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血战祁连(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闭关半年,我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追寻如何打开神秘之门,也不能说是毫无进展,至少,我已经可以让那神秘之门呈现出来了,甚至,可以耗费自己的生命力,免力驾驭神秘之门,但具体有什么威力,我不知道!

现在,我不想寄托在那虚无缥缈的神秘之门上。

因为,这半年来。我的收获不止于此!

闭关的日子里,我也曾无数次的推演我的悍刀之路,可惜,最终以失败告终了,因为悍刀决是杀生刃,但同时也是一把心刃,镌刻着自己一生的写照,闭关的日子安静而清苦,没有那种心境,我根本无法在走出新的路,但是至少肯定是有了一些感悟的。

而现在,青衣让我绝望,让我疯狂,让我将生命最后的狂热全都投注在了这片战场上,但同时,也给了我在绝境中走出新路的环境。

我是他的磨刀石,他又如何不是我的垫脚石?

而今,悲愤欲绝之下。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又一次悍然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刀,心中的许多情绪与上苍遥相呼应,勾动天道之力,一步踏出,劈出了第七刀。

悍刀决第七式。侠骨!

这是我赋予这一式的名字。

何谓侠骨?

侠,在华夏人的眼中是一种犹如奥特曼、蝙蝠侠一样的存在,他的定义已经根植于华夏人骨骼中。

侠骨,它是英武刚强,也是无所畏惧。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此,为侠!

我此时想图存,但我的图存,不是苟且偷生,而是用我手中的刀,杀出我自己的一条活路,带着我所爱的人离开是非之地,危檐之下。

那么,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纵然他青衣征服了天下,可他永远不可能征服我,我葛天中就站在这里,他的巴掌能拍碎天地,但是,拍不碎的是我的骨,我,伫立不倒,当所爱之人受到威胁,我愿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胸膛去迎接千夫唾骂、钢枪冷箭。

这边是我的侠骨,我不为这个世间绽放,只为我所爱之人绽放,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仅此而已。

轰隆隆!

天穹轰鸣,为我心中所念而感,降落天道之力,最终,这天道之力凝聚成了一柄长刀。伴随着我手中百辟刀落下,直接朝着青衣劈去!

青衣昂首对天,他封印了自己的容颜,我也看不清他的脸上到底书写着什么样的情绪,不过他很淡定,在那天道之刃抵达他头顶上的时候。他才终于有所动作。

铿!

青衣出剑了。

这是这一次战斗中他第一次拔出自己的却邪剑,剑刃出鞘,飞快朝上空抹了一剑,如一挂血色长虹划破天空。

咔嚓!

大道之剑碎裂。

“越来越有意思了。”

青衣倒提长锋,歪着脑袋,似乎是在打量注视着我。道:“不得不说,葛天中,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敌人,如果你不在了,我大概还真的会觉得很寂寞吧?你身上确实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每当我认为你已经达到极限的时候,你都会给我来一个惊喜,总能逼出我想象不到的东西。那么,继续吧,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这个世界我已无敌,也唯独你能让我兴奋了,我便尽情的享受着最后的晚餐!”

他很傲气,言语中,看似在抬我,其实那种看不起我的情绪是根植在骨头里面的。

或者说,他有什么时候看得起我了?

我确实样样都不如他。可那又怎样呢?世界不是他的,他牛逼,难道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我也有,世间的每一个人都有活下的去的权利,穷人不比富人贱,生存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谁也没资格蔑视践踏他人!可以因为仇恨去毁灭一个人,但请记住,生命的本质是公平的,在毁灭他人的时候,有事说事,不必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青衣,他激起了我作为一个生物,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拥有的最基本的骄傲和底线。

我不知道青衣勾勒的秩序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大概是大家各司其职,整个世界像一台机器一样规规矩矩的运转吧?但是,我知道我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现在我穷,只能独善其身,若有一天我发达到兼济天下的地步时,我想,我也一样会为我想要的世界去奋斗,没有那么多的规则,就是一个充满了人情味的世界。法大,情也大,一切都丰饶,彻底泯灭掉一切的黑暗,人与人之间不在冷漠,那是一个充满信任、充满忠义礼孝的平和的世界……

追求这样的世界。也是我的路!

于是,面对着青衣的不屑一顾,我用尽自己全身力气举起的手中的刀,轻轻笑道:“我杀人,但我不蔑视他们的存在,而你看不起别人。一个看不起别人的人,不配统治这个世界,即便,你心中有正义,可你心中没有光,众生,需要的是光,若有朝一日我成神,愿让世间充满情义,我是魔,命运蒙上了我的双眼,让我前方一片黑暗,可我却用这双被仇恨蒙蔽的双眼来追寻光明。悍刀决,第八式,开天!”

轰!

我身上的血气冲天而起,与苍穹遥相呼应,最终,那血气撕裂了天穹,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了天空中,下一刻,一束强光猛然间从天空中激射下来,直冲着青衣就过去了。

这一次,青衣身上冒出了恐怖的气息,他,又一次撑起了自己的太极阵,显然,这一次的攻击让他都不得不正视。

终于,那束光打在了太极阵上,竟然直接洞穿了太极阵,青衣大骇,明显这出乎了他的预料,侧身躲避,但还是没能完全躲开,“嗤啦”一声,他的衣服破碎了,身上出现了一抹血痕。

“三千大道之力,竟然能调用最本源的光之力……不才不过圣人,狂化后竟然用出了这样的力量,怎能留你?”

青衣错愕片刻,只等天空中那黑洞一消失,抬手就是一剑!

这是他的全力一击!

此刻,我真的没有太多力气了。但,还是用最后的力量抬起百辟刀来阻挡!

这一剑,真的无坚不摧!

玄珩撑起了绝对防御,被直接打破,我听到了玄珩痛苦的嘶吼,显然。玄珩被打伤了!

墨桀尝试去阻挡,也被击伤!

洛凰用生命之火凝聚出了火焰之盾,可仍旧被打破,洛凰伤。

最终,我的百辟刀上浮现出了血色的符文,虎啸惊天,可仍旧难以阻挡这最后的余威,那血色巨人被打碎了,最后的剑光与我百辟刀碰撞的瞬间,只听“铿”的一声,然后我就听到了太篱的惨叫声。

太篱也被击伤!

叮叮当当。

最后,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金属落地声。我看到了百辟刀的断刃……

百辟刀,折了!

这把追随我四处征战的刀,陨落在了这里,上面符文幻灭。

武士的刀折了,那,这个武士已经不存在了!

我惨笑一声。身上真的没有丝毫的力量了,体内空虚,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枯萎,死亡在迫近,最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但,我没有后退。

我败了……

“你可以上路了,我的朋友!”

青衣对着我轻轻说了一句,一步步朝着我走来。

然而,出乎我预料的是,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肚兜的小小的身影竟然一下子出现在了我前面,张开双臂拦截住了青衣,用自己稚嫩的声音对着青衣喝道:“不许伤害爸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