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仁至义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我下手很重,完全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

青衣一大把岁数了,与我本是一起的,结果却对我的孩子都能下手,我又有什么顾忌的呢?此刻也是含恨出手,当然没个深浅,体内本源道则沸腾,加持于身,这一刻我几乎已经化道了,与天地融为一体,身子明灭不定,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刻,我背后出现了一个血色巨人,那血色巨人抡起巴掌就朝着青衣拍了过去,大手上面镌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那是本源道则的有形体现,始一出现,这片天地都在颤抖。直接朝着青衣镇压了过去。

天道剑,我根本没用,就是我说过的,若是两个天帝合力来伐我,或许我会忌惮三分,但要胜也不是没有一个可能,一个天帝的话,抬手就可以镇压!

毕竟,两个天帝一起出手,威力自然是呈几何倍的暴涨!

青衣此刻对我而言,如插标卖首,当我出手以后,我看见他面色狂变,大概也是已经知道高低之分见了分晓了,连与我对攻的心思的都没有了,立刻运起一道太极图防御,同时,他所掌握的本源法则也镌刻在了那太极图上面,明显是想用被动防守来拉低我们之间的差距!

对此,我报之以冷笑。

轰!

这一巴掌最终还是拍在了那太极图上面,那里空间塌陷,就连这次元空间都跟着颤抖了几下,然后,那太极图就在狂暴的法则制裁中幻灭了,一条人影从中倒飞了出去,那人赫然是青衣,他如折翼的雄鹰一样极速坠落。青色的衣裳在风中猎猎作响,可见点点斑驳血迹!

不过,青衣是个特别倔强的人,尤其是在我面前,更是坚决不会妥协,被我一击打成重伤,不过显然他还是不服气的,并没有借着下坠来缓和杀伤力,而是在坠落了一段后。只等刚刚回过神来,立即又逆空而上,我与他的距离虽然远,但是我能看到,他的眼神十分倔强……

“这才是我第二次出手!”

我面目表情的看着青衣,道:“拳头大,就是真理,如果这就是你要讲的道理的话,那我今天要和你好好说说!”

说完,我一拳崩出。

与上一次的情况几乎是一模一样,我身后的血色巨人挥舞出一记重拳,穿透空间,朝着青衣崩去,我根本就没有全力施为,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次打击,因为我很清楚,如果以我现在的力量用出狂化,或者是悍刀决的话,恐怕鬼蜮都保不住了,这样的异次元空间并不是真实而稳定的大世界,根本无法承载我的力量,全力施为的话,唯恐会一刀将鬼蜮剖成两半。

而且,对付青衣,我没必要那么玩命。

咚咚咚咚!

这时候,扶桑山上响起了沉闷的战鼓声,那鼓声苍凉雄壮,在整个战场上回响着。

我看到是胖子和张金牙在敲击战鼓,他们两个也跟随青衣一同从轮回中杀出了,此刻近乎疯狂的抡着大锤,这是在为青衣提气!

果然,青衣听到这沉闷的鼓声响起的刹那,他眼中爆出了一团精光,面对着我对他挥舞出去的拳头,竟然燃烧起了特别激昂的战意,大概是他看到了自己身后也有要保护的人,或者是他知道自己今日一旦战败,就会变得一无所有,所以这个时候也算是狗急跳墙了吧,怒吼一声,竟然迎着我的攻击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只见,他高高举起却邪剑,无尽的星辰之力加持其上,再有本源道则在上面铭刻,眸光凌冽。光是那萧杀的剑气就足以将星辰斩落,整个人几乎与他手中的却邪剑彻底融为一体了。

轰隆隆!

这一次的碰撞所产生的威力,已经威胁到了鬼蜮的稳定,我能感觉到整个鬼蜮都在颤抖,空间随时都会崩碎,远方的扶桑山更是绽放出了一条条的裂痕,三千本源法则在碰撞处交织,剑光时不时的会外泄出丝丝缕缕,可怕至极!

这地方本身就是以扶风为代表的许多大帝共同建造的。最多最多也就能承受帝级力量的碰撞而已,如今我与青衣都不再此列,我们交战所爆发的余波自然就不再这个世界的承受范围内了,我与他仅仅碰撞三次,鬼蜮就濒临崩溃,我看到下面的修炼者大军更是受到了影响。

有的承受不了帝级以上力量的威力与天地本源法则的威严,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有的看着我们的交战若有所思,显然。从我们之间的交战中已然学到了什么。

而我,在没有出手。

仅仅三击,足矣!

虽说不能将青衣击毙,也不至于给他打成个半身不遂,但,至少这三击,已经让青衣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旁人兴许看不清楚青衣的情况,但是我看的清楚。青衣在能量风暴中挣扎的很艰难,血溅长空,最后好不容易才厮杀了出来,但是肌体已然受创,无再战之力。

扶桑山上的战鼓,瞬间平息了,我看到张金牙和胖子两个人,不,现在或者应该叫他们王长与星空大帝了。他们二人犹如被卸去了浑身力气一样,已经瘫软在了战鼓前面,面色灰白,很是难看,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与我对峙,时至今日,他们甚至连上来与我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也不再去看他们,连出三招。将青衣镇压,我心中的怒气已经稍稍平复了一些,而后,我便看着他说道:“我与你讲的道理,如何?其实你不用回答,我也知道,你很不爽,对吗?可,你刚刚与我的长辈,我的孩子讲的也是这样的道理,你欲成圣贤,难道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其实,你不是不明白,只是,你习惯性的以你自己为中心了,你怎么对别人都可以,但是别人对你必须要毕恭毕敬,是也不是?时至今日,应该反思的人不是我,或许是你才对。这些话,我很早之前就想和你说了,不过那时候我势单力薄,说了你也不大想听,毕竟在你看来,我就是一个当年需要依附着你才能生存的屌丝,难道不是吗?但是,今日。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与你说了,你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否则,我会打到你听,因为今天的我,说话你不能无视。”

青衣,终于垂下了他高傲的头颅,他知道,他无力再战了,今时今日,是他与我万年争斗的落幕,因为他已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完全在被我碾压,我结果他的性命如探囊取物而已!

长风萧索,我看到了青衣的落寞。

至此,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或许,失败能让他清醒一些吧,修炼者的世界终究还是和万丈红尘一样,我不禁想到了一万年前我所生活的那个时代,那时候,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今天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以后应酬时,当我拿起筷子夹菜的时候,没人敢转桌子!

这话是搞笑了一些,可用在我和青衣身上,难道不正是非常贴切吗?

青衣高傲,他目空一切,只许他剥夺我,不许我反抗,否则我就是魔,而且,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为什么?

因为,他有力量!

哪怕我数次击败他。在他看来,我依靠的是外界的力量,靠我自己的时候很少,他认为暂时的失败无所谓,因为他是青衣,当他走到路的终点时,必定凌驾在一切之上!

而我,只是他的踏脚石!

他不会去考虑一个为什么,因为。他认为比我有力量!

今日,我们都走到了终点,我完全镇压他,或许,会让他清醒一些!

青衣现在确实已经没有与我战斗的心思了,被我骂的哑口无言,伫立在半空中的时候姿态非常尴尬,仿佛这天地很大,完全没有他容身之处了一样。

最终,他选择了逃跑,提着却邪剑,掉头就走,扶桑山上哀鸿一片,星空大帝和王长的惨叫声与痛哭声嘶声裂肺,可仍旧不能留下青衣,我想,他此刻大概唯一的心愿就是……逃的远远的,永远也不再回这片伤心地!

他的所有骄傲。所有目空一切的资本,在今天,被我撕成了粉碎,现实留给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可是,走到了今日,我又如何能让他走!?

“围而不攻!”

我暂且撇开了青衣,不去理会他,就他现在身上的伤势,我谅他也走不了多远。我想寻到斩杀他并不难,所以,我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扶桑山上的那些修炼者的身上。

毋庸置疑,这些修炼者都是天道盟培养出来的修炼者!

自从天道盟成立以来,整个地球几乎都快成了他们的天下了,培养了多少修炼者?这些修炼者在鬼蜮也是建立自己的势力盘踞在了这个地方。

这部分力量不可小觑,至少,相当于我爷爷的十分之一!

如果能用,我不想杀。

毕竟,我不是一个铁血无情的统治者,对于去做一个统治者我也没有那么大的心思,或许可以说我没出息,但人各有志,圣王那等的胸怀最终都扛不起这天下苍生的重任,我比他气大,更不是那块料子,相对而言,我带着老婆孩子解甲归田反而是我最向往的生活,至少,经历了这一切以后,我想找到自己心灵的宁静。所以,这些人对我忠不忠诚,并不重要,只要他们算是志士,愿意为了自己所生存的世界而战,那我就不会排斥他们,这天底下也没有比太阴帝国更让我忌惮的敌人了。他们不仅仅是要征服,更是要灭种,这场仗我不打,我身边的人最终都会遭到屠戮,我不得不打,那么,聚集起一切能凝聚的人去打,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出于如此考虑,我思忖再三。最终对着扶桑山上的人喝道:“青衣已经战败,你们的帝国梦,破灭了!但是,我并不想毁灭你们,所以,现在留在你们面前的路有两条。其一,反抗到底,为青衣殉葬;其二,拿起我器。跟我作战,我会带领你们去征战太阴帝国,或许你们会战死,我也会战死,我们这里所有人战死的几率都是一样的,但我保证,我们的丰功伟绩,永远不会被埋没,所有人的名字都不会被后人遗忘,这,或许是我等武人最高之荣耀!”

说完后,我想我爷爷应该知道会怎么做了,而后,我回头看向了花木兰。

千军万马,我一眼找到了她,她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我的身上游离着,于是,我们的视线不期而遇。

“等我。”

我用嘴型轻轻说了两个字,我相信她一定能看得到,而后,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去寻觅青衣,在途径扶桑山的时候,我最后看了星空大帝和王长一眼,之后就别过了头。

仁义和恩德,我给你们了……

今日之局面,我站在胜利者的角度上,我给你们活路,而青衣若站在胜利者的角度上,怕是会屠我满门,我……已经问心无愧,若你们做错了选择,那……就只能让你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未来的战争,我不容许有丝毫差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