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最终的墓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如一个木偶,始终都在被圣王牵着走,到现在还没回过神呢,紧接着他又给我来了这么一个重磅炸弹……

万古的恩怨……

说实话,以前,我很想知道,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我又忽然觉得那所谓的万古恩怨又没有那么重要了,这世道如一条不可抵挡的铁流,生灵对于浩渺的天地来说犹如恒河沙数,数之不尽,作为其中之一,我到头来也就只能在这浩渺的天地中挣扎了,做好自己的事情,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就可以了,何必好高骛远。去管这大天地的事情?就像是寻常老百姓一样,没事好好工作,好好养家就行,天天没事干喝酒和朋友谈天论地,讨论国家大事,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被安了一个“屁民”的名头?何必呢……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古人的智慧,最终还是真知灼见!

所以,到了现在,我反而对于这一切的根源没那么执着了,这一路走来,我无数次的追寻答案,可走到今日,那答案犹如草芥,不值一提,现在我就想再见我的老婆孩子一面,仅此而已,走到人生的尽头,我只剩下了这一点渴求罢了,多的我也不想想那么多……

“执迷不悔!”

圣王自是知道了我心中到底在想什么,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怎么还这么想呢?!你将继承我的力量,到那时,你会成为这个世界的领袖!”

“而我的意志也将灭亡,对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道:“到那时,还不是你的意志在主宰着一切?这天地的主人,还是圣王,和我葛天中又有什么关系,我最终不过还是做了一场大梦罢了,不过你放心,我之前与玄珩他们早有承诺。这也是我答应过的事情,你就没必要继续和我喋喋不休了,你想做什么,尽管来吧!”

“翻来覆去,颠三倒四,最终,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圣王叹了口气,又重复说了一遍:“我想死……力量给你。这力量取之于天,留待后人去造福天下苍生,将一切托付给你以后,我想图个清闲,卸下这万古的重担!你还没明白吗,你不会消亡,消亡的人会是我!行了,多的不说了,就一句话,力量给你,你去待来日,你干不干!”

这回我算是听明白了!

之前我浑浑噩噩,一心就想着与老婆孩子分开了,听圣王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就听出了他是想死了,其他的也没敢往深处想,这回圣王说的明白,我哪里还会过多犹豫?当下一咬牙,道:“干!为什么不干!”

“这不就对了!”

圣王道:“但,你须承诺,未来若天下兴亡时,你须挺身而出,用脊梁骨顶起众生的苍穹,这力量取之于天,也当用于此,如此可好?”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我未多想,满口答应,未来恐怕会动荡不安,我这一次若死了,也就不多考虑了,我所作所为已为妻儿换来万载太平。已经尽了为人父、为人夫的责任,若我不死,还当继续战下去,直到杀出一片太平天!

圣人之要求,与我初心并不相悖,我自是没什么疑问!

“那好,你先离开这里吧!”

圣王最后说了一句,便彻底没了动静。

此刻。天光乍破,天空隐隐可见鱼肚白,小树林外仍旧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想来,我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面并未停留太久,战场还未打扫完毕呢。

我扭头,在一片落了积雪的草丛中,见到了宋亚男的尸体。

她饮弹自杀了。子弹贯穿了两侧太阳穴,面朝苍天,大概在她死后祁连山又落了雪,以至于皑皑白雪已经覆盖了她的脸,尸体也已经冷透冻僵了。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我轻轻叹了口气,对她心冷,但却也没有那么多的恨。摘下了身上血迹斑驳的征衣盖在了她的身上,覆盖了她的脸面,站在她尸体前,久久不能平静,最终还是对着她敬了一礼,轻声道:“你看错了我,我并非这动乱与罪恶的根源,混迹在这沧桑世道中。我又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呢?最初的时候,我不过也是一个学生罢了,这烽火狼烟与我何干?这恩怨情仇又与我何干?我一日三餐入腹,有地方可遮风避雨便心满意足,说到底,我也是一个受害者罢了,你又何必苦苦逼我……你是英雄,你忠义无双,愿意牺牲自己而杀贼;可我呢?难道就是贼了?我也与你一般,若我所生活的故土受到侵略迫害,也愿喝干最后一碗家乡的酒,为父老乡亲血战到底!只是,之前我连自己妻儿亲友都保不住,又如何保这天下苍生!没有小家,又何来的大家?所以,我不是贼。我只是做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而已,只不过闹的有些大了,最终只能用我自己的性命来收场!你,莫要怨我,未来我重披甲胄时,会将你想做的事情全做了,因为那不光是你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还有。你也不要怪那些修炼者了,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修炼者也不是这个世界的祸害,就说这么多吧,未来天下兴亡时,你且看我……”

说完,悄无声息的离开祁连山。

此时的我,生命状态非常玄奥,用圣王的话说就是,那是逆转了规则后的死而复生,超越我以往所认识的转生符文亦或者是轮回力量等,是重新谱写出来的规则,所以,我自己倒是一时间有些无法习惯这样的状态了,不知冷暖,也感觉不到自己还有身体这么个东西。仿佛我自己就像是一道幽灵一样,也曾有心将胸口断裂的百辟刀拔出,谁知圣王却提醒我不可那么做,因为逆转规则保的就是我当时死去时候的形态不灭,这胸口的百辟刀也自然属于其中的一部分,抽出百辟刀,相当于形态改变了,逆转后的规则也就被破坏了。到时候我会一命呜呼。

于是,我明白了,圣王也无法让亡者复生,只能靠轮回使其再世为人,他只是将我的灵魂和我现在的躯体暂时保住了,这已经逆转了天地的生死规则,已是特别的厉害了。

没办法,我只能用这样的一副模样招摇过市……

离开祁连山后,根据圣王的指示,一路向北走,所过之处,人们还以为是丧尸降临了,倒是弄出了不小的风波,好在我行进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翻山越岭,最终不声不响的处境。一直往北,径直进入了西伯利亚。

此时,西伯利亚正是严寒时候,大雪茫茫,人迹罕至,常常走上千里之地都见不到什么人烟,倒是好几次与狼群擦肩而过,它们也不敢进攻我。就是默默跟着我,最后俨然我已经成为狼王的架势,只不过,却是一头孤独的狼王……

我的脚步,从未停下……

这一日,我又一次登临一座巍峨的雪山,站在山顶,观千里雾凇,看白茫茫的山川,胸腔中的许多愤懑也随之消失,忍不住仰天长啸,当真体会到了那千里冰封、万里飘雪、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北国风光,很是壮阔,恰是男人所挚爱的景观。

哪知,就是这时候,沉寂了许久的圣王的声音又一次在我体内响起:“就是这里了。越过这片山川,再往前一些,你会发现一座大山,山腹有洞穴,从洞口进入,便进入了另一方世界中,届时,我要交给你的一切也就全都在那里面了。”

已经到了?

闻言。我心中一动,渐渐也按捺下了心中悸动,睁眼再去仔细看这片天地。

这一看,我还真有所得!

此地,我看着格外的眼熟……

“不对,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

最终,我失声惊呼……

“你终于是想起来了。”

圣王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慨叹,道:“你确实来到过这里,不过,那是曾经,你我本为一体,十亿年来,我们一直都在这个地方反复出现。当年,我便是在此地坐化,后来,无数道轮回身都来了这里。除了你的前世,基本,这里是所有轮回身最终的墓地……”

原来如此!

我终于想起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了!

准确的说,并非是我来到了这里,而是我那前世来到过这里!

在藏北无人区锁龙窟中,我曾与那前世之间又过一段争斗,那时候,借着三生石。我曾站在上帝视角看过那人的一生,他的一生,我了解的可谓是清清楚楚!

然而,唯独其中有一段,我甚是不解,因为那一段竟然被蒙蔽了,我根本不曾看到过!

就是……他寻找杀气的那一段!

那时候,我那前世率领三千精骑连夜出帝都南门。似乎又是去干摸金的勾当,为拓跋焘聚敛钱财!

只是,从他出帝都南门后,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都看不到了,等他再出现时,四周已经是莽莽苍苍,是一片浩渺的大好山河。而他也丢掉了那三千精骑,浑身是血,跌跌撞撞的逃跑!

此地,便是我那前世又一次出现的时候所在的地方!

只是,他来此地时,正是盛夏时节,便是这里也有短暂的温暖,郁郁葱葱。十分美丽,而我来此地的时候,已然是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刻,白雪茫茫,山河银装素裹,视觉的冲击上不大一样,所以,我最终竟然没能认得出这地方!

这里。是西伯利亚!!!

在整个华夏的历史上,曾经都鲜有铁骑会进入这里,便是当年那深入大漠封狼居胥的霍去病都没能打到这里,我那前世最终竟然跑到了这里?还真是一桩奇事了,莫不是这冥冥之中真的会有一种未知的召唤,呼唤他前来的,最终,我也将回到这片墓地,独属于我的墓地?

撇开这些惊讶,我心中还有疑惑!

杀气的修炼法门,可是当初我那前世从这个地方得到的,一直以来,杀气的来源一直都是我心头不解的疑惑之一,对于葛家来说,它其实也是偶然所得罢了,现在终于到了这个地方,而这地方又是圣王的坐化地,所有轮回身的最终墓地,那么,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了……

杀气,就是圣王的,或许是圣王在冥冥之中指引着各世轮回身来这里的!

我一时讶然,最终才讷讷说道:“杀气,竟然属于你,可是……这力量邪恶,根本与你格格不入啊,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