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传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胜利了……

胜利了……

我的声音和精神波动在寰宇之间激荡着,这一刻,我泪湿双颊,双目之中的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肆意在我脸上纵横奔流。

没有经历过那样的苦难,谁也不知道为何此刻我们如此辛酸,这是十亿年的梦想,也是千万代人的意志,在这一刻……终于实现了!

我心绪久久不能平静,丢掉了磐石帝君头颅,抱着膝盖坐在寰宇中哭泣的像是一个孩子。

我相信,此刻地球的父老乡亲们约莫也是与我一样的心情。

过了太久太久,我才终于一点点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起身去了太阴帝国。

黑色圣山已经被彻底毁掉了,青衣镇压了大贤帝君的尸身,他硬生生的将大贤帝君的尸体从烈阳之心里面扯了出来,丢在了一边,至于烈阳之心,没有大贤帝君本源法则的威胁,这个时候已经重新归于平静。散发着纯正的至阳气息,温暖但不炽烈。

最后,我在此地施法,将烈阳之心收了起来,用我自己的本源法则勉强堪堪能压制住一些。

“还有一百年的时间,这个世界就要极端化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我最后看了一眼太阴帝国,轻轻叹息一声,这才离开了这片世界。

战争结束了,但是……我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现在我还是不能放松。

离开了太阴世界,我第一时间返回了地球,在华夏的一座高山中,找到了各国政府联合组建起来的千夜实验室,在那里我见到了千夜,他一直在忙活着提取形成能源中不朽物质的活计,只是,这项研究已经展开了好几十年的时间了,迄今仍旧没有成功。

战争结束了,地球在狂欢,可这样的狂欢,并不属于千夜,因为在这一日,我给他下达了一条命令,还有百年时间,如果他不能提取出这种不朽物质的话,实验室将会被取缔,而他……也将被干掉。

这是我给他在施压,做完这些后,我又一次回到了花木兰和墩儿的身边,在山西。在我们的老宅中居住了一段时日后我才离开。

战争结束了,可是,属于我的战争还没有结束,我将奔赴遥远的宇宙深处,去追太阴帝国逃走的那些余孽,经历过战争的我深知有些仇恨不会被时光淹没,当这些太阴帝国的余孽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是他们报复地球的时候,我不希望经历过我们这一代人的血战后,子孙后代还要没完没了的去拼杀。永远没有安生的日子!

此战,应一战而竟全功!

我想到了一句诗,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最为合适不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恶魔不灭,我不能归家!

根据地球的一些精英科学家的估测,恶魔这些年分批次遁入宇宙深处的数量不少,光战舰应该是一千四百多艘,这些都是地球的许多空间站提供出来的数据,在我们与恶魔的百年战争里,我们几乎所有的精力全都投放到了战场上,并未关注这些,现在重新搜集各个空间站的数据观测,这才发现有一大批战舰在战争中动向十分可疑,它们进入过太阴帝国,后来又从太阴帝国飞走的,最开始被我们误以为是自己的战舰,就这么被蒙混过关了,现在回想,毋庸置疑,那些战舰就是被太阴帝国夺走的战舰。

而这些战舰,也是我的目标,我张开了自己的精神感应大网,独自一人倒提天道圣剑杀入了宇宙深处。

我这一走,便是足足百年时间!

在荒芜的宇宙深处,我几乎将那些形迹可疑的战舰全部找到了,它们当中有的最终没能找到生命大星,就遭遇了宇宙中莫名的危险,等我赶到的时候,上面的恶魔都已经变成尸体良久了,还有的可能是在侵略一些生命大星的时候踢到了铁板上,被人家击落了,战舰变成了碎片,不过残骸我倒是找到了,确认那些恶魔已经死亡后,我才离开的,当然,也有一些运气好的战舰,还真的就像是太阴双王打算的那样,他们找到了文明落后的生命大星,甚至已经在那里扎根了。

不过,不管如何,我都将他们一举铲除,最后,一千四百多艘战舰我找到了一千二百多艘,剩下的二百多艘估计也是在劫难逃,因为,我这一次孤身远征,不仅仅歼灭了恶魔的余孽,更是达成了宇宙联盟,我一人一剑行程以光年计算。横跨上百个星系,所走过的生命大星很多,而我给这些大星带去的并不是死亡,而是和平。

绝大多数生命大星上面的生灵还是爱好和平的,他们当中有的文明程度高,听了我们的战争以后,愿意与我们建立邦交,有的文明程度低,甚至还在刀耕火种时代,已经被恶魔殖民。我解放了他们,传授一些简单的技巧,播种文明,让他们在艰难的环境中得以生存,于是……我成为了他们最原始的图腾崇拜和神灵信仰……

一张巨大的文明网在以地球为中心的广袤寰宇之中渐渐形成了,他们达成了联盟,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会有许许多多文明大星的人会抵达地球,与地球频繁来往。

一个辉煌的时代,很快就会降临了……

而且。这些文明大星也承诺,一旦发现恶魔,立即绞杀,相信那些我没有寻找到的恶魔在未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即便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幸存了下来,恐怕也是来日无多了。

总之,这一趟深入寰宇,我走的很值得,并且在离开后的第一百年,我重新返回太阳系!

这时候的太阳系。已经开始出现不稳定的情况了,太阴世界几乎已经完全化成了太阳系的阴极,而阳极却没有出现,我能感觉得到,太阳的能量很不稳定,随时可能会爆发,到时候一切都将毁灭!

“看来……时候到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迅速返回地球。

百年休养生息,此时的地球,又渐渐恢复了昔日的繁华。没有战争,繁华来的总是很快。

而另外一个好消息,就是千夜的研究成功了,在十年前他提取出了星辰能源中的神性物质,十年来,陆陆续续积累了大量的不朽物质,他们都在等着我回归!

得知此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处死千夜!

他的科学研究造成了两界战争,而这个疯狂的科学家就像是个疯子一样,他毫无理智。觉得什么震撼就研究什么……

科学,得善用,像这种疯狂的科学家,不处死,未来后患无穷。

之后,我召集三军,宣告了宇宙联盟时代已经来临,同时,前往忠烈园祭告英灵。

这一日,老兵云集。我在上空将千夜提取出来的不朽物质撒在了忠烈园里,大吼:“魂兮,归来!”

待得那些不朽物质落入忠烈园后,整个忠烈园里腾起了紫色的锐气,原本庄严肃穆的忠烈园里生机盎然……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故人的音容笑貌,眼前回荡的也是一声声不屈的怒吼和金戈铁马的壮阔。

春天种下了种子,秋天会发芽……

我知道,有了这不朽的物质,必然能将战死者的英魂从宇宙深处召回。他们需要时间,那些真正不屈的勇士最终一定能以无上的意志重铸真我,归来!

未来将会是一个大时代,风起云涌,可能会很繁荣,但是,也可能会伴随着巨大的危机,若是这些勇士归来,那我就彻底放心了,我走过很漫长的路,看过许多生命大星,若我们的勇士回归,他们断然无力与我们一战,到那时,寰宇繁荣的同时,我们也将傲立强者之林,让四方来朝!

最后,祭祀完毕,他们纷纷撤离的时候,我垂头默默对着下方的几座墓轻声说道:“本想等你们归来。可惜……没时间再见最后一幕了,再见,我的兄弟们……”

然后,我离开了这里,这一夜,我召集四方之神和墩儿,将一切与他们坦白了。

最后,我看着太篱和玄珩他们,轻声说道:“战争时,我无法向你们低头告罪,现在胜利了,我也卸去了统帅的职责,站在朋友的角度,我应该和你们说……对不起……最初承诺过你们,一定要迎回圣王,可事与愿违,我食言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提这些做什么。”

太篱轻轻别过了脸,说道:“大义面前,任何的私人感情都应该抛开。不管怎样,你带领我们胜利了,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你呢!”

玄珩在旁边也是轻轻一叹,圣王,终究是他们记忆深处最伟岸的一道身影,此刻虽说不责怪我,可难免有些唏嘘,道:“既然是为苍生做出牺牲,那么,我们愿意牺牲自己。打开神秘之门,用大世界来承载烈阳之心,变作太阳系的阳极!大任当前,我们没有选择!”

“我们几个……都会消亡……但不是现在。”

我轻轻笑道:“就像是太阴世界一样,一旦用神秘之门后的大世界来承载烈阳之心,最终经过漫长的演化和进化,我的世界难保不会变成阳气极端演化的世界,到时候,将不适合生存,所有生灵都会毁灭!你们。不后悔吗?”

“无悔!”

太篱他们几人异口同声的如此说。

只是,墩儿还有些犹豫,道:“父亲,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呢?母亲那边……”

“不要见了。”

我叹了口气,扭过了头,道:“我们今夜就出发……”

花木兰已经被我支走了,去和各国领袖商议迎回战魂的事情,而我,只准备留下书信,然后就离开。

她的性子我知道,不会阻拦我,但却势必会和我一起去新世界,那个世界是有尽头的,我不希望她最终得到那样一个归宿……

墩儿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一夜,我们出发了,悄无声息的进入寰宇,就在地球附近,也就是鬼蜮的位置。四方之神重新归于我身上,四方纹浮现,墩儿盘坐在中间!

轰隆隆!

神秘之门打开,我带着烈阳之心冲进了那片世界,并且让烈阳之心扎根在了世界的中心。

唯有这样的大世界才能承载烈阳之心,我没有选择!

当烈阳之心植入,这个世界天翻地覆,而我,彻底融入了这个世界,进入了这个世界的最高维度。调和着这一切……

我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终于将这个世界平息,而伴随着这个世界的出现,原本不稳定的太阳星系终于渐渐趋于稳定了,最后,等这个世界稍稍稳定之后,墩儿他们的灵魂气息才终于出现了。

我……不能去与他们相见,只能站在最高纬度上,默默的看着他们……

这是我无法扭转的规则……

四方之神倒是在这片有尽头的世界里生活的坦然,他们归隐山林,自己垦荒,过的舒坦,唯独墩儿郁郁寡欢,常常看着星空中地球的位置。

我知道,他其实是想妈妈了……

可我,只能对他谁抱歉。

就这样,我在煎熬中调节着这个世界的一切,终于,这个世界彻底稳定了,也就是这一日,一个女子手持天道圣剑杀到了这个世界。

是花木兰。她在看了我给她留下的书信后,竟然带着天道圣剑杀来了,她疯狂的冲击我的世界,一直在怒骂我,说我忘恩负义,选择抛弃她,我有苦难言,只能将她挡在世界外面。

后来,墩儿大概是察觉了花木兰的气息,豁然起身。昂首对着苍天说道:“父亲,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为什么不让妈妈进来呢?就让我们一家人享受宁静,一起走向灭亡,难道不好吗?让我母亲在地球孤独万年,她难道就真的开心?这才是你最大的残忍,我早就想说你了,父亲,你不能为母亲做决定!”

残忍?!

墩儿打出生起,这是第一次如此训斥我。可是……我却听进去了,再看花木兰梨花带雨的样子,我终于是心软了。

我知道,可能,我真的做错了,有时候,孤独的活着才是真正的痛苦……

我所谓的对她的保护,其实对她来说是一种伤害,我所给予的,也未必是她想要的……

于是,我打开了世界之门,将花木兰送到了墩儿的面前,他们母子见面,相拥而泣……

这一幕,我心中有感,最终还是落下了泪水。

与此同时,这片世界天降大雨。

“下雨了,是父亲落泪吗?”

墩儿抬头看着天空,轻声道:“母亲,你也不要责怪父亲,有时……他确实有些刚愎自用!”

花木兰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扭头望着天空,轻轻擦去了脸上的泪水,道:“以后别这样了,再苦再难,我们总是一家人,一起走下去……”

我有许多话想和他们说,可惜,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他们。

后来。花木兰和墩儿在这片大世界中结庐而居,与四方之神为邻,倒也过的自在。

而我,渐渐的也平静了下来,我不需要说什么,只需要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们,就知足了,他们也是一样,每当想我的时候,我总能看见木兰和墩儿在看着天空……

爱是注视,不是千言万语……

有时我就在想,或许这样也挺好,就这般彼此陪伴,彼此注视着,永不分离,直到……世界末日,我们一起毁灭……

那,也属于我想要的归宿和真实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