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血战祁连(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复仇,并不是这一场战争的主旋律。

李叔的逝去让我很心痛,也让我很无奈,怒火中烧,想用一场场的疯狂屠杀来宣泄自己心中情绪。

可是,我不能那么做,我不能让自己失去立志,在我的内心中,对于这一场战争的定位是——未来!

是的,我希望能通过这样的一场大战为我身边的所有人杀出一片有活路的未来,青衣已经将三道神印归一,即将得到张道陵的全部力量,或者说,在现在他的意识形态当中,已经带上了张道陵的影子,对这些我是一无所知,因为迄今为止青衣还一直都没有露面呢,不过这些不重要了。三道身影归一对我产生的威胁是实打实的,我必须趁着现在他还没完全恢复就干掉他了,决一死战的那种,不是我死,就是他亡,这样我的人才会有未来!

所以,此刻我心中的疆场在祁连山的顶部,根本没有放在李叔的身上,不是我对他没感情,而是我得对更多还活着的人负责,正因为如此,我不想在这里和老白、陈煜他们在李叔的事情上纠缠太久,一心想冲上山头,不过,在听到陈煜的话以后,我一点点的冷静了下来。

人一冷静下来,许多事情就浮出水面了。

不用说,能让老白和陈煜他们如此表现。恐怕,这个杀害李叔和黑子的人,又是和我有一定渊源的。

那么这个人是谁,就很好猜测了。

一个,是青衣和胖子他们,这些人曾经与我共事,和我有很深的情谊,不过显然这些人不会让老白他们如此忌讳,如果能俘虏这些人。恐怕我是第一个想要跳出来处死他们,图个干净利落的人。

另外一拨人,应该就是我的母系氏族了吧?

葛家和天道盟打打闹闹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中间的关系其实一直都撇得清,唯独到了我父亲那一代,这段关系才变的扑朔迷离了起来,因为那一代的时候,我们葛家和天道盟内门的柳家进行了一次联姻,一下子那边的人反而成了我的亲人。

不过,柳家的这些人,寻常人我想白无敌他们也可以不用请示就能杀,可唯独有一人……

我心中已经有了太多的猜测,也基本上锁定了一个目标,心里头有谱了,于是,我就摆了摆手,道:“走吧,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说完。我自己率先钻进了工事里面。

这工事修建的还是有些仓促,在接连不断的炮火打击中,有一些地方已经塌陷崩溃了,里面很是狼狈,空气也不大好,有些闷,还夹杂着刺鼻、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已经有不少武士在这里面守卫着了,可以说是重兵环绕,然后越过几个隔断,终于,我在工事最深处见到了我要见的人。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在这肮脏的环境中,她身上的衣服也难逃厄运,上面难免会沾染一些污渍,看起来多少还是有些狼狈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她的风采仍旧如同从前一样,坐在那里便是一位俏佳人。

柳倾国!

我一眼,便认出了她,事实与我猜测一模一样,被俘虏的果然是我这位好生母。

在她的身边,是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这男人可不就是我这位好母亲找的那个男人么?当初在华山,此人可是口出狂言要做我爹呢,只是此刻却被张博文熊在了角落里面,根本不敢有其他的动作!

在柳倾国旁边的地上,放着一具尸体。

喉咙已经被割开了,显然已经死去多时,正是李叔,还有一堆狗皮,不是黑子又是谁?

这些看的我心疼,最后轻轻别过了脸,不忍再看。

柳倾国却是在看到我以后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孩子,你终于来了,快让你的这些人撤走吧,他们竟然用刀对着我,对着你的母亲!”

我没有回答,目光在四处游离,最终还是又一次回到了李叔的身上,然后别过头看着我这位好母亲,问道:“你做的?”

“不是我!”

柳倾国当下很干脆的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拽住她旁边坐着那个男人的衣领,说道:“是这个人,就是他用刀割断了李长生的脖子,那把刀我现在还保留着,上面还有他的血手印,不信我一会儿拿给你看,那只狗也是他执意要烹掉的,最后还吃了不少狗肉!”

“臭婊子,你血口喷人!”

那男人一改之前畏畏缩缩的模样。当场就站了起来,态度特别的激烈,说道:“如果没有你的授意,我敢那么做吗?现在居然一下子把我推了出来,再说,那只狗你难道没食肉吗?你还说,那个孽种喜欢什么,你就要摧毁什么,至少。这样能得到青衣赏识,日后青衣发达了,免不得会重用,反正,在博取青衣欢心的路上,别人做一分,你就要做十分,毕竟那个孽种是你生下的……”

啪!

他还没说完,站在他身后看守着他的张博文抬手就是一巴掌削在了他的脑袋上。就跟教训小学生一样,抽的特别响亮,估摸着是他一口一个孽种让张博文也很不爽吧,当场张博文便呵斥道:“谁让你站起来的?谁让你说话的?”

一巴掌过去,这男人老实了,连连对着张博文和我们几个点头哈腰,道着歉……

看那样子,真像一条狗。

不,他至少不是一条好狗,不如黑子。

看着这人,我也是悲从心来,这就是我这位好母亲选择的男人?当初她抛夫弃子,就为了这么一个东西?

我替我父亲感到不值得……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柳倾国连连摆手,说道:“孩子,你不会相信这个人的话吧?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做呢,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么?

我不禁冷笑,这事情若是别人做。我不信,虎毒不食子,可要是换了我这位母亲,我信,她伤害我的还少么?为了博取青衣的欢心和赏识,再多来几下又有何妨?或许,在她眼中,我根本不是怀胎十月得来的,于她而言,我连一个路人都不如,带给她的只是厄运和灾难!

“黑子的肉汤,好吃么?”

我深深看着她,问道。

柳倾国看了眼我挂在腰间的头颅,没敢说话。

“你冷吗?我的母亲?”

我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了那四个字。

柳倾国大概是丝毫没听出我话中的讽刺,连连点头。

我笑了笑,没说话,只是对着柳倾城身边的那个男人勾了勾手指,对方当场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我身边,不过,当他看到我高高举起的屠刀时,一下子瞳孔急剧扩散,疯狂的尖叫了起来,不过片刻后,尖叫就变成了惨叫。

噗!

我一刀斩落他一条手臂。

这男子倒地,疯狂的吼着,而这只是更加激发了我胸中的怒火,手起刀落,劈掉了他的手脚,我的所有仇恨都宣泄在了他的身上,最终,他彻底丧失了行动和挣扎能力。

我目光四处游离,最终落在了工事里的一口大锅上,那应该是躲在这里的武士做饭用的,而后我一摆手,只说了两个字:“烹杀!”

此人一听这个,顿时满地翻滚,可四周的武士不饶人,拎着大锅,扯着他拽到了外面。

从始至终,我都在冷笑,他不是喜欢吃狗肉么?煮了黑子,那我也煮了他,一报还一报,还算公平!

外面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而我在工事内始终都在与柳倾国对视着,柳倾国大概是感觉到了恐惧,身子瑟瑟发抖,对我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直都在和我说什么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而我始终都在沉默着,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她。

千刀万剐?

我做不到,不管怎样,她生过我,这是我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承认的事情。

放掉?

我也做不到,因为,我放了,我下面的兄弟怎么看?李叔对我那么好,被这么女人杀了,而我念及私情,竟然放了她。我的兄弟恐怕也没人敢跟着我了,他们辛辛苦苦跟着我南征北战,流血流汗,到头来看着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想有朝一日柳倾国对她们下手,我也是如此?

那样,冷了人心!

反正,我现在还没想好怎么来处理她。

终于,一名武士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进来了。放在了桌案上。

“我请你来喝肉羹。”

我指着那碗汤,闭上了眼睛,缓缓说道:“祁连山冷,驱驱寒。”

柳倾国盯着那碗汤,喉咙涌动,最后一扭头干呕了起来。

我没看她,自顾自的说道:“黑子在我刚刚入行的时候,几次救我性命,它是狗。可于我而言,如兄弟,你烹杀它,如烹杀我,食它肉觉得美味无比,相当于是觉的我也是一碗羹汤,你既然无情无义至此,为何现在喝不下这碗用你情夫所烹的羹呢?”

说完,我站了起来,心中迟疑不定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决定,深深看着柳倾国,道:“到现在,我还是那句话,我不爱你,也不恨你。本来,若你不杀我李叔,不烹黑子,我就是俘虏了你。念及你生过我,我也会放你一条生路,可现在,你把事情做绝,我留你和我下面的兄弟交代不了,所以,我还是送你上路吧,你这样活着很累。”

语落,我拍了拍陈煜的肩膀:“她对我们这边的人的所作所为千刀万剐不足惜。你们也心中有恨,我都知道,可,终究与我有很深的瓜葛,这个世界留她不得,但,让她安稳的去,这样可以吗?”

这件事情,我在询问陈煜,因为我知道,陈煜和老白他们都在看着我。

陈煜没说话,最终,一伸手,一缕尸气在桌子上面缭绕,行成了一颗黑乎乎的珠子,那珠子,能毒杀所有人。

服下这珠子,大概不会痛苦。

显然,陈煜和老白他们对我最终的这个决定还是服气的。

“我不会灭你轮回……”

我看着柳倾国,说道:“在这个世界的终结,并不是真正的终结,还有一片修炼者的世界在等着你,葛家一门的人都在那里,我的师父也在那里,他们才是那个世界的主宰。你还是去那里吧,我不会在这个世界对你用狠辣的手段,也不会让你感到痛苦。你就安安静静上路吧,去那里,找我父亲,如何处置你,问他吧,我无权决定,就这样……”

说完,我负手转身准备离开。

头一次,我看见了柳倾国的泪水!

她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那颗黑色珠子扔进了嘴里。道:“不管怎样,谢谢你,这样的决定,很好……其实,如果早知道会有你这样一个出色儿子,或许当年,我不会背叛葛家。”

我没敢在看她,快步离开了……

其实,到了最后这一刻。她还是没懂……

如果我出色,她会留下?

多么讽刺……

难道不出色的儿子就活该被抛弃吗?

婚姻和亲情,在她眼中,终究是可以放在利益这杆秤上称出分量的东西……

她,对吗?

或许,即便我让她平静的去修炼者的世界,最终,她也过不得我父亲那一关吧……

只是,那些已经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世间安得双全法?到头来,如此对待她,我想,大概也是我在这件事情中间唯一能找到的平衡点了,他们那一代人的恩恩怨怨,我只能将她送去,让他们那一代人自己解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