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炮击雪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按照三清的说法,在大战前,无论是我,还是那些即将投入这场战争的各方势力的武士,至少都能享受七天的平静的。然而,三清终究是计算的笼统了一些,这一次时间仓促,七天后,那是海瑟薇和疤脸约定的发起进攻的日子。这几天的时间根本就不是用来休息的,而是调集各方武士的,而且,我们还得提前出发,抵达华夏,那里才是战场,这么一算下来,哪里还有所谓的平静可言?

事实上,海瑟薇和圣殿这边完成集结就足足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在这硝烟味弥漫刺鼻的战争前夕。我一股脑儿的被各方势力推上的风口浪尖,被联合推举为统帅,有我身边的那帮老兄弟在下面死扛着,我这个所谓的统帅虽然是个清闲活儿,可仍旧有些事情必须要处理。譬如双方的力量评估,以及集结起来的武士数量等等,每天有关于这样的资料源源不绝的会送到我的桌子上面,几乎都没有停下来过。

而我,也不由自主的被这样的紧张气氛拉进了战争的思考中,每天在屋中一边陪着墩儿,一边都要翻阅大量的文件,一开作战会议就是开到深夜。

毕竟,这是一场牵扯着无数人性命的战争……

而我们和青衣的力量对比,也很让人揪心。

根据海瑟薇他们的评估,青衣的力量目前绝对已经恢复到完整的大帝级别了,若是再在战场上来一个大爆发,唯恐会爆发出超越大帝级别的力量,不过,三清倒是觉得,青衣在被我们逼到迫不得已之前,他不会用超越大帝级别的力量来对付我们,大帝级别和天尊级别的力量出现在战场上,招来不详可能性没有那么大,至少,他有时间在灭掉我们之后封印自己的能量气息,然后来躲避不详,可如果一旦有超越大帝的力量出现,立即就会引来恐怖的厄难,届时,青衣必自身难保!

当时开会分析到这些的时候,三清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情,敲打着会议室的桌面,语气生硬的说到,若青衣真的已成大患。我们不可对付,我方所有天尊高手集体解开封印,借用不详之力来抹杀青衣,如此,倒可保全我。反正,四个天尊换掉一个超越大帝的张道陵,这买卖值!

我知道,三清说的这个方法,是牺牲掉所有人。来保全我,为后续圣王的回归铺路,让我踩着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名声,迎回他们一直以来都在期待的大能。

这个构想被提出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都寂静无声。不过,它最终还是被通过了。在青衣的压力下,我们这边的凝聚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我想,哀兵必胜。大概说的便是我们这样的情况了,青衣带给了我们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压力,逼的我们不得不露出骨头,燃烧胸腔中的热血,用最凶残狰狞的一面来和青衣拼杀!

而天道盟那边呢,除了青衣这个最恐怖的存在以外,若说至尊级高手,也就只有柳焱和拉斐尔了。

再说下面的人,圣人级高手,天道盟那边也不少,根据疤脸提供的资料,恐怕至少都在三十人开外。圣人级以下的武士,天道盟那边足足有三千多名修炼者枕戈待旦,这个数字已经很恐怖了,也是天道盟无论是外门。还是内门,多年来的所有家底,为了凑齐这个数字,据说外门各个地区的守护者家族里面的人丁都被抽调一空,完全可以这么说,目前活跃在华夏的,但凡是稍稍有点本事的人,几乎都被拉到了天道盟,光可战之人就有三千。

不过,此前。人心动荡,再加上海瑟薇在华夏的无数次渗透行动,天道盟的阵营里面,内门还比较好,那群狂信徒还比较凝聚。可是外门已经被渗透的千疮百孔了,各个守护者家族基本上在天道盟效力,可暗地里却和我们这边眉来眼去,不外乎就是想两边讨好,无论战争的结果如何。他们都能得以生存,说白了这些人也是天道盟里面的蛀虫。对于这个情况,青衣大概也是有所察觉,这段时间把这些人的家眷一股脑儿的带上了祁连山,说白了就是把这些人给挟持了,一下子让这些人灭火了,算是铁了心思要和我们作对了,让他们做内应,怕是没门,不过。当中也有头皮硬的,几乎抛却家眷不管,一心想让家族生存下来的个别人等,到现在仍旧和我们这边有联系,根据这些人提供的消息。似乎青衣早在很久之前就想要和我一决雌雄了,所以他们全体进入祁连山,在那里设下了天道盟的最高防御大阵,利用的是道门的阴阳之术,阵法一方面从九天之外的冰冷宇宙中寻找光和热的力量,说白了就是一方面在攫取太阳的阳性力量,一方面又从阴间抽取大量的阴气,最终凝聚在祁连山的上空,形成了一个非常恐怖的防御大阵,借用天地之力。大概是除了玄珩绝对防御以外,这天底下防御能力最强的大阵了。

青衣设下这个大阵的目的,就是防备我们这边的核力量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打击,说起来青衣也是聪明,知道自己成为了谁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一次特殊事件调查组介入,清场要和天道盟撕逼,摆明了就是要灭掉这个威胁太大的狂妄之徒,在不伤害平民百姓的情况下,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青衣设下这个大阵,就是为了防备这个,这一下子,倒是把我们最强大的地方给灭了,不过,这个大阵也不是完全完美,它防御不了低空打击,于是,疤脸那个贱人在与我们达成联盟后,就开始炮击青衣的老窝,我们这边集结的工夫,祁连山已成焦土,天道盟成员死伤无数,每日都得被炸死三五十人!

这对青衣是个消耗!

反观我们这边,天尊级的力量有四人。三清、易天歌、铁山、圣殿大长老,圣人的话,我身边的那帮老兄弟,诸神盟的诸多高手,完全超过了天道盟,圣级以下的修炼者也完全碾压天道盟,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本文明纪元之初的力量从旁协助,算下来,除了一个超大帝级的力量无法与青衣抗衡以外,其他方面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可战!

最终,海瑟薇给了这样一个评估,作战方案,也拿出了十几套,但具体怎么打,还得临场应变!

五日时间,所有的战前准备全部做好,浩浩荡荡的拉起了五千名修炼者的队伍,这已经是接近两倍于青衣的力量了,在宣战之后的第五天夜晚,我带着这所有的人悄无声息在曼彻斯特港登上了海瑟薇早已经准备好的兵船,撕裂黑夜中西方的海上迷雾,一路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东方进发。

战争,打响了。

我们这些人在兵船上肆意的狂欢,我也放纵那些武士疯狂的饮酒,大笑,从来不节制他们吵闹,因为我在做一样的事情,和我的那些老兄弟在进行最后的狂欢告别。

我们将在遥远的东方登陆,也将在浩渺的祁连雪山泼洒热血,我们一往无前,我们……也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既如此,又何必阻拦这末日狂欢?

兵船上,也常常传出被时光遗忘的古老战歌,在海中飘荡,在风中埋没。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