆形,中部掏空,中间立着一根巨大的铜柱子。

从这高台的建造格局和形状来看,倒是与古时候炮烙的刑台是一模一样的。

准确的说。这东西就是炮烙的刑台!

因为那最上面的铜柱子上确实捆绑着一个人,用粗大的铁链将之捆绑在了铜柱上面,下面的台子里烧起了熊熊烈火,在烈火的炙烤下,那铜柱子已经被烧得通红。一个血肉之躯,就贴着这样的铜柱子,从照片来看,拍摄的时候,被捆绑的人身后正冒着烟。显然皮肉已经被烧焦了,不过这人却没有一点狰狞的样子,只是垂着头颅,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只是,这人的体型,我看着却是眼熟到了极点,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这到底是谁。

我所看到的绝大多数照片上,这个正在受炮烙之刑的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似乎被酷刑已经折磨到了完全不行了的地步。

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飞快的翻疤脸拍下来的这一沓子照片,希望从照片里面能看到这个受刑者的脸。

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我终于是找到了这样的一张照片,不过,等我真的看清那受刑者的脸的时候,霎时间我整个人如同狠狠中了一刀一样!

因为那个人,赫然就是李叔。

上一次我母亲为了我怆然离开后,李叔深感一代人已经落幕,于是径自离开,说是远游。其实是寻找最终的内心宁静!

照片中的李叔抬着头,双眼之中并没有痛苦和愤怒,有的只是一种发自于骨髓之中的悲哀和怜悯,他正抬头静静看着站在他身边的青衣,眼中充满了对青衣的怜悯。他很平静,炮烙之刑加身,仍旧是这样的神态,即便是隔着一张照片,我也能看得出他的神色。他真的是在同情怜悯青衣!

啪嚓!

我狂怒,一巴掌将一张茶几拍成了稀巴烂,狂怒之下,杀气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运行了起来,护体杀气喷薄。在客厅中掀起了狂风,刚刚还翘着二郎腿坐在我身边的疤脸他们竟是被狂风给直接拍翻了!

“冷静,葛兄弟,你要冷静!”

疤脸假仁假义的在一边说道:“你要节哀顺变才是!”

事实上,我也没有被愤怒真的冲昏头脑。狂怒到极致以后,我的心里面只剩下了平静而冰冷的杀意,盯着疤脸问道:“好了,我在此提醒你一次,如果你真的是要合作的话,我还希望你不用在这里和我虚与委蛇了,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解释一下这张照片上面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当仁不让!”

疤脸终于收敛起了笑容,一字一顿道:“炮烙之刑,人类文明史上最为残酷的刑罚之一,天道盟自诩自己为正义的化身,可现在竟然用出了这样的刑罚来惩戒一个早就已经丧失修为的人,不觉得这很可耻吗?事实上,现在的天道盟,确如你所看到的这些一样。他们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而你的这位李叔,也做了一件愚蠢到了极点的事情!你也知道,你这位李叔他修的是生死之术,这对于青衣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葛兄弟,我也不想和你再说那些虚的,一句话,青衣已经找到了所有的材料,也就是说,天道盟即将出现一个张道陵了,可惜,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又缺点什么——他需要的,其实就是一个精通生死之道的道士,然后帮助他逆转生死,这样,张道陵就能顺理成章的回来了。

可惜,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那样的道士?道门五术迄今为止基本上已经全部消亡了,普天之下,也就剩下了李长生一人!

于是。青衣就满世界的寻找李长生,最终,在终南山的隐居地寻找到了,然后他亲自去见了李长生,因为李长生知道青衣与你的关系。一直拒绝帮助他,可是他后来提到过,只要自己能成功,就会放过葛家和你葛天中,李长生也是修炼给自己修炼傻了。竟然觉得如果这样的话,那双方真的是两全其美了,然后,他就答应了,跟着青衣去了你看到的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就是天道盟内门最大的一个据点,到了如今这个关键的时候,几乎整个内门集体迁移到了那里,就是为了给青衣保驾护航。

你那位李叔也是好心办了坏事,最后竟然就在那里帮助青衣逆转生死。完成了最终的融合……

现在,青衣几乎在以一日千里的速度进步着……

而你那位李叔,看到青衣仍旧在备战,竟然天真痴傻的去和人家理论,结果被青衣绑在了炮烙柱上。最后活生生的被烤死了,就连你那条黑狗都被天道盟几个腌臜杂碎给煮了。”

听他说完,我几乎已经是怒火汹涌了……

“小天,谨慎!”

这时候,海瑟薇忽然站出来说道:“千万要谨慎。这是陷阱!你想想,青衣不至于做的那么绝,就连李长生和黑子那样已经隐退的人和狗都不放过,这格局未免也太小了!他这么做,目的可想而知,就是冲着你来的,他现在已经成功融合,哪怕超越大帝的力量没有完全释放出来,至少爆发出完整大帝级的力量是不成问题了,对吧?已经绝对压制我们了,那么他要考虑的,就不再是能不能打败我们,而是,能不能完整的把我们这些人全部歼灭!所以,如此激怒你,让你倾巢出动去复仇,他正好一网打尽,不可上当!”

“不上当?海瑟薇,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我扭头。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表情了,涩声说道:“青衣融合,力量肯定没有完全释放,现在仍旧在一日千里的进步,趁着他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不一举干掉他,难道非得等到他完全恢复了再动手?现在我们去尚且是九死一生,再等一等,那就是十死无生啦!”

“说得对!”

疤脸一下子站了起来,咬牙说道:“青衣狂妄。竟然和我们直接谈判,要让修炼者的位置凌驾于国家之上,这我们怎么可能接受?他现在已经是尾大不掉,我们愿意与你们携手,一起扑灭天道盟!这一个月一来,我们封锁消息,迁走了祁连山附近的所有人,已经为未来的大战清场,而且已经将那里团团包围,之所以扣押你们的人,是为了消息不至于泄露,现在我们需要你带着你们的人重返华夏战场,来个瓮中捉鳖,击杀青衣。他口口声声为天下黎民计,实则,早已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说完,疤脸对着我伸出了手。

我这边的人听完这些分析以后,都沉默了。

“打!”

最后,三清起身,说了一个字,拂衣而去。

而我的手,在这一刹那,也与疤脸握在了一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