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血战祁连(七)/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墩儿!

“臭小子,回来!”

一下子,我着急了。

青衣的主要目标可就是这孩子,甚至,在他看来,毁灭墩儿比毁灭我都要更有价值,鬼胎乱世,这已经是青衣心底根深蒂固的一个观念了,要让他改变,除非是母猪会上树,他才不会看墩儿平日间到底多么无害,在他看来是邪恶的,就一定要泯灭,我丝毫不怀疑他能不能对一个孩子下手。现在的青衣,又有什么事情是真的做不出来的呢?

所以,当小墩儿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是有点慌了,虽说已然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但当墩儿真的暴露在青衣的獠牙下的那一刹那,我的滋味儿很不好受,犹如被人活生生的扼死了自己的心脏一样,就连呼吸都变的困难了起来,大概也是出于一种护子心切的情绪,这样的情绪赋予了我无上的力量,我竟然支撑着自己已经濒临极限的身体一下子坐了起来,瞬间,我的皮肤生疼,就像是身子要被活生生的撕裂一样,不过我也顾不上这一切了,伸手一把就将墩儿捞了回来,死死的抱在自己怀中,生怕他就这么被人夺去,我身上的鲜血染红了墩儿白皙柔嫩的皮肤,看起来触目惊心。看着他眉宇间带着的那与木兰几乎是如出一辙的英气和朝气,我直觉一颗心都在被千刀万剐一样,只是本能的蜷缩着身子,用自己的身体将他保护在怀中。

我知道,此刻的我,一定是非常狼狈的。

“爸爸不怕,我保护你……”

墩儿大概丝毫不知此刻我们到底在面对着怎样一个敌人,在我怀中动了动身子,忽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擦拭我的眼角,道:“爸爸你怎么哭了呢?是在想妈妈吗?”

哭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再看墩儿的手指上,确实是沾着一些亮晶晶的液体。

我想,我心中的情绪大概不是思念,而是,对你们母子的愧疚。

“爸爸不怕。”

我轻轻摇了摇头,此刻战场上喊杀震天,每时每刻都在有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逝去,可是对这一切我已经漠不关心,恍如置身事外一样,眼中只剩下了墩儿。

爸爸担心的只是你……

我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好一幕父子深情。”

这时,青衣的声音终于冒了出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没有看他,始终都未抬头,但我知道,青衣正一步步的朝着我走来,他的步态大概很慢,因为他尝试着在精神上打败我,用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一步步的镇压我,一步步的给我施加压力,随即他话锋一转,轻叹道:“可惜,你们都是天不容的人,当年,我曾一力劝告你,莫让鬼胎诞世,可你违背承诺,最终酿下滔天大错,哪怕你们这对父子感情再真挚,这天下也没有你们容身之处,今日,便是你们的终结了!”

是天不容我们吗?

不。天道无垠,能包容这天下的一切善与恶,罪与罚。容不下我们的,仅仅是你青衣。

你,不是天!

我心中冷笑,可这个时候,我也懒得再去与他理论。我已经很疲惫了,只是蜷缩着,尽量将墩儿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他,这是我这个父亲能给予他的最后的庇护了。

谁知,这个节骨眼上,墩儿竟然忽而挣扎了起来。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他小小的身躯上也不知道哪来的那样的力量,竟然一截截的将我给顶起来了,然后他抬头怒视着青衣,小脸上的神色很认真,盯着青衣,一字一顿的说道:“害死了妈妈。我记住你了,现在,你又来害我的爸爸,你们这里的所有的人,每个人的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如果哪一天我长大了。你们怎么对待我的爸爸妈妈,我就会怎么对待你们。”

“可惜,你没有那个长大的命!”

青衣浑身一震,身上的衣袍猎猎作响,喝道:“这么一丁点大的一个东西,竟然如此大的怨气和煞气,与你那桀骜不驯的爹一个样子,怎能容得你!”

说完,青衣豁然抬起自己的手掌,直接朝着我这边就劈出一掌!

“我不怕你!”

墩儿是丝毫不让,他身上能量沸腾,阴与阳的气息缭绕着,竟然一下子从我的怀中挣脱了出去,漂浮在半空中就与青衣正面对抗。

青衣的这一掌。完全是全力施为了,可见他的必杀之志,看的我睚呲欲裂,而墩儿的身体也一下子变的明灭不定了起来,张开小嘴巴,哼哧一口竟然将青衣交织出的道的力量给全吞了。

然后,我就看见墩儿的身体几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小皮球,圆滚滚的……

不过到了这里并不是重点,紧接着,墩儿一张嘴又将青衣打来的力量全部吐了回去!

青衣大惊,连忙提起却邪剑在空中划出一个太极图,而后狠狠朝前一次,那太极图当场向前飞去,足抵挡墩儿吐回去的力量,只听得“轰”的一声,太极图破灭,青衣连连后退。

墩儿也在这个时候跌落回我怀中,他捂着自己的小肚子,直哼哼:“疼,好疼,爸爸。这里疼……”

我看的心疼,心知青衣现在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已经远远超越了墩儿的吞噬极限,这一下子明显是把墩儿给撑坏了,我实在不敢想象,下一次青衣的攻击会如何,墩儿在吞噬,恐怕会爆体而亡吧?这回,我死死的抓住这小子,不让他挣脱我的怀抱了,我宁可抱着他就这样化为尘埃,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打碎的在半空中,任何一个父亲都看不下去!

而青衣在一连退出很远后,又一次提剑杀了上来。他脸上一团朦胧,我看不清,但我知道此刻的他一定是气急败坏的,曾经被墩儿吊打,如今三道神印合一,竟然又一次让一个孩子击退,作为一个高手。他怎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情?

谁知,就在这时,我身后竟然传来三清的一声怒吼。

“青衣,受死吧!”

这一声怒吼,可以说是撕心裂肺,我已然从三清的语气中听到了死志!

而青衣呢?猛然间在半空中来了一个急刹车,仿佛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竟然顾不得攻击我和墩儿了!

莫不是三清有什么绝技?

我心中一惊,忙回头看三清,发现我这边的四个至尊竟然扔下敌人出现在了我身后,就并排站在半空中,他们身上力量沸腾,在一截截的攀升,就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看起来朦胧模糊的脸蛋竟然一点点的变的清晰了起来。

他们,正在解开自己的封印!!

这一切让青衣恐惧,也让胖子和张金牙他们那些至尊畏惧到了极点,胖子和张金牙他们都顾不上和三清他们死斗了,纷纷掉头就逃跑,仿佛遇见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一样!

这个时候,三清他们终于露出了自己容颜。

铁山便不说了,我早已见过。

而大长老,那是一张写满了沧桑的脸,皱纹交错,但是却很平静。

至于易天歌,真的很帅,这是我给他的评价,拥有精灵族血统的他实在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男子。

不过,等我的视线落在三清脸上的时候。我浑身巨震,整个人如遭雷击。

妈了个巴子的!

这是此刻我唯一想说的话!

这三清未免长得也太漂亮了吧?

没错,就是漂亮,他真的不能用帅气之类的词语来形容,只能用漂亮来形容!

青丝如瀑,垂落在背上,额头光洁。皮肤白皙,瞳孔深邃,琼鼻挺翘圆润,嘴唇小巧,嘴唇略薄,不施粉黛,但嘴唇却呈现出一种迷人的粉红色……

实在是太漂亮了!

整个人都有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强烈美感!

我实在没法想象这样的一个人是男的,而且裤裆的家伙事没准比老子还大呢,说话的声音也是低沉沧桑……

“你们疯了,都已经疯了!”

青衣怒吼道:“竟然要解开封印,这是要用敌人的力量来消灭一切!你难道真的没有最基本的操守了吗?”

“没错,我们确实是疯了!”

三清开口了,只是这一次不再是男音。取而代之的是非常甜美悦耳的女声,就是声音里带上了不加掩饰的仇恨,看着青衣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不是圣王统治的世界,那么毁灭也罢,至少,于我而言,一切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妈的……

我被画风的忽然转变弄的毛骨悚然。

三清根本不是长得漂亮,而是……根本就是个母的?

难怪墩儿从前说她漂亮,我还以为丫是一基佬呢,让易天歌那么迷恋,到头来是我看不清她的本质而已!

反正,当一切的面具撕开的时候,我是有点接受不了的。

轰隆隆!

这时候,天穹变色,雷鸣滚滚,天地间陡然刮起了凛冽的阴风,一层层朦胧的绿色雾气正从云层中飘落下来,很快,整个战场已经变成了一片绿色的地域,看起来有些惨淡,犹如末日降临了一样。

我能看见,这绿色的地域中,似乎有魔影在闪烁!

“撤离!”

青衣口中非常果断的说出了这两个字,然后,他竟然都顾不得与我纠缠了,更顾不上来收割我的性命,匆匆忙忙间掉头就跑,同时还招呼上了他身边的那四位天尊。

“你的尊严呢?真正让你为这天地扛起强梁的时候,你就是如此的表现?那你所谓的统治,我唾弃它,你所谓的正义,我不屑一顾,从始至终,你都是一个自私到极点的人,你扛不起这众生的担子!”

三清傲立于虚空中,清亮的眸子看着青衣,眼中充斥着一种蔑视,仿佛这一刻她才是高高在上的,道:“若是圣王在这里,他绝对不会惧怕任何势力,哪怕白刃加身也眉头不皱,这才叫做领袖风采,也叫做傲骨,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统治这片天地,你不如他,一百个你加起来都比不过他一根手指头,纵然你有盖世的修为和道行又能如何?你征服不了众生,征服不了民心!而今日,你也走不掉,我愿以我血祭苍天,为圣王扫平道路!”

说完,三清竟然直接奔着青衣就冲杀了过去,她忘却了四周的一切,纤细的身体爆发出了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明显竟然是要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留下青衣!

我知道……始终威胁着这个世界的那些力量,最终还是要粉墨登场了。

它,才是青衣所恐惧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