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青山忠骨(七)/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2044年,12月10日。

恶魔在攻破桑梓城后,犹如一群饿红了眼睛的饿狼一样再次像虫洞古路第六城发起了进攻,根据前线战报,说恶魔的大军如垂天之云,绿油油的一大片,一眼看不到边际。

古路第六城铁牢城告急。

此前,我们的大军主力凝聚在了第八城狼城之中,狼城战败后,主力退守到桑梓城,嗓子城又破,大军不得已退到铁牢城中。可以说是一溃千里,一败再败。

这是恶魔的战略大反扑,在连续取得了好几场战争的胜利以后,他们现在士气高昂,士兵求战之心日益强烈。而我们呢,损失的军队数以千万计。战心已经崩塌了,而且连日来的撤退让将卒早就已经是疲惫不堪了,若说他们还能战,我这个身在鬼蜮的主帅都不敢相信!

他们需要修整,需要调整,而后才能再战!

可惜,军情如火根本不等人,我几乎把主力全都压在了火星三城上面,其他城池的守军并不充足,铁牢城仅有二十万守军,如何能顶得住恶魔的大军?

最后,我听说林青不再去管斥候军。抵达铁牢城城头,与守军在一起抵抗!

而我这边,大军的集结需要时间,时间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没了办法,最后我就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睛的赌徒一样,力排众议,坚决调集虫洞古路还在我们掌握中的其他五城守军前往铁牢城支援!

人类,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了。

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为止,这是最危险的时候!

我赌的就是在这生死危亡的时刻,人类的意志和神经足够坚强,铁牢城中可战之军尚有百万,溃军千千万,若是能顶住恶魔的攻势,我相信,最后还是会有溃军放弃休息,拖着疲倦的身躯走上城头,拿起武器,继续作战!

可是……如果没堵住的话……

虫洞古路上面再没有守军,所有的溃军再没有人为他们挡下狂风暴雨,等待他们的是恶魔无情的屠杀,自从开战伊始到现在,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取得的辉煌战绩都将付诸东流,三十年来将士效命成了一纸空谈,恶魔,也将长驱直入,先进鬼蜮,再侵地球……

届时,人类的机会就很渺茫了,到那时……人类可就真的到了人人皆兵的时候了,哪怕是十岁的孩童,也得拿起武器进行反抗,纵是如此,恐怕仍旧很难保卫住自己的家园!

没错,铁牢城。成了生死存亡之关键。

那一夜,我给在城头守卫血战的林青写了一封书信,正式让她成为前军统帅,书信的内容也很简单,寥寥几句而已。

“姐,开战至今。各方都为战争付出了血的代价,我虽朋友袍泽死伤无数,忠烈园里处处忠骨,心中亦悲伤,然,唯独我葛家。目前为止,尚无一人殉国。我身上肩负着全人类赋予我的信任和责任,而铁牢城一战,也关乎着人类之生死存亡,所以,我将重任交给你。望你能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务必挺足一月,粮草器械地球正在准备,战争打了三十年,我们底子再厚也扛不住。人人都在节衣缩食,我需要时间来安排新的部署!若……不幸未能守住,我葛天中愿带着葛家为这场战争承担责任,一切的牺牲,都从葛家,从你开始……”

这就是我和我姐说的所有的话。等写完的时候,我心中绞痛,迟迟不能站立。

我知道我这封信意味着什么。

我……是把林青架在火上烤了,我也深知她的性格,一旦城破,她必然殉难。绝对不会后退半步……

那一夜,我忍着心中绞痛,对着虫洞古路的方向拜了又拜,每一个战死在那里的人,都当得起我这一拜,我也唯有如此,才能稍稍平复一下我心中的负罪感,每一个人的战死……我都有责任!

事实证明,林青的性格我猜到了,她承担起了责任,过了没多久,她就趁着恶魔攻城倦怠。正在休息的时机,出城去主动进攻恶魔。

她几乎是完全复制了当初古箬痛击我们的那一场战役,而且,做的更加的淋漓尽致,仅仅带了一百人,然后在鲲鹏疾的率领下,就只身杀入了恶魔军中,大有纵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在混战中,她和鲲鹏疾抵住恶魔,让带去的百人抢粮,同时纵火……

那一夜。恶魔军中烽火连天,林青凭借着自己的速度优势,在恶魔军中十进十出,烧毁粮草辎重无数不说,还带回铁牢城我们最需要的物资,最重要的是,她本身竟无一人损失。

这是我们双方血战三十年来绝无仅有的战争奇迹!

当捷报放在我桌子上的时候,我笑了。

林青的这一场胜利规模不大,但是……我们太需要这样一场胜利了!!

果然,之后铁牢城中士气提高了不少,阻挡恶魔进攻的力度也是一天比一天强悍,虽然。林青带回去的粮草非常有限,地球上带去的军人还是得饿肚子,但是……至少不用析骨而炊了,也不用在饿死人了。

林青没有让我失望,她变成了一颗钉子,死死的钉在了冲动古路上面,让恶魔无法向前走一步!!

而我,也迎来了喘息的机会,日日去地球催运物资,其实我也知道我们坚持到现在很难了,但是我早就说过,就算我们现在剩下了一把骨头。也要榨出二两油,高压之下,终于……我凑齐了粮草。

这一日,地球上凑齐了最后可战的军队,最后的壮年男子,同时。鬼蜮中的军队也全部集结了起来。

点将台下,领军出征的是我爷爷,我父亲,我母亲,我的妻子孩子……

葛家一门老少,一个不差全在那里等着……

我陪他们喝干了家乡的酒,最后,又送他们离开……

当大军浩浩荡荡离开,踏上虫洞古路以后,整个鬼蜮之中竟无一人了……

只剩下了我和青衣。

那一日,我拿着剩下的酒水,就在拜将台上和青衣痛饮。

酒入腹,是酸的。

因为,我们都失去了太多太多。

最后,我情到难自禁处,拉起青衣的手臂,朝着四周指指点点一圈,苦笑着说道:“呐。你看,没有一个人了,真的没有一个人了,这到最后,我们两个竟然成了孤家寡人。”

“是你想多了,我们不会成为孤家寡人的。”

青衣一直都在笑着。胖子和张金牙狼山战死以后,他也曾闷闷不乐了许久,今日却是头一次露出了笑容,然后他扭头看着我,眸子明亮,道:“我们不是这场战争的主宰。其实修炼到头,才发现,谁也无法主宰天下的命运,能主宰天下命运的,只能是天下人,我们这样的人,即便是功参造化也没用的。而这能主宰天下命运的天下人,哪个在现在又不是我们的同伴呢?地球上的生灵跌跌撞撞走到现在实属不易,你我二人相争万年能有现在更加不易,到了眼下,我只想说,吾道不孤!你也不必为活着而苦恼,总有那么一天,我等也得马革裹尸,只不过是先后的问题罢了。”

等青衣说完,我陷入了沉默,后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到最后,我摇了摇头,倒是想开了。

是啊,我何必着急呢?

太阴帝国的天帝,还有那世界里面的那些神秘力量,那才是我们的敌人,属于我和青衣的战争还没有到来呢,但……早晚要有那一天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