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胸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衣……似乎是疯了……

循着他的气息,我追逐他数千里地,从他留下的种种痕迹来看,他……即便不是疯了,至少此刻的情绪也应该是完全崩溃了。

他竟然不是凌空行走,而是在地面疾行,速度非常快,只不过脚印却十分凌乱,从他留下的脚印大约就可以看得出,他在离开的时候几乎是疯疯癫癫摇摇晃晃的逃跑的!

地面上,是一连串触目惊心的血迹。

说实话,如何对待青衣,我此刻心中仍旧在动摇。

杀?还是不杀?

我动摇了。

青衣欺负我的孩子,孤儿寡母都能下手。还得我那年迈的爷爷帮我顶住强梁,这件事情说来让人气愤,即便,我用沉睡一万年的时间看了世界十亿年的沧桑变迁后,对于仇恨这些东西已经渐渐看淡,只想保护这天下苍生,他们无罪,生活在了这个世界上,从未主动去侵犯太阴帝国,却要被亡国灭种,没有这样的说法,这才是我要讲的道理,可最终还是难免有怒气,曾经一度想拍死青衣……可最终还是留了一线,因为我需要时间想想,我在按捺着自己的杀气,说憋屈,心中肯定很憋屈,但是,如果能赢得未来的战争,那这一口气我忍得也值得。因为我不是给自己忍的,青衣……他终究是个人物……若他能与我一同应战太阴帝国,就太阴帝国的那两个天帝,那是必死无疑,我们在本源力量上已经绝对压制他们了,这场战争几乎是百分之百的胜利!若是靠我自己,我还……真的不敢保证。有风险!

所以,现在一冷静下来,我动摇的更厉害了。

看着青衣留在地上的脚印和那鲜红的血迹,我其实还是有些怜悯他的,他也算惊才艳艳,何至于走到了如今这步田地?若是,他真的肯和我好好讲道理,他……不再用他的拳头和我讲道理,讲给我的道理也不再是他牛逼我就必须听他的这一类,或许,我们之间不至于走到这里。

一路上,我始终犹豫不决,下手,我负了苍生,不下手,我负了自己……

这选择,何其之难?

恍恍惚惚之间,我来到了一座雄伟的巨城前面,这里到处都是身披甲胄的修炼者,气氛一片肃杀,不过我发现这里似乎前不久经历过一场大战,有不少死去的修炼者,因为空气中弥漫着灵魂彻底消亡才会散发出的气息。

我爷爷在此之前必然是给我做了太多的宣传了,当我抵达这里以后,很快就被周围的修炼者认出来了,原本他们还有些低迷的情绪很快就转化为了惊讶,最后变成了震天的狂呼!

“都在吵什么!”

忽然,一声冷喝传来,一下子,方才还在欢呼的修炼者瞬间全都蔫儿了。

不多时,一个身披戎装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来了,她看到我的刹那,直接呆住了,很快泪水就打湿了眼眶。

我也愣了。

此人,赫然是我的母亲柳倾城。我想我大概是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此地应当就是天道盟的老巢了,就是我母亲率领十城联军来奔袭天道盟的老巢来了!

这时候的她,一直都在盯着我看,一头雪白的头发在风中飞扬,最终,她眼眶中的泪水落下了。冲上来抱着我就是一顿疯狂的揉搓,把我的头发愣是揉搓成了鸟窝,最后又笑,笑着笑着又哭,哭哭笑笑,来回变换,过了许久终才说道:“臭小子。出息了,我就知道我的孩子不会消亡……我一直坚信,所以,我对于老爷子给你打造名声的事儿一直反对,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死呢……”

说到最后,她泣不成声,如在自言自语……

此情此景。我还能说什么?哪怕我功盖世间二百国,气压寰宇三千界,对她来说,我也只是她的孩子,这时候只能紧紧的抱着她……

不过,很快我的脸色就有了异常,因为我在人群中看到了另一人。竟然是柳倾国,她正满脸复杂的看着我……

我母亲很快就注意到了我的异常,然后拉起了我的手,只说了一句:“祁连山一战之后,你送她来这里,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失,被迎回天道盟后。又负荆请罪,来这里找你父亲,说你让她来,了结恩怨,终究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你父亲终是原谅了她,万年来,她日日为你焚香,终于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此次大战,她为我们的先锋大将,与天道盟作战,足以证明,她,明白了什么重要!我想……她心里其实也苦,生活在那种环境中……有时候身不由己,从小就被洗脑了,她又有什么选择?所以,你还是……反正我是觉得,恩怨情仇,终究是上一代的事情。你父亲都选择了原谅……”

说到最后,我母亲几乎已经是在劝我了。

我也下意识的看向了她,那个生了我,没养我,还一度要迫害我的女人,柳倾国……

“我……”

柳倾国动了动嘴,最后,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对不起,我可以抱抱你吗?”

她这一言,真的切进了我最柔软的地方……

我终是长叹一声,许多事情,放下了,也看开了。毕竟,她给予了我生命,我都能为了大局对青衣的生死再三犹豫,难道还容不下一个走了错路,但却生了我的女人……

于是……

我抱紧了她。

这是我第一次抱她,放下了许多心结,我才发现,她其实也很瘦弱。

或许,我母亲说的对,她……也苦。

“妈……”

终于,我闭着眼睛喊出了这个字,从我认识她以来,一万年了,第一次如此喊她。最后,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不管天道盟如何逼你,也不管你做了什么选择,我身上终有一半血液来自于你,而现在,我愿做你的骄傲。”

她浑身颤抖,泪水濡湿了我的衣衫。

我没敢在看她。豁然扭头,问我母亲:“青衣就在此城中。”

“嗯……”

我母亲点头,蹙眉道:“他身负重伤,冲到这里,夺路进程,虽然已经不行了,但战力还有,我没与他硬碰,只是包围了这里,不让他走。”

说完,我母亲歪着脑袋问我:“是你击败了他吧?那么,你又打算如何处置?”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到现在……我还没有下定决心……

怒火过后。我有了更多的思虑。

“不知?”

我母亲忽然笑了,伸手帮我捋顺的头发,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杀他呢……”

这反应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于是我问她:“母亲,您……难道不恨他?”

“恨!非常恨!恨到了咬牙切齿!如果不是他,你不会在祁连山流血,我们不会分离一万年。如果不是他,我们这些遗老遗少不会被逼到这一步,怎么能不恨呢?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不该用恨来衡量!”

我母亲犹豫了一下,就说道:“关于大帝之后的路,其实现在许多人都知道了,青衣占据了三分之一的本源法则,你却能击败他,看起来如闲庭胜步,这说明,其他三分之二在你身上,你已经压制了他,他再不配与你争斗,你是这个世界的领袖,这个毋庸置疑,无论从贡献还是力量来说,都如此!作为一个领袖,连一个敌人都宽恕不了,不能让他为你所用。这个领袖称职吗?怕是不配做领袖吧,胸怀胸襟不过一匹夫而已!再者,太古之战,太阴三王战圣王,被毙一人,只剩下了两个天帝,也就是说。太阴世界还有三分之一的本源法则无主,十亿年了,这三分之一的本源法则到底是被剩下的两个天帝瓜分了呢?还是说出现了一个新的人物得到了?亦或者是说仍然无主?这些都有可能,我们都是一无所知!你要知道,我们在进步,他们也在进步,我们能出现一个张道陵拿到剩下的三分之一的本源法则。他们也可以!!所以,巅峰力量,他们未必比我们差,若是他们的本源法则都被占据,联手对付你,你岂能胜利?可如果你有青衣,那必然无所畏惧!他对你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但却可以帮你平天下,你觉得该如何选择呢?是选择仇恨,还是利益?!”

我的母亲的分析有许多我还没想到,听完她说的话以后,我心中豁然开朗,之前的犹豫已经烟消云散,然后,我点了点头,轻笑道:“谢谢母亲,我想,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