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求死不得/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瞬间,我能感觉得到,因为激动,我自己的灵魂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我寻寻觅觅,为了找到他付出了太多的努力,也做了太多太多的尝试,到底做了多少事情,到现在连我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可惜灵魂不会哭泣,否则,这一刻恐怕我已经是泪流满脸了吧?踏遍天下寻找他的踪迹,没想到最后他就在我的身体里面……

“圣王……”

在我灵魂深处的那道声音又一次响起,那声音沧桑,每每听闻,我都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想,那应该是跨越了万古轮回。曾经的酸甜苦辣都被时光磨灭成了一道道充满了回忆色调的印章后,最终才酝酿出来的一种情怀吧,他去伪存真,抱朴守拙,口中的一字一句都在流露着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我想这大概就是圣王超脱于凡人的地方,他经历的太多了,看的繁华与狼藉也太多了,所以他甚至一切的虚伪都不过是浮世的泡沫,最终,每个人都无可逃避的要回头来面对真实的自己,只可惜,凡人大概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自己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违背心意,而圣王已经跨越了这些,我从他的话中就能感觉到他那种让人心酸、也让人宁静的情绪,每一声叹息里都是故事:“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如果不是你说,我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呵,圣王,万古的泡沫与浮夸尽在这二字之中,圣者,以恩德教化四方,又用脊梁顶起众生的苍穹,王者。以手掌破灭黑暗,又用无上伟力踏平太古的动乱,合二为一,方为圣王,可惜,这世间又有什么生灵能真的做到这一点呢?所谓圣王,不过是他们捧我时候给我的一个名头罢了,我当初也是执着于这些。刻意的去追求所谓的公平,总是把最好的给了他人,最终辜负了那些始终都爱着我的人,当命运将你推到悬崖口的时候,便也是去伪存真的时候了,那时方才发现,曾经你刻意善待的人,他们当初捧你最甚。最后踩你也最狠,而那些真的爱你的人,才会始终如一。以后,便叫我无名氏吧,这圣王二字,我是不愿再听到了,这两个字的责任太重,我背负不起,我累了……未来的某一日,你最终也会站到我所在的那个高度,到那时你就会发现,众生之口难平,人性诡诈难料,无论你怎样做,怎样去善待他人,终究别想让每一个人都真的赞美你,也不用奢求你的付出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我心中无怨,也无恨,种种于我如过眼烟云,只是,我不想再为天下先,不想再站出来了,风口浪尖没有平静,只有失去……”

听后,我渐渐懂了……

圣王,其实并未真的消亡,他一直都在,只可惜,他心冷了。

我忽然明白了当初四方之神他们慨叹时无意间说起的那一句话——这天下苍生,真的欠圣王一个公道。

太阳纪元时所发生的事情,恐怕当中有些蹊跷,无论是四方之神也好。还是酆都与星空大帝也好,亦或者是千千万万如他们这般的人也罢,他们所了解到的东西,恐怕未必都是全部,到最后他们全都错怪了圣王,圣王什么也没说,站在他那个层次,恐怕也不适合去解释。只是默默承受了一切……

无尽岁月以来,圣王一次次的轮回,他的意识如现在一般,一直都藏在那些轮回身的身上,从太阳纪元到灵性纪元,再到神鬼纪元,再到光的文明,再到第五纪元。他的轮回身走过了漫长的五个纪元,也就是说,圣王曾经亲眼看过了五个文明纪元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大概他也看到了第二纪元时群雄并起后对他的遗忘,他也看到了神鬼纪元中各个神话体系里的神灵们对他的消息的抹杀,更是看到了酆都他们对他的背叛……

这一切,恐怕他都看到了!

他认为自己已经为了这个世界付出了一切,可却得到了背叛和抹杀。以及对他的恨,这个中滋味,我想我很理解他,因为,我也同样体会了这一切……

其实,他一直都清醒着,完全可以复生归来,将那些叛乱分子全部抹杀。可他没有那么做,只是冷眼旁边那些跳梁小丑在那里上跳下蹿。

因为……他心冷了!

哀莫大于心死,他还不如缩在轮回身的意识深处一世世的轮回下去,那里或许才是他能宁静的地方……

直到,到了我这里,大概我的人生轨迹与他曾经所遭遇的事情极其相似,触碰到了他心中那一根最敏感的心弦,于是,他才终于出现了。

我也算是明白了,每每见到太篱与玄珩他们时,心中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出现,催促着我去做一些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譬如,当初在太篱与恶魔大帝生死大战的时候,最后我就莫名其妙的跑回去了,由此可见。当时恐怕就是圣王在驾驭我的身体,他太强大了,能轻轻松松抹灭我的意志,控制我的身躯,也就是说,他想回归是分分钟的事情,前提是,他想……

经过圣王这么一说。我也渐渐的冷静下来了,最初的那种激动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回想着自己这一路来的寻寻觅觅,我只觉莫名的好笑。

葛天中不死,圣王不归!

如今归来,又有何用?我又何必去激动?

我终究离开了我的爱人,我的孩子,也离开了那些与我荣辱与共、生死相随的兄弟好友……

迄今而来,若说后悔,绝对没有,因为我已经做完了我想做的一切事情,我也保护了我所爱的人,我的夙愿已经达成,或者说,相比于圣王,我幸运的太多……

他当初因为虚名,放弃了自己所爱的人。

而我,世人欺我、骂我、笑我,唾我为魔,千夫所指,可我至少保护了我所爱的人。

葛天中这一辈子,没白活!

这一去,亦无悔!

什么天下,什么圣王,现在又与我何干?一去便罢了!

想及此处。我心中坦然,意识一旦陷入宁静,便开始飞快的溃散了……

“满心死志,倒是会寻个舒坦,你若就这般逝去,我怎么办?”

哪知道,圣王根本不打算放过我,他的声音又一次在我意识空间响起。

紧接着,我就感觉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在拉拽我的意识,很快又一次将我的意识凝聚了起来!

“你到底要怎样?!就是看我和你遭遇相同,同命相怜,所以,拉着我要和我聊聊天吗?两个已死之人做个伴?”

我不禁气急,现在我已经做完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他觉得自己很累,我也觉得自己很累啊,所以,我就想来个一死了之都不行?哪有这么做事的,死皮赖脸的拉着我不让死?我也不管他是不是圣王了,反正现在一切了结,我也用不着他了,就想来个痛快,直接说道:“行了,这天聊到这就行了,麻烦你放手,我先行一步,找一个宁静的去处,而您老呢?这一世结束,赶紧去下一世的身上缩着去,品尝享受你的万古孤独去,咱俩掰扯明白行不行?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就这样!”

“你还年轻!”

圣王很认真的和我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你真的以为一切都终结了吗?你所消灭的恶魔,不过是百万分之一罢了,虽然暂时关闭了它们前往这个世界的通道,如无的修炼者爆发惊天大战,就这个文明纪元的文明程度而言,可能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发展,这个文明纪元的文明程度才会引来太阴帝国的注意,进而发生前几次的悲剧。但是,别忘了,你的那些亲人朋友可全都是修炼者,而且个个都是头角峥嵘,如无意外,他们绝对能活到那一天!若是不剪除那些恶魔的话,最终,你所珍视的那些人还是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屠杀,今日在这个地方爆发的大战,想必你刻骨铭心,那些恶魔是如何进行这场屠杀的你也看见了,未来,还会发生!还有,那个你又爱又恨的年轻人,你将他放逐到了轮回深处,你就真以为他回不来了么?走到他那个级别,最终必然能在时光中逆流而上,时间不长,万年足以!那个年轻人虽说有些狂妄自大,包括酆都他们都以为超越大帝就已经是终点,其实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若你能拥有我的力量,灭杀他不成问题,可如果你就这么闭眼,等他从轮回中走出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别说,他的话真的打动我了,至少,激起了我的求生欲望!

不过,我对他的目的还是有些好奇,最终问道:“你和我说了这么多,我还没弄明白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死……”

圣王给了我这样一个回答!

那一刹那,我的意识真的短暂的出现了空白的状况。

可笑吗?

乍一听,真的很可笑,哪有活腻歪了想死的人呢?

可是……

再仔细一想,我只感觉到了悲凉,到底得经历过多少的事情,最终才会产生这样的情绪……

“我的力量,终究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财富,这力量得于天。最终还应当用来保境安民,还给这天下苍生……”

圣王用一种缓慢而低沉的语调说道:“可是,我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再做这件事情了,但,做事总该要有始有终的,我终究还是得将这一切延续下去……之前,我看过了很多人,轮回在一世又一世的进行着,可,最终还是没有一个让我真的产生了这种冲动的人。直到,你出现。我曾经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你都做了,我曾经一直在做的事情,你也想做,真的很好,如果……能给予你这一切……或许,你能承载着我的意志,将我当年始终没达成的愿望全部达成……”

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了。

下一刻,一道神秘的力量拉拽着我离开了意识空间,紧接着,我睁开了双眼……

胸口的断刃仍旧在,可是,我却未死。

一时。我错愕:“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

“逆转规则的力量罢了……”

圣王在我心中轻轻的叹息:“好了,你该去一个地方了,到了那里,这万古的恩怨与你想知道的一切,都会有答案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