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血色圣旗/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值寒冬腊月,华夏南方湿冷难耐,不过,我们这些人最终还是没有延误时间,按照时间计划,在第七日的傍晚时分,迎着广州港湿冷的空气登上了华夏的大地。

这是我的故土,我的故事在这里开始,也将在这里结束。

当我从兵船中钻出来,闻到熟悉空气的那一刹那,泪湿双眼,没有流亡天下。永远不会明白那种对故土深刻的眷恋,我伏倒在海港的地上,默默亲吻了一下土地。

我知道,数年来我流亡西方,但心中还爱着这里,当初离开的时候,我希望有朝一日能风风光光的归来,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当年,我被天道盟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今,我归来,是名正言顺的回来讨伐他们来了。

“哈哈哈哈哈,葛兄弟,欢迎你们回来!”

一阵刺耳的大笑声打乱了我的思绪,当我在军港起身的刹那。我看见疤脸正从远方走来,隔着大老远,我就能看见他脸上灿烂的笑容。

那笑容是真挚的。

是啊,他能不笑么?

青衣崛起,带领着修炼者在第五文明纪元横冲直撞,愣是要撑起一片修炼者统治的天下,这可是疤脸一直对天道盟睁只眼闭只眼惹下的因果,最后他自己肯定要承担责任,这不,他灰溜溜的又滚回特殊事件调查组来擦屁股来了?

不过,貌似满屁股屎,擦都擦不干净。

于是,我来了,我来给他擦屁股来了,打下来,死伤算我的,功劳是他的,他能不开心?能不笑的真挚?我敢说,当我从兵船上下来,应盟而来的时候,这疤子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就怕我不来,到时候被青衣吊打,让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蒙受损失,他就是千古罪人!

所以,我对这个疤子是没什么好脸色的,默默擦去眼角的泪水,一直等他站到我面前,都没回馈他一个笑容,从始至终都冷着一张脸!

这疤子倒是也识趣,没有再磨叽,只是一摆手,后面跟着他的大批军人就齐齐对着我们这边正在下船集结的武士敬礼。

这个待遇就很崇高了。

我能无视这个疤子脸癞皮狗,但是,却不能武士这些军人,最终。作拳抚胸,回敬了一个武士的礼节。

看得出,这些武士都是军官了。

“别嫌哥哥来虚的,这是上面安排的,你们所过之处,各地的军官都得敬礼。你们也当得起这个,至少,你葛天中能在这个时候带着你的兄弟回华夏,我们欢迎。”

疤脸正色和我说道:“这一次的事情惊动了上面所有人,只不过不方便出面,所以由我们来全权代表。实不相瞒。葛兄弟,大是大非面前,你能摒弃前嫌,我服你。修炼者,一直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可是这个问题不好解决。这是前四个文明纪元留下来的遗留问题了,你也知道,对于现在,这一套已经行不通了,修炼者拥有过于强大的个人力量,当个人力量超越一个值的时候。他们就敢于践踏一切!这威胁到了百姓的安宁,必须铲除!以前,问题还没有爆发出来,大家相安无事,可是现在,青衣竟然带着那群狂徒要复辟前几个文明纪元里修炼者的统治权威,如今已经是第五纪元了,我们诞生出了不同的文明文化,那一套行不通了,所以,问题终究还要解决,你能来,意味着这场纷争最终由修炼者挑起,也最终将由修炼者终结,这对于这个文明纪元的文明来说,是最大的保护!你,没有干预历史进程,我想。你是对的。撇开了利益纠葛,我觉得你是对的……”

“嘿,这大兄弟会说话啊,有觉悟啊!瞅瞅这小嘴,叭叭的,真特么甜!”

这时候老白凑上来咧个嘴一边拍着疤脸的肩膀,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不错不错,这回哥们要是不幸光荣了,记得给哥们立个碑哈,就搁你家门口,不过哥们你混京城的吧?听说那地皮子挺贵啊,要是立碑成本有点太高的话。放你家祖宗祠堂也行……”

扑哧!

他这话一出口,我旁边的海瑟薇没忍住笑出了声,紧接着,我们这边的人更是笑成了一片。

进了人家祖宗祠堂,丫可不是要当人家祖宗么?

不过别说,老白这话还真是话糙理不糙!

真说起来。我们帮了他疤脸这个忙,他喊声祖宗,不冤枉!

我看见疤脸的表情一下凝固了,就右眼眼角飞快的抽搐,看着表情别提多滑稽了,最后。疤脸深吸一口气,一连吞了好几口吐沫才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一些,然后清了清嗓子,立马转移了话题,不再说那些风凉屁话了,直接道:“葛兄弟,你们要的东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让军工厂连夜赶制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直接一摆手,说道:“海瑟薇,让兄弟们换装!”

没错。我们要的东西,就是统一的制服!

我这边的人员实在是过于驳杂了,各个势力的人汇聚,服装不统一,于是我就要求疤脸给我们打造统一的黑衣,同时。在外面要覆盖甲胄!

甲胄样式,仿造唐代明光铠!

这是修炼者之间的战争,最终还是要用冷兵器交战,而明光铠恰恰是防御这个的最佳物件。

当然,这些寻常铠甲保护的并不是我们这些人,而是最下面的武士,这些武士在和青衣那边短兵相接的时候,身上套上一层厚厚的甲胄的话,能有效保护自己,也算是我对这些人的负责吧,他们不远万里的跟着我来到华夏战场,我能让他们少受一些伤害都是好的!

换装的过程很快。一个多小时以后,我身边已经站满了武士,他们黑衣黑甲,胳膊上缠着白布条,甲胄在月光下泛着冰冷的光泽,手握刀尖。十分威武。

黑色,是我们的庄重,白布条,是我们的仇恨。

那是我对李叔和黑子的祭奠,这一场战争,本身就是一场复仇之战!

哗啦!

忽然,出乎我预料的,许多旌旗在人群中扬起。

血色的旗面,中间有一把形状霸气,有着特殊气运的大剑!

这样的旗帜我从未见过,可是当它扬起的瞬间,我心中的却有一种莫名的澎湃呼之欲出。

“这是……”

我有点错愕的看着四周。

“血色圣旗,这是血色圣旗……”

我胸口黑雾涌动,有四条身影站在了我面前,墨桀、洛凰、太篱、玄珩四人竟然冒了出来,他们的情绪看着都特别特别的激动,纷纷擦拭着眼角,最后,玄珩抬头感慨:“十亿年了,整整十亿年了,血色圣旗终于又一次飘荡在了大地上,遥想当年,血色圣旗所到之处,万千勇士前赴后继。旧日的辉煌,如今终于重现……”

于是,我明白了,血色圣旗,应该是圣王的旗帜了。

个中寓意,一眼就能判断。

血色的世界,是太古的世界,也是如今的修炼者的世界,那旗子上的剑,应当是天道圣剑了,寓意着圣王,这面旗子是在告诉世人,乱世不断,圣王永恒。

我下意识的看了三清一眼,三清看似平静,可我能看到他身体其实在颤抖,想来,这旗子应该是三清要求打造出来的……

这场战争,是我与青衣的战争,也是圣王与张道陵之间的战争……

完成了集结后,我们没有在这里过多耽搁,就在这军港乘坐上了疤脸安排的飞机,直奔祁连山而去。

午夜时分,第七日的终结点将近之时,我们终于抵达祁连山,我已经能听到下方震耳欲聋的炮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